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刑求警吃案3】有難報案不受理 他控烏日分局見有績效就來割稻尾

·4 分鐘 (閱讀時間)
烏日警分局表示,火青的小弟騷擾恐嚇陳男家屬,但警方到場時,對方已鳥獸散。
烏日警分局表示,火青的小弟騷擾恐嚇陳男家屬,但警方到場時,對方已鳥獸散。

綽號「火青」的張姓黑道人士,去年一月因覬覦陳男的土方利潤,將他擄走,毆打成重傷,逼迫簽800萬本票,案發之後,陳男向烏日分局龍津所報案,賴姓巡佐竟然說:「江湖事江湖了」,拒絕受理,最後還是嘉義縣警方出手,才讓火青等人一審被判重刑,而烏日分局見有績效可「割稻子尾」,竟然要求陳男當祕密證人,好將火青等人提報組織犯罪。

陳姓男子因土方利益,被「火青」等人強行押走,毆打成重傷,被逼著簽下800萬本票,他傷勢稍微穩定後,為躲避惡煞追殺,躲到屏東親戚家。期間他曾偷偷回到台中,向轄區台中市警局烏日分局龍津派出所報案,沒想到該所一名賴姓巡佐竟然告訴他:「江湖事,江湖了!」就這樣把案子吃了。

陳無奈,只好透過關係找上嘉義縣警局刑警大隊「飛象過河」,跨區到台中抓火青等人,因犯罪事證明確,台中地檢署很快將一夥人依強盜罪提起公訴。

更令人氣憤的是,火青這夥惡煞被逮之前,先是在陳先生跑路期間到他家裡,逼他伯父、弟弟、堂弟代他簽下「承認搶人工程、願返還800萬元」的同意書,而且極盡恐嚇之能事。陳的伯父本來就有病,最後在憂慮、恐懼下猝逝,但這些人卻未善罷干休,天天跑到喪宅騷擾,搞得陳根本不敢回家,不但因此沒見到伯父最後一面,甚至連出殯也沒能出席。

陳男被打成重傷,一耳失聰,最後簽下本票,才被送醫急救。(讀者提供)
陳男被打成重傷,一耳失聰,最後簽下本票,才被送醫急救。(讀者提供)

 

直到火青等人被羈押,陳先生才敢回家,但誇張的是,獲得交保的火青小弟還是天天跑來騷擾,要求陳家兄弟簽署離譜的「和解書」,甚至嗆聲:「如果我大哥被判刑,你們就該死了!」

遭受如此明目張膽的恐嚇、脅迫,陳先生向派出所報案數次,不料,派出所員警到場後,僅登記恐嚇者的身分資料,就以「民事不介入」的理由撤退。陳不滿地說,火青等人都已經被起訴了,明明是刑事案件,警方卻認定是民事糾紛,難道要等到他們殺人、放火,警方才要來收屍?

龍津派出所(圖)處理此案有瑕疵,台中烏日警分局已請督察組介入調查。
龍津派出所(圖)處理此案有瑕疵,台中烏日警分局已請督察組介入調查。

 

今年3月,全案一審宣判,火青、阿丰等人都被依「結夥強盜罪」判刑,刑期最重的阿丰遭判9年2個月。這時,烏日分局偵查隊竟厚著臉皮跑來找陳先生,要他配合製作筆錄,指證阿丰、火青等人的惡行,好讓警方提報組織犯罪。陳不屑地說,在他需要的時候,台中警方沒人理他,還是靠嘉義警方出手抓人,現在法院判刑了才來搶功、撿現成的績效,是柿子挑軟的吃?還是割稻子尾?

值得一提的是,火青審理期間曾向陳先生嗆聲:「台中警方我已經處理好了,你報案頂多只是傷害罪,告訴乃論,沒什麼了不起!」或許火青只是虛張聲勢,但台中警方消極怠惰的作法,看在陳的眼裡,就像在幫火青背書。台中警方到底是螺絲鬆了?還是真的被「處理」好了?警政單位實應徹底查個清楚。

更多鏡週刊報導
【黑道刑求警吃案】為上億工程遭擄痛毆簽本票 台中警竟要他江湖事江湖了
【有片】【黑道刑求警吃案1】黑衣人砸廠押人搶標案 還傳瞎掰簡訊逼和解
【黑道刑求警吃案2】「我的身邊都是鬼」 司機背骨仔連大哥也坑他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確診者砍3醫護 員警冒險壓制
誤傳病逝消息 基隆婦下跪請罪
網友嗆政府「防疫謊言、疫苗回扣」台南警方查辦
台南小孩凌晨玩火燒自家佛堂 警消提醒家長注意
趁女同學淋浴男大生脫光闖進強扳看胴體 判8月沒緩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