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年代 台灣採煤史|歷史那一刻|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陳沿佐 採訪/撰稿 鄭至惟 攝影/剪輯

台灣正值能源轉型的重要階段,而您還記得,半世紀前還在開採煤礦的年代嗎?1960年代台灣煤礦產量,每年高達500萬公噸,約占能源供應量的60%,1970年代更讓台灣度過國際能源危機,邁向經濟起飛。但看似輝煌的黑金時代,卻是無數工人,在深入地底的坑道中,付出青春與血淚所換來的成果。2000年隨著最後四座礦場宣告停工,歷經百年的黑金歲月,也走入歷史,跨越不同的能源時代,台灣煤礦的前世今生,帶您回顧。

突如其來的腳步聲,在幽深鬱暗的坑道間輕聲迴盪,這是幾乎被世人遺忘,久違的礦工協奏曲。77歲的周朝南,礦工們都叫他鬍鬚周仔,人生將近一甲子,都在不見天日的礦坑裡搏命,當過採煤工,也做過礦場領班,見證台灣的黑金歲月,盛極一時又繁華落盡。

採訪小組跟著周朝南大哥,重新組成礦坑探勘隊,走訪位於猴硐1990年已經廢棄關閉的瑞三本礦,牆上斑駁的鑿痕,訴盡礦工辛酸。前礦工周朝南說:「這個是一個岩石山洞,要用鑿岩機鑿洞,然後裝炸藥把它爆破,才會產生礦坑的坑洞。」前礦工毛振飛說:「台灣的煤礦條件非常非常地差,煤層的高低像60公分左右、50公分左右的用爬的進去,再矮一點用鑽的匍匐前進,可是還有更薄的,我以前在十分寮那邊,有個煤礦它更薄,大概只有十幾公分,要跟蚯蚓一樣用爬行的。」

周朝南說:「誰願意當礦工,你們不敢想像我14歲就當礦工。沒辦法,因為我爸爸也礦工我媽媽也礦工,我爸爸在我14歲那年受傷,休息兩年不能工作,我長子所以我在讀基隆一中的時候就輟學,幫我媽媽當礦工。」

記者陳沿佐說:「瑞三本礦,曾是全台產量最高的礦坑,一年平均年產量約有2030萬噸,在30年前廢坑之後,如今只剩下幽暗與寂寥的隧道,見證過去這段輝煌的黑金歲月。」一行人才剛前進五十公尺,周大哥突然示意眾人停下腳步。周朝南說:「你看這岩盤脆弱,岩盤脆弱就會崩塌,像這個還有可能會再掉下來。你看上面那些,有些還在裂,隨時都會掉下來。」

礦坑內暗藏致命危機,岩層崩落引發的落磐,是礦工們的頭號殺手。毛振飛說:「我年輕的時候,剛進煤礦的時,老師傅會告訴你一句話,相思木假如在哭,你就要趕快跑。我自己在20幾歲有一次,晚上在爬的時候,聽到邊上有很大的聲音,就是在斷裂。然後聽到地層在走動了,我很快地爬到主坑道,下來後面就坍掉了。」

採礦工作環境惡劣,死亡也如影隨形,為了賺錢養家礦工們不惜以命相搏。根據統計,1946年至1993年間,全台共有4209人,深入地底從此一去不回。礦工周方糖(2019.11.22)說:「沒死的很少,有一天隔壁村的小弟,碰一聲電池先掉下來,我就直覺這個沒命了,下來之後真的死了,你知道嗎他才第一天上班。」礦坑危機四伏,總在鬼門關前無助徘徊的礦工們,只能將性命,託付上蒼。周朝南說:「前面50公尺就是復興礦,到達這個地方,就會帽子脫起來行李放著,跟土地公行一個禮。說土地公我要去工作,要保佑我進去平安,我把命寄在你這裡,我中午回來再跟你領回來,感謝土地公感謝。」

2020年同樣身為礦工之子,董事長樂團主唱吳永吉,便以瑞芳礦工們,特有的「寄命」,創作歌曲,句句唱出礦工血淚。歌曲《寄命》說:「我把命寄在這裡,雖然風雨這麼大,手牽手心連心一起走,我把命寄在這裡,有我兄弟來作伴,這就是我永遠的寄命。」

新聞片段(1984.6.20)說:「這裡是台北縣土城鄉的海山煤礦,在下午1點55分的時候,發生了嚴重的瓦斯爆炸。」1984年6月20日,全台第二大礦海山煤礦,因台車插銷未插好,滑落撞擊高壓電,引發煤塵爆炸釀成74死,為台灣煤業走向衰敗,猛然敲響第一記喪鐘。新聞片段(1984.6.21)說:「災變的落磐處,是在三斜坑道的六片道,使789片坑道內工作的礦工,全部受困。」

獲救礦工(1984.6.20)說:「爆炸的聲音我根本就沒聽到,然後頭暈暈的感覺想吐,我們的監督,打電話給我們,說三斜坑有爆炸事件,我們才起來。」經濟部礦務局前副局長吳坤玉說:「它那一爆炸,大量的一氧化碳跑出來,跟著進風下去。跟我們毒魚一樣,在水源放下去底下全部中,我們規定坑裡面的一氧化碳,不能超過50個PPM,但當時現場的一氧化碳有3000個PPM。」

