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郎君許永輝

·2 分鐘 (閱讀時間)

台電核能發電處長許永輝在公投意見會直指核四不安全,不應重啟。曾任試運轉測試組長、簽名確認1號機通過試運轉的他,如今改口核四百病叢生,若所言為真,形同控訴歷經3任總統、耗費近3000億的核四是世紀弊案。面對幾可視為自白的陳述,檢調卻是噤聲無為,這是司法權的怠惰,更是司法權的沉淪。

蔡政府面對4大公投,不惜以公共信任破產為代價,只求避免執政提前跛腳。為了贏,府院黨祭出的宣傳手段,已到了真偽不分、群魔亂舞境界,其中又以反核四最為瘋狂。

現任台電核發處長許永輝,2013年是核四模擬中心主任兼試運轉測試組組長。當時,核四1號機興建完成進入試運轉測試,他提出「系統功能試驗報告」,並簽名蓋章,也在記者會向全國報告成果。

結果,今年11月18日公投意見會,許永輝卻化身「反重啟核四」發言人,控訴核四施工建築規格不相容、私自降低安全系統抗輻射標準、消防安檢不合格、蝶形閥焊接不符標準、圍阻體未達設計要求,林林總總提出8大理由,定調核四不安全。

如果「今天的許永輝」講的是真話,那麼,「過去的許永輝」在試運轉測試報告寫下的文字與簽名,不就是虛假偽造?若核四真是爛到根,為何他當初選擇對專業沉默、對廠商放水?這恐怕不只是個人有瀆職、圖利之嫌,當政府耗費近3000億蓋出的國家基礎建設,結果卻是一座「不能用的電廠」,這當然是動搖國本的世紀弊案。

然而,當許永輝在公投會對核四做出近乎「自白」的指控後,檢調卻是裝聾作啞迄今,這到底是司法的怠惰,還是司法與政治沆瀣一氣的沉淪?政府可以不要核四,但不該欺騙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