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奇摩首頁>新聞首頁>政治>

【雅痞日記】民主健將受困記

老朋友李永得去住家附近的超商購物,出來時碰到警察正在巡邏,竟特別看上他,要求他出示身份證受檢。李永得嚇一跳,問警察他是哪一點有犯罪嫌疑要受檢?警察講不出理由,就說他「著夾腳拖、眼神飄移」。李不滿,拒絕受檢,旁觀者也看不過去,主動幫他向警察理論,稱警察不能無故擾民…並叫李不必理他可離去。而警察大概也覺得理虧,就放他走人了。

警察無故擾民,老K見縫插針

李永得不滿平靜的假日生活被無理干擾,將這一段過程寫在臉書上,未料成為全國第一大報(本土報),隔天登在頭版頭條的大新聞。我覺得報紙可能覺得北市柯P應「好好的管管」他的警察,才選擇在頭版把新聞做大;但警察是中央「一條鞭」制度,其實叫警政署去要求下屬重視執法技巧,效果可能會更好──我記得不久前柯P才在市政會議上,抱怨警方的過度執法,「是想把我的票(選票)都趕跑嗎?」合理的懷疑,這種無事生非的搞鬼,乃部分警察刻意給泛綠執政添上陰影。如果每個警察都彬彬有禮,相信社會大眾對執政者的印象,可加分不少。

李永得穿著整潔,夾腳拖也是乾淨好看的那一種,按照張景森的標準,這是超帥的打扮;然而警察卻說李「形跡可疑」。如果這種漫無節制的自由心證可以成立,我們才應該懷疑這個警察:「你是否在電視上看過李是民進黨中央官員,所以故意找他麻煩、找他洩憤?」我的老朋友李永得,在這方面是老江湖、老經驗了,所以他絕不上當、絕不中計,從頭到尾都不提他是部長級官員。果不其然,老K立即見縫插針,煞有介事召開記者會,白布染到黑,批李「沒有先反省自己就攻擊別人」;這當然是一種刻意的,要把綠營塑造成和所有警察對立的分化策略,不必中計。

老朋友李永得是一個相當重視人權,也不畏惡勢力,具正義感的人。在此意外事件上,我認為有兩個重點值得一提:第一,掌握公權力的人,不可濫用自由心證,尤其近年來多數警察相當有修養,也給人好印象,這種「權力的過度奔放」,必須受到抑制;第二,李永得是內閣中難得的綠色背景、又在扁時代也執政過的部會首長(有別於老藍男),他們這些政務官的共同招牌,就是沒官架子、不耍特權,這件小事(但被放大)剛好做了見證。

而關於李永得的重視人權,以及不畏權勢,我有一些故事,拿來和大家分享。李是名記者出身,他登上報紙頭版,今天算是被刻意做大了,新聞價值有點灌水嫌疑。但在1987年小蔣強人時代,他也曾上了報紙頭版,那事件就特有價值。當時蔣家強人為了戒嚴統治之便,視中國為禁忌「匪區」,禁止國人踏上那塊土地。而這一年李卻和另一個記者徐璐,奉報社《自立晚報》之命,打先鋒前往「探險」,打算回國進行史無前例的深度報導。

爭取新聞自由,李永得是前輩

這一趟符合新聞記者天職,但充滿政治風險的創舉,另一個附帶意義,就是為開放老兵回鄉探親敲邊鼓!老K和共產黨,近二十年來一直將綠營,塑造成「逢中必反」,實際上卻是國共間不少政治郎中,在其間運作障眼法,大搞魚肉鄉民的汚穢勾當(最近中國當局就法辦了不少涉台官員,他們就是和老K在搞私利勾結的)。而事實是,在蔣家戒嚴時代,當時的黨外人士(民主運動者),是最積極走上街頭抗爭,呼籲當局基於人道考量,開放老兵返鄉探親,打開鎖國之門戶的。因此,李永得在1987年的冒險之旅(驚險回國後還面臨長達兩年的刑法官司),就成為另一項鐵證!

李永得後來出任《自立晚報》總編輯,他這一項冒險犯難資歷,也成為記者在報導新聞時,很重要的標竿。不久前我在一場餐會碰到李夫婦,我向李夫人提到我們彼此的淵源,我說1990年代台灣正要追求民主蛻變的關鍵時刻,我在《自晚》寫「雅痞日記」(剛結束《自由》連載後);我開玩笑說:李正是審核我文稿的「警總」呢!李一聽「警總」兩字,大概覺得不舒服,就當場澄清:「我可沒改過你任何一個字、一個標點哦。」這是事實,他對言論自由、表現自由的重視,於此可見。

我最近曾提過,1992年在專欄揭發「黨主席帶人去買票」(不分區立委),幫民進黨制止一場全黨大腐化的災難。當時的總編輯就是李永得;他不僅支持我的見義勇為,還在頭版「槓上開花」,幫此文做了顯著標題,以增加影響力。

他曾是台灣民主進化的大功臣。警察可能有眼不識泰山;如果多少具有歷史感和人文素養,警察先生下次見到他時,應該向他行禮致意,除了表示歉意外,也應傳達由衷感佩呢。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公告]
如您是安裝IE6、7或其他較舊版本瀏覽器,恐無法使用留言及心情投票。請馬上升級至IEFirefox最新版本,更順暢地使用完整的服務功能。
【留言區公告】
敬告網友,在留言區發表的言論如被多位網友「檢舉不當使用」,該則留言將會被自動隱藏,也不會顯示在「我的留言」中。請大家一起維持乾淨清新的網路環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