新聞片段(1984.7.10)說:「下午1點30分煤山煤礦,右線第六片坑道的空氣壓縮機,突然失火燃燒。120多名正在坑道內工作的礦工,因為火勢突然全部受困。」搜救礦工(1984.7.10)說:「我們沒有防毒面具不能下去,因為煙太大。」相隔不到一個月,位於新北市瑞芳的煤山煤礦,因落石崩落引發電線走火,壓風機房竄出火苗,將近130人命懸一線。

新聞片段(1984.7.12)說:「各位觀眾,現在記者所在的位置,就是台北縣瑞芳,煤山煤礦的災變現場,到目前為止,現在的時間是凌晨的12點57分,所有的災難救援小組,仍然在不眠不休的工作。」新聞片段(1984.7.12)搜救礦工說:「現在還在找,救活的比較要緊,死的之後再帶上來。剛剛救起來的人都死了,都昏倒在水底。」

高溫及濃煙,伴隨致命的一氧化碳,沿著坑道高速竄流,受困礦工根本無處可逃,最終煤山礦災,共103人死亡。釀成史上死傷最慘重的礦場事故,最終事發原因,竟是要命的人為疏失。經濟部礦務局前副局長吳坤玉說:「機器本來有一個人在看守,那個年代流行布袋戲,後來我們查到他中午跑出去看布袋戲,一看到有煙出來才跑回去,已經來不及了。」

1984年。可謂台灣煤礦史上最慘痛的一年,接連三起重大災變,重重打擊本土煤業,12月5日位於新北市三峽的海山一坑,再度發生煤塵爆炸,成為壓垮煤礦產業的,最後一根稻草。新聞片段(1984.12.5)說:「中午12點50分,95名礦工剛剛交班進坑不久,轟然一聲發生了災變。」吳坤玉說:「講起來真的會哭出來,連續半年。」毛振飛說:「煤礦挖到越來越深,困難度越來越高,所以發生那個災變是必然的,因為你已經挖到更艱困的地方。」

巨大爆炸威力,礦坑幾乎完全被炸毀,秉持兄弟情誼,各地礦工主動集結,組成搜救隊到場支援,但現場一片狼藉,搶救困難度高,更有人因此受傷待救。新聞片段(1984.12.6)搜救礦工說:「一塌糊塗都完了,沒有看到活的。」周朝財說:「海山一坑,我們去救援的時候是第26天,說難聽一點等於是找屍體啦。到坑口的時候,那些還沒有找到的礦工家屬,是跪著跟我們拜託,拜託我們幫他們把親人找出來,現在想起來,還會有點受不了。」

超過90名礦工,受困深達2000公尺地底,儘管台車運上來的,是一具具冰冷的遺體,但搜救人員不放棄任何一絲希望,事發第四天終於盼到奇蹟。新聞片段(1984.12.9)說:「周宗魯上午9點30分,被救援小組證實生還的消息傳開後,立刻使海山一坑災變搶救中心,及所有工作人員歡欣鼓舞。」

新聞片段(1984.12.9)說:「周宗魯除了有一點缺氧外,其他身體狀況良好,他神智清楚的,向記者說明全部的逃生經過。」新聞片段(1984.12.9)獲救礦工周宗魯說:「我在裡面吃人肉,割一個不能吃,割一個不能吃,割了第三個可以吃,吃看看勉強可以吃,我就吃這個人肉維持生活。」受困礦工吃人肉求生駭人聽聞,甚至一度遭外界懷疑,背景不單純。新聞片段(1984.12.11)獲救礦工周宗魯說:「你們新聞記者,有些地方說的事都報錯,我不願意跟你們透露了。」

新聞片段(1984.12.12)說:「搜救人員說,根本連一隻蟑螂都爬不過去,他們也是跟我這麼講,而且說根本沒有人從這邊爬出來的跡象,那會不會周宗魯,有可能記錯了他爬出來的地方,是從哪一個道上出來的。」

礦務局前副局長吳坤玉,負責海山一坑爆炸,現場蒐證勘查,但多年來礦災主因,仍是永遠解不開的謎。礦務局前副局長吳坤玉說:「爆炸中心找到一根支架,支架上滿滿的銅片,雷管碎片,但是以我們開礦的立場來講,爆破不可能這麼多。最後的鑑定報告,火源不知道,這是從台灣空前絕後的,唯一的煤塵爆炸,原因沒有辦法完全鑑定出來。」

接連三起重大礦災,葬送270條人命,1984年8月8日,行政院頒布台灣地區煤業政策,強調安全第一,輔導礦工轉業或資遣,同時擴大國際進口,台灣煤業從此一蹶不振。周朝財說:「如果現在給我選擇,我一定不會想當礦工,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你根本不曉得,會在哪裡發生什麼事情,你不曉得。」

2020年台灣最後四座礦場宣告停工,歷經百年的黑金歲月,也成為歷史絕響。毛振飛說:「煤礦工人打了一場無聲的經濟戰爭,對這塊土地的貢獻,不可謂不大,可是政府相對對他的照顧,反而是少到幾乎沒有。」

一張張被煤渣染黑的面孔,曾是扛起台灣經濟奇蹟的無名英雄,他們奉獻青春甚至付出生命,歷史那一刻,我們不能輕易忘記,無數礦工以生命淬鍊,曾經輝煌的黑金年代。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