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克造型驚豔!摩納哥夏琳王妃的王室生活:曾3度逃婚失敗、近期剃掉半邊頭髮……

蔡娪嫣
·7 分鐘 (閱讀時間)

歐洲城邦國家摩納哥王妃夏琳16日在王室年度耶誕佳節活動上,分發禮物給孩子們時,她公開清爽酷炫的前衛造型──招牌金髮挑染成棕色,剃掉左側與後半頭髮的龐克髮型,搭配藍灰色眼影煙燻妝,身穿黑色與金色印花外套、戴上金色亮面口罩,打破王室傳統優雅形象,引起熱議。有些造型師稱她的髮型是一場災難,另一派則大讚她在新冠疫情期間選擇短髮,給人一種自由的感覺。

自2007年褪下奧運游泳選手身分之後,夏琳王妃(Princess Charlene)就習慣以金髮鮑伯(Bob)頭造型示人,近來王妃的外型轉變令人驚訝,但似乎有跡可循。她一直都對時尚慧眼獨具,她的打扮風格「時尚健美」,在歐洲王室女性當中非常突出,每次亮相就像是「超模」。

今年她開始嘗試新髮型,先是剪了俏麗的短劉海,接著又剃掉半邊髮、走龐克風。9月參加法國尼斯(Nice)環法自由車賽時,她頂著短瀏海、戴上超潮口罩,上面標有DC漫畫超級反派小丑的經典台詞「Why So Serious?(幹嘛這麼認真?)」

王子對游泳健將一見鍾情

現年42歲的夏琳是平民出身,生於辛巴威羅德西亞(Rhodesia),11歲時移民南非,由於母親是游泳教練,她也被訓練為游泳健將,1998年、2002年代表南非參加大英國協運動會(The Commonwealth Games),2000年更出戰雪梨奧運。也是在雪梨,她認識了熱愛體育的摩納哥(Monaco)王子阿爾貝二世(Albert II),王子對她一見鍾情,兩人於2011年完婚,並育有一對雙胞胎。

2000年認識還是王子的阿爾貝二世時,夏琳才22歲,而王子比她大20歲,還被稱為「花花公子」,因為許多媒體報導他與模特兒狄金森(Janice Dickinson)、演員凱薩琳奧克森伯格(Catherine Oxenberg)約會,但又與超模克勞蒂亞雪佛(Claudia Schiffer)、布魯克雪德絲(Brooke Shields)等人過從甚密。

但阿爾貝二世似乎是真心追求夏琳,花了整整6年的時間才說服夏琳搬到摩納哥。2006年義大利都靈冬澳會上,繼承王儲的阿爾貝二世欣喜地公開了他們的交往關係。

摩納哥位於法國阿爾卑斯省境內,為君主立憲制城邦國家,領土僅2.02平方公里,約3萬7000公民,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國家之一,也是土地面積第二小的國家(世界上最小的國家是梵蒂岡)。該國王室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之一,阿爾貝二世成為親王之後,其淨資產粗估有10億美元(約新台幣281億元)。

3度逃婚失敗的平民王妃

摩納哥王室於2010年6月23日宣布兩人即將訂婚。從表面上看,這場婚禮對夏琳來說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但據當時的媒體報導,這似乎對夏琳來說是一場噩夢,2011年7月舉行婚禮的前幾週,她曾三度試圖逃離摩納哥。當地媒體猜測這或許是因為阿爾貝二世有私生子。

當時阿爾貝二世已經承認有兩個私生子:與美國已婚婦女羅托洛(Tamara Rotolo)在1992年生下的格雷斯(Jazmin Grace),還有跟空姐妮可‧科斯特(Nicole Coste)於2003年生下的科斯特(Alexandre Coste)。但壓倒夏琳的最後一根稻草,可能是未婚夫爆出第三位私生子,之後她設法逃離摩納哥──2011年5月她在巴黎試穿婚紗時,試圖躲到駐法南非大使館「避難」。

據法國《星期日報》(Le Journal du Dimanche)報導,她第二次嘗試逃跑也是在該年5月,但有人聲稱她的護照被阿爾貝二世的隨行人員沒收了。然後是第三次逃跑,在婚禮前兩天,她訂了一張去南非的單程票,差點就能成功前往尼斯機場,但又被王室人員攔截並說服留下來。

王室婚禮流下的悲傷淚水

報導稱,新娘和新郎之間達成了某種協議,但不管協議為何,夏琳最終還是成為為期三天、耗資7000多萬美元(約新台幣21億元)婚禮的女主角,有關世紀王室婚禮的報導都集中在她悲傷的眼淚上。據美國廣播公司(ABC)稱,夏琳「整個婚禮上都流著淚」,新娘在新郎試圖親吻她時,向後躲了一下。

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描述,夏琳手捧著花束,嘴唇不斷顫抖,眼淚滾落在臉頰上,她用手絹輕擦眼淚時,阿爾貝二世小聲地乞求:「不要哭,別哭了。」《美聯社》(AP)稱,新娘和新郎根本不像辦喜事的樣子,他們的眼神「垂頭喪氣」,「眼淚順著王妃的臉頰流下」。據稱,這對夫婦分床度過新婚之夜,夏琳在另外一間酒店休息,且遭到嚴密監視。

「悲傷王妃」的王室生活

夏琳在2014年12月10日生下龍鳳胎,嘉柏麗公主(Princess Gabriella)與未來的王室繼承人──亞克王子(Prince Jacques)。夏琳曾表示,育兒雖然使人筋疲力竭,但孩子也使她的生活變得多采多姿,她說雙胞胎非常堅強,總是無條件地支持對方,2019年接受法國雜誌採訪時,她讚許丈夫是一個「了不起、美好且有趣的父親;一個願意傾聽和鼓勵孩子的父親。」

除了養兒育女之外,夏琳也致力於慈善事業,並透過經營摩納哥夏琳王妃基金會(The Princess Charlene of Monaco Foundation)推廣游泳與運動項目,包含宣導游泳安全、杜絕溺水;今年9月,她挑戰24小時從法國科西嘉島(Corsica)騎行180公里到摩納哥,為基金會籌集資金。

夏琳因婚禮上的眼淚,以及不太常在公眾場合上微笑,而被媒體稱為「悲傷王妃」。2019年與南非一家雜誌談到此事,她說知道人們談論她不笑的八卦,但人們不知道為什麼。「人們很快就議論紛紛『哦,為什麼她在照片中不笑?』有時候就是很難笑出來,但人們並不曉得幕後發生了什麼事,」她說道。

2019年對她來說是相當糟糕的一年,父親接受手術治療,兩個朋友在10天內相繼離世,她解釋說:「能享受這種生活很幸運,但還是會想念家人和在南非的朋友,我常常很難受,因為我不能一直待在那裡。」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西班牙眾議院通過安樂死法案!將成全球第8個、歐盟第4個實施安樂死國家
相關報導》 黎智英突然被轉往重犯監獄,背後原因眾說紛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