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滴女王】只見夫半邊臉就嫁 她兼5份工拚出全台最大輸液廠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南光董事長陳立賢有3個弟弟,身為長子,被父親陳旗安點名接下藥廠家業,其他弟弟則創立其他事業。父親告訴他:「人要吃飯,也會生病,這行業絕不會消失。」日治時期,陳旗安在台南存仁藥房從學徒做起,了解不少藥品成分,1963年創立南光化學製藥,初期主打動物注射藥劑,人用藥劑占少數,例如抗生素和綜合維他命。

由於陳旗安很信風水命理,一位算命師告誡,他的好運只到47歲,於是他著急替兒子安排相親,想找懂藥的媳婦幫忙工廠,讓陳立賢專攻業務。王玉杯當時就讀於北醫藥學系,升大三的暑假被母親安排了7天7場相親,第一場便遇見陳立賢。

王玉杯記得,餐廳裡大家圍著大圓桌坐下,先生陳立賢被安排坐她隔壁,「我只看到他半邊臉,印象最深刻是這個人嘴好大,又黑又瘦。」當時王玉杯不到20歲,害羞不敢直視對方,頭一直低低的,沒想到這半張臉日後會成為夫婿。

早期南光仍手動秤藥,王玉杯嫁入藥廠後,才帶來第一台電子天平。
早期南光仍手動秤藥,王玉杯嫁入藥廠後,才帶來第一台電子天平。

相親結束,陳旗安相當滿意,問兒子意見,陳立賢只回:「爸爸決定就好。」一見鍾情才如此回答嗎?陳立賢眼睛瞇成線,不好意思地笑說:「對啦。」相親一結束,王玉杯和母親前腳剛到家,媒人後腳就到王家提親,單純的王玉杯不知如何回應,默不出聲,婚事因此被定下來。而後面6場相親全部取消,裡面不乏醫師對象,但王玉杯母親單純認為,好不容易栽培女兒讀藥學,嫁進藥廠才能學以致用。

「我週一相親,週六就訂婚,媽媽安排好我就做,沒有多餘思考。」還來不及相識相戀就結了婚,王玉杯說得雲淡風輕,人生趕進度其實只為遵從母命。父親是中醫師,母親做裁縫,王玉杯兒時家境並不富裕,家中沒有桌子和廁所,她和姊姊只能在大腿上寫功課,想改善家中經濟,王玉杯的生活只有讀書考試。

  • 王玉杯嫁進南光後,創辦人陳旗安只留給她一本手寫處方籤,便宣告退休。
    王玉杯嫁進南光後,創辦人陳旗安只留給她一本手寫處方籤,便宣告退休。
  • 初期王玉杯身兼5份工,親自秤藥、投藥、攪拌、溶解,有時還得幫忙包裝。
    初期王玉杯身兼5份工,親自秤藥、投藥、攪拌、溶解,有時還得幫忙包裝。

畢業後她考到藥師執照,也嫁入南光,母親準備的嫁妝中,有要價3萬多元電子天平,方便她秤藥。王玉杯回憶:「我進工廠那天,公公馬上退休,交給我一本手寫的處方箋,然後向所有親朋好友說,工廠由我接管。」許多人羨慕她嫁入豪門,但她連度蜜月都沒時間,婚紗照也只有一張黑白照。婚後第3天開始,她每天早上5點半準時進調劑室調藥,先生陳立賢負責業務,時常忙到半夜。

1970年藥劑仍以手工調製,步驟繁瑣又耗時,掌握配方的王玉杯必須親自秤藥、投藥、攪拌、溶解,有時還得幫忙包裝,1人身兼5份工。當時她體重40公斤,一桶藥劑原料重達50公斤,「沒有電梯啊,就在樓梯上慢慢滾。」常常她忙到用餐時間過了,員工全吃完,桌上僅剩魚刺、骨頭,碗裡白飯只能配殘羹剩肴,和鹹鹹的眼淚。

王玉杯很早就決定投入大型輸注液的產製,因為點滴吊著就能看見品牌,有宣傳效果,且醫院的使用量很大,賣得好就能帶動小針劑的售量。
王玉杯很早就決定投入大型輸注液的產製,因為點滴吊著就能看見品牌,有宣傳效果,且醫院的使用量很大,賣得好就能帶動小針劑的售量。

為何不請人手幫忙?王玉杯低調地說,工廠雖由她負責,財務與人事卻完全沒權力插手,身為大家族長媳的身不由己,她點到為止。既然受命管理南光,她全力以赴,將產品聚焦在大型輸注液,「點滴吊在那兒就看得見品牌,很有宣傳效果,且醫院的使用量很大,大針賣出去,可以做帶路雞,小針就能跟在後面走出去。」針劑廠的投資成本和技術門檻特別高,因此台灣藥廠僅3成主打針劑,其餘皆以口服藥為主。



更多鏡週刊報導
【點滴女王】帶領家庭工廠做到上櫃藥廠 她最虧欠自己母親
【點滴女王】母親疑用藥失誤過世 懂藥的她自責一生
【點滴女王】打造15億點滴王國收服日本客 她的人生卻比人蔘苦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