黑幫夜壺悲歌

·3 分鐘 (閱讀時間)

前民進黨台北市黨部評委召集人趙映光的兒子趙介佑涉毒被羈押,不只蔡英文總統道歉,內政部長徐國勇更拚命澄清不認識趙介佑,連捲進趙案的國策顧問黃承國也猛自清「不是黑道」。一連串大動作畫清界限,印證在政治人物眼裡,黑道就是夜壺,即使漂白了充其量是白色尿壺。

趙介佑是北聯幫成員,因為父親與民進黨淵源深厚,跟著加入民進黨,涉嫌指揮車手提領詐騙贓款及持有毒品,被刑事局拘提法辦。案發後重創民進黨形象,趙映光幾經思量,在輿論與民進黨龐大壓力下主動請辭黨職,但民進黨染黑風暴沒平息,蔡總統不得不為排黑機制沒落實公開道歉。

趙家人此刻心中必然五味雜陳,因徐國勇結識趙映光與趙之父親趙文寬多年,徐國勇從一個律師搖身一變為內政部長,從政路上趙家人多多少少互為扶持。豈料趙家晚輩趙介佑一出事,即使曾同桌共餐、熱情合影,口才伶俐的徐部長一句「內閣首長小孩那麼多,我會每個都知道嗎?」這話聽在趙家人耳裡,夠心酸刺耳!

同樣急著撇清關係的是蔡總統提名的國策顧問黃承國。國民黨點名2014年他擔任台北市黨部主委時,提攜年僅21歲的趙介佑擔任民進黨選對會委員及小英競選總統時的顧問。黃承國為了自清絕非黑道,連「滴酒不沾,過馬路都不敢闖紅燈」都拿出來說嘴當良民證。

一時之間,「趙家人」成為黑道漂白攀附權貴的標籤,政治人物都恨不得撕掉這印記,包括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吳怡農。因吳怡農從登記參選到順利拿下主委一職,趙映光及其妹,也就是趙介佑的姑姑、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執行長趙心瑜,曾情義相挺陪伴,台北市黨部主委一職如染上黑幫色彩,必成了吳怡農未來更上一層樓的障礙。

黑金政治始作俑者是國民黨執政的80年代中後期,尤其解嚴後政治開放,道上兄弟為了圍事經營聲色場所,大量經由選舉洗白;而政客為了擴大政治勢力,利用黑幫或賄選金牛等不法手段時有所聞。原本該涇渭分明的黑白兩道,有時反而你儂我儂,就看彼此的利用價值。

一位幫派大哥曾經感慨地說,他與某位縣市首長有多年交情,選舉時出錢出力,有次私人餐會力邀該首長,竟因他的幫派色彩碰了軟釘子,搞得他顏面盡失,當下就覺悟政治人物是交不了心的;這體悟如同民初青幫領袖杜月笙動員幫眾,幫國民黨穩固政權,晚境淒涼才有感而發:「蔣介石拿我當夜壺,用過了就塞到床底下。」

民進黨已第二次執政,早把國民黨的黑金政治發揚光大,小英身兼黨主席為「趙家人」風暴不得不公開道歉。總統都道歉了,底下政治人物恨不得把昔日有黑幫色彩的友人通通塞到床底下,永遠不要見光。因夜壺再怎麼漂白,功能性仍是用完即丟,這是黑幫宿命,怨不得人!(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