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建國教授的最後一堂課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資料照片)
(本報資料照片)

民國111年1月11日的清晨,龐建國教授在網路群組上留下了一段沉痛的警語:「不公不義的台灣,我生不如死!」由於一連發了3次,警覺的群友立刻勸他要放寬心一點,不要看不開;也有學生質疑,龐老師一向謙抑自持,會不會是帳號被別人盜用了,才會講出如此的重話?但未旋踵間,他卻執意離開了我們,永遠地告別人世,享壽68歲。

這兩天,許多朋友都對他的故去感到震驚與不捨,有人認為他是因病痛折磨而厭世;也有人強調他是以死相諫,在一連串的公投、選舉和罷免之後,痛惜台灣社會的道德沉淪、政界的是非不分和價值崩潰,乃毅然決然求去!我不願多所臆測,只想追憶他在人生最後階段的心路歷程,並彰顯龐教授的學術志業與人格風範。

我與龐教授相識於1970年代的台大校園,當時我是政治系大三學生,旁聽三民主義研究所李國鼎先生主持的經濟發展講座,而建國兄則是同一班上的研究生,他溫文儒雅、為人認真愷切、堅毅自持,從此成為至交。

1980年代初,他到美國長春藤聯盟布朗大學念社會學和發展理論,我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攻讀政治與比較社會主義,由於兩校都在東北部,時相往來。多年以後,我們分別回到台大,他在社會系,我在三研所和政治系任教。1990年代之後,眼見李登輝執政後出現的黑金政治與認同迷惘,他決定代表新黨參選台北市議員並以高票當選;而我也在1996年於台北市參選立委,並在他的全力支持之下順利當選。

立委卸任、離開政壇後,他在2005年回到學界,在文化大學中山所任教,當時我擔任研究所長,自此開始了十多年學術合作生涯。近期我們與其他學界朋友戮力完成《廿一世紀三民主義》、《從實業計劃到一帶一路》等書,面對台灣與中國大陸經歷的時代考驗,以及中山先生當年規畫的建國方略等學說,提出了深入淺出的知識觀點和研究意見。

龐教授為人寬厚,和靄可親,敬重師友和學生,沒有一絲架子,允為謙謙君子之典範。近年我們一起參加論文審查和學術研討會,不時感受到他對學生的親切及對知識的認真與執著。在學生眼中,他是真正的經師與人師!

近來他身體違和,須定期入院治療,但依然孜孜不倦,勉力從事教研工作。我和他的研究室相鄰,見他如此艱辛的承擔教學重任,乃決意分擔他的一些課程。

1月8日星期六早上,他依例在台北市政府附近的教室上課,講授「大國關係」,同學們看出他的心情甚好,氣色亦佳,他也說「給同學上課有助於身體的恢復」。臨中午時分,學生陪他下樓,幫他拿著剛出版的新書,由夫人邱秀珍女士親自開車接送回家,其樂也融融。

當天下午1時許,我接著在同一間教室裡,教他的另外一門課程直到傍晚,結束了這一學期的課程。聽到學生報告他早上授課的情況,頗感欣慰。

未料一天半之後,風雲驟變,頃刻之間,天人永隔!這顯然不是因為病情,而是1月9日之後的時局變化。

我記下上述的點點滴滴,為的是留下歷史紀錄,同時見證40多年不變的信念與友誼;藉以紀念這位潛心中山思想與國家發展而矢志不移、躬行實踐的學者政治家,他確已留下不朽的典型!(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