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雄之女陳雅芳病逝 憶其父事蹟令受難者感佩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民報
陳智雄之女陳雅芳病逝 憶其父事蹟令受難者感佩
陳智雄之女陳雅芳病逝 憶其父事蹟令受難者感佩

台灣烈士陳智雄之女陳雅芳(Vonny Fong Chen),已於8月19日早上過世。今年甫從印尼再度來台的陳雅芳,5月19日隨著台灣政治受難者蔡寬裕等人首度前往綠島,不識中文的她,透過身邊人權記者邱萬興的協助,在人權紀念碑前找尋刻有父親「陳智雄」的名字。Vonny多年前已受癌症所苦,幾次進出醫院治療,而這一趟旅程是她親自踏上台灣、與多位感念陳智雄先烈的好友共聚的最後一程。

陳雅芳在印尼長大,她曾經表示,在成長過程中曾對父親不諒解,認為他是一位不負責任的爸爸。但竟在2003年某天,突然接到從台灣來的一筆「補償金」讓她開始感到疑惑。於是她開始尋找、瞭解父親的故事與過去,逐漸拼湊出過去對父親的記憶。直到在2013年3月才取得父親被扣留50年的遺書與相關文件,看完資料得知父親的勇氣與生前受到的不人道折磨,不禁流下眼淚。

今年5月,陳智雄之女陳雅芳首度踏上綠島,親自見證父親的名字刻在人權紀念碑上。圖/邱萬興

陳智雄於1916年出生屏東,精通英語、日語、荷蘭語、馬來語、台語,以及北京話等6種語言。太平洋戰爭期間,被日軍徵調到印尼擔任翻譯,後來留在印尼做寶石生意,與混有4分之1荷蘭血統並具有荷蘭公民身份的福建移民後代相戀,並結為連理。二次戰後,陳智雄協助蘇卡諾所領導的獨立軍革命成功,蘇卡諾政府授以名譽國民獎狀。此後陳智雄更堅定獻身於台灣獨立運動,並在1958年2月被任命為「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東南亞特使。

1985年在受難者聚會中,政治受難者林樹枝席間認識陳智雄同案人蕭坤旺,從蕭坤旺陳述中得知,1959年,在陳智雄擔任特使1年後,蘇卡諾政府受到中國壓力,企圖阻止陳智雄繼續從事「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外交活動,並將他逮捕。陳智雄在獄中,因給蘇卡諾本人的信件上言辭激烈譴責蘇卡諾忘恩負義,致使蘇卡諾自知理屈而釋放陳智雄。6月7日出獄後,陳智雄決定前往日本,繼續與臨時政府的同志打拼,但卻因日本政府已受國民黨政府收買,禁止陳智雄入境而遭遣返,但荒謬的是,在陳智雄在出獄前2天,印尼蘇卡諾政府早已將陳智雄驅逐出境。於是陳智雄成了無國籍的政治難民,隨機在空中飛來飛去長達20幾天。某日在飛機上遇到一位瑞士國會議員,因同情陳智雄的處境,安排讓他於6月29日順利抵達瑞士並取得瑞士國籍。以瑞士國民的身份,陳智雄仍決意前往日本,便於同年8月16日進入日本。

1959年國民黨政府派情治人員前往日本,以有外交豁免權的外交郵袋非法逮捕陳智雄,將他裝進郵袋中寄回台灣。回台之後,調查局威迫利誘,以每月5,000元安家費及另安排省府參議職位利誘他,陳智雄拒接受。被調查局釋放後,陳智雄在屏東公開演講,主張台灣獨立建國。一方面公開演講,一方面祕密發展組織。

陳智雄: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魂

1961年底組織「同心社」,陳智雄吸收蕭坤旺與戴村德,彼此以書信往來通知。因信件遭攔截,一網成擒。被逮捕到六張犁調查局受到半年酷刑後,移送青島東路看守所。1962年8月同心社成員接到起訴書,陳智雄被以叛亂條例2條3起訴,但在開庭時法官要求以「國語」應訊,陳智雄堅持台灣話為「國語」並挑戰法官「你有辦法就判我死刑」,於是法官更改以叛亂條例2條1判其死刑。

在主審法官宣讀判決書,最後:「......若不服本判決,可於接到本判決書10天內向國防部覆判局聲請覆判。」陳智雄仍以台語豪邁地回答:「免啦,費氣啦。我陳智雄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魂。20年後又是一條好漢,要按怎由在你啦!」

1963年5月28日清晨,陳智雄遭槍決。

陳雅芳今年再度回到父親的故鄉時,也與政治受難者蔡寬裕等人一同前往姑姑出家的宜蘭白蓮寺。陳智雄生前曾將自己的財產託付給妹妹,也協助她於宜蘭起建寺廟白蓮寺。陳智雄遭槍決後,其妹也將陳智雄骨灰安置在此。未來陳雅芳的家屬更希望能夠讓陳雅芳陪伴父親長眠台灣。

著有《白色恐怖X檔案》,作者也是政治受難者林樹枝,在本書首位撰寫紀錄的對象就是陳智雄。聽到陳雅芳過世的消息,政治受難者林樹枝不禁回憶過去在受難者間,都流傳著陳智雄的故事,聽到「陳智雄」的名字,所有受難者無不抱著敬仰與驚嘆。近年他的女兒才與台灣有了連結,而今卻因病早逝,讓林樹枝感嘆,緣分卻是這麼短暫。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