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的抗日史觀與習特勒的宣戰閱兵

郭寶勝
民報
李登輝的抗日史觀與習特勒的宣戰閱兵
李登輝的抗日史觀與習特勒的宣戰閱兵

習近平政權即將於9月3日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在北京舉行大閱兵,這次閱兵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第一次在「非國慶節」大閱兵,故被認為是習特勒登基加冕、窮兵黷武的一次重要展示。法西斯舉行反法西斯閱兵、習特勒來宣示抗擊軍國主義,無疑成為全世界的笑話。

 

習近平閱兵之舉,矛頭直指日本,這不僅是因為日本是二戰期間侵略中國的元兇,9月3日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更因為日本正在阻礙紅二代習政權的宏圖大誌——收復臺灣統一中國。日本是中共政權死敵美國的亞洲重要盟友、《美日安保條約》不僅阻礙中共占據釣魚島、更阻礙中共進一步吞並臺灣;日本也是臺灣島內反共分離主義力量的重要支持者。收復和吞並臺灣,是習近平「中國夢」的題中應有之義,東海設置航空識別區、南海拼命填海造島,其醉翁之意皆在臺灣。而阻礙習近平統一臺灣大業的,除了美國就是日本。因此這次習特勒大閱兵完全可以看作是他吹響了對日宣戰的號角,武力震懾日本和臺灣,為下一步收復臺灣大打心理戰。

 

洞悉此危機的臺灣有識之士,無不感到目前臺灣親美友日外交政策的重要,如果丟失日本這個盟友,那麼中共軍隊有可能很快兵臨城下。求助民主國家,聯日抗共,是臺灣人目前的不二選擇;糾結歷史舊怨,聯共抗日,卻是目前親共國民黨的頑固執著。於是當前總統李登輝鑒於史實和目前時局,在日媒說出:臺灣在二次世界大戰時與日本是同一國,並沒參加中華民國的對日抗戰時,竟引起馬英九大罵「出賣臺灣、羞辱人民、作賤自己」,以及洪秀柱的全力批鬥。

 

李登輝先生此論,不僅符合歷史事實,更是應對時局、聯日抗共、親美友日之舉。他作為深諳國際政局的政治家,明白臺灣目前的存亡危機,來自越來越走向法西斯獨裁的中共政權,此政權統一臺灣的政策一日不廢、《反分裂法》一日有效,那麼臺灣就時刻處在危機中,而隨著習特勒的上臺,此危機日漸加深,李登輝先生此時發言,完全是為了臺灣的安全福祉,而尋求民主國家國際友人們的援助,只有加深加強臺日關系,才能在中共吞並臺灣戰略前設置障礙。

 

而就歷史事實而言,李登輝言論也很真實。臺灣當時被日本殖民,屬於日本,臺灣遭受到的空襲,是美國、中國等盟軍飛機,臺灣人的確沒有參加過國民政府主導的抗戰。筆者讀高俊明牧師回憶錄《十字架之路》時,其中有一篇《臺灣人的認同錯亂》寫1945年8月15日在日本讀書的高牧師聽到天皇宣布投降的廣播後,「當時自以為是日本國民,心情也很悲哀,感嘆:啊,戰爭結束了,我們輸了。過了一段時間,有人通知說:你是臺灣同鄉會的會員,要不要來參加活動?我們現在變成戰勝國國民了。這種巨大的認同變化,是人家告訴我,我才知道的」(見《十字架之路——高俊明牧師回憶錄》一書93頁)。以上足見絕不能以當時大陸人的心理來忖度當時臺灣人的身份認同和心理變化。

 

歲月蹉跎,臺灣作為亞細亞的孤兒歷經滄桑。往事已逝,重要的是現在。日本在戰後成為民主憲政國家,成為美國遏制蘇、中共產主義勢力蔓延的重要盟友。目前,日本也成為美國遏制中共強權、阻礙中共吞並臺灣的最得力助手,臺灣只有親美友日,才能防止被已經踏上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道路的習近平政權暴力侵略。在此意義上,李登輝先生的話提醒了所有臺灣人:當前,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