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石成金4】買石如賭博 光憑潑水就得判定石頭價值

呂明潔
·2 分鐘 (閱讀時間)
張泰西(左)採購石頭時,只能靠潑水看石頭紋路色澤,全憑經驗想像加工後的模樣。
張泰西(左)採購石頭時,只能靠潑水看石頭紋路色澤,全憑經驗想像加工後的模樣。

顧及成本及想開發更多新產品,張泰西進公司隔年便親自飛國外礦區,還請兒子的英文家教幫他惡補英文。

張泰西秀出礦區中原石被切割彷如一塊塊灰濛濛方形吐司的照片,外行人看來每塊無太大差異,「這是場賭博,現場潑水只能看到一些紋路色澤,要憑經驗想像加工後的模樣,決定要不要買,有時候看外面好好的,切到裡面還是有變化。」

張敬偉(右)很敬佩父親張泰西(左)願意歸零學習,還爆料父親一開始不會英文,也能到國外議價採購。
張敬偉(右)很敬佩父親張泰西(左)願意歸零學習,還爆料父親一開始不會英文,也能到國外議價採購。

他回憶第一次到土耳其採購安格拉珍珠灰,興奮溢於言表,「以前在台灣看到灰色系石頭很漂亮卻有很多洞,但這塊石頭非常紮實,所以我大膽買了將近500噸,打電話告訴太太,她愣住好久沒講話,當晚睡不著,但後來賣很好,大家都嚇一跳。」銷售佳績彷彿定心丸,他的黝黑臉色散發自信光彩。

在國外礦區採購石頭時,原石被切割彷如一塊塊灰濛濛方形吐司,買家只能潑水,憑經驗想像加工後的模樣。(高得提供)
在國外礦區採購石頭時,原石被切割彷如一塊塊灰濛濛方形吐司,買家只能潑水,憑經驗想像加工後的模樣。(高得提供)

隨著採購足跡遍及義大利、希臘、葡萄牙、西班牙和巴西等,張泰西也遇過綑綁式銷售,「1組20幾顆,A到C級都有,只容許挑掉3顆,其他全部要帶走,因為中國客人會全拿,礦主不怕賣不掉。有時候飛那麼遠一趟,真的不行,還是空手回來。」但他相信勤能補拙,出國每天勤跑3、4個偏遠礦區,不是在山上,就在前往的山路上。


更多鏡週刊報導
【點石成金5】他犧牲利潤代客儲石又敢推新石材 穩做金字塔頂端市場
【你不知道的頭家】最愛追淚的石材女董 她樂當導遊帶團玩家鄉馬祖
【點石成金番外篇】他為找礦區冒生命危險 數度與恐攻、死神擦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