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 外交部公布釣魚台十大事實 日本學者指為虛構

石井望 (長崎純心大學副教授)
民報
(專文) 外交部公布釣魚台十大事實 日本學者指為虛構
(專文) 外交部公布釣魚台十大事實 日本學者指為虛構

日前(1月7日)台灣外交部在其網站上公布〈關於釣魚臺列嶼的十大事實〉,統媒配合大肆報導,還轉載在日文網頁,引起日人注意。我不信他們會有新事實、新論點,於是開啟外交部網頁一看,果然內容一如往常,絲毫不改,未見其下過任何工夫。在大選前十天公布這份文件,令人懷疑這是一種配合選舉的操作,藉著打擊外部敵人(抹黑日本為邪惡的侵略者)來掩飾其內部問題,試圖製造風向。可惜,台灣外交部想要維護「中華民國主權」,重炒釣魚台議題,是找錯了主題,找錯了對象。

 

主權論述應該實事求是,不能建立在虛構和錯誤之上。令人遺憾的是,外交部該文所列「事實一」至「事實三」均屬虛構。據稱1403年成書的《順風相送》,其實是1573年以後成書,並不是最早史料;1556年《日本一鑒》及1722年《台海使槎錄》、1871年《重纂福建通志》的釣魚台,都不是現今的尖閣諸島,而是誤認釣魚台位於台灣岸邊另一處;1561年《萬里海防圖》及1562年《籌海圖編》都將釣魚台置於海防之外,外交部偏偏說反了;1683年《使琉球雜錄》以沖繩海槽為「中外之界」,指的是琉球的內外,不是「中國」與外國;1785年日本林子平《三國通覽圖說》塗釣魚台為紅,台灣為黃,恰恰否定了「台灣附屬島嶼」之說;1863年《皇朝中外一統輿圖》將釣魚台及琉球全土一同繪入,並不把兩者分隔開。

外交部刻意迴避的是,更多史料歷歷記載釣魚台西側遙遠處有一條明國、清國的國界線,例如《大明一統志》福州府卷、《明實錄》日本內閣文庫藏本、黃承玄《盟鷗堂集》、汪楫《觀海集》、《大清一統志》、齊鯤《東瀛百詠》、李鼎元〈馬齒島歌〉等等,數不勝數。釣魚台夾在琉球和明清的東西兩處國界線中間,自古以來一向是無主地。

「事實五」以下全是馬關條約以後的情形,只要條約以前釣魚台不屬於清國,就統統是廢話,我們根本不需要討論。至於外交部下筆最多的是「事實四」,即西元19世紀末釣魚台劃歸日本領土的前前後後。統媒配合,也重點著墨於事實四。其中提到「清國報紙」揭載日本欲佔據「清國所屬台灣地方之島嶼」,當時日本政府知道釣魚台屬於清國,不敢草率從事。

「清國報紙」是哪家,指的哪些島嶼呢?前此外交部一向認為是上海《申報》,這次卻不指明是《申報》,其中自有難言之處。他們一定是看到《民報》去(2015)年9月25日的報導〈日本插旗竊釣魚台?重大發現:清末報導指宮古島〉,知道《申報》所提到的島嶼不是釣魚台,這次不得不迴避,不然就暴露其張冠李戴。可惜去年《民報》只是簡訊,詳情尚未公世,特此首次發布如下:

外交部所引1885年10月21日外務卿井上馨信件,全文收入《日本外交文書》,其中有云釣魚台「接近清國國境」,意思是釣魚台在清國境外,在境內就不叫「接近」。然後是「清國報紙」部分,依中華民國官方譯文為:「近時清國報紙刊登我政府占據臺灣附近清國所屬島嶼之傳言,對我國懷有猜疑。屢促清政府注意。」

信中井上馨雖未指明是哪家清國報紙,而恰好前此9月6日上海《申報》有一條消息說:「台島警信。《文匯報》登,有高麗傳來信息,謂台灣東北邊之海島,近有日本人懸日旗於其上,大有佔踞之勢。未悉是何意見,姑錄之以俟後聞。」

此時朝鮮巨文島為英國所佔,英艦從香港到巨文島,航線必然頻繁往來。我推測英艦在途中目睹一些島嶼豎有太陽旗,「台島警信」是從「高麗」(Korea)英軍傳來的。

幾十年後,兩岸政府根據這則消息,即指斥日本非法佔據清國釣魚台。然而各位細看,消息中並未點明釣魚台。上海人閱報,也不會想到該處附近有釣魚台。這則消息果真是指釣魚台的話,那也是日本人登上釣魚台首次插國旗的歷史性第一步,但清國政府卻未提出抗議。而此後十年間,有大量琉球漁民登島採集貝殼及鳥毛。這反而顯示清國政府不理會輿論提醒,執意要任從日本人登島。

《申報》該則消息所引的《文匯報》(Shanghai Mercury)是上海的英國人所辦的英文報,該年原版現已亡佚。去(2015)年7月,有一位朋友告訴我,他查看早期《大阪朝日新聞》,發現該年9月22日第2版有一段文字評述《文匯報》。這是一個重要發現,文中不提釣魚台。茲譯《朝日》原文如下:

「上海《文匯報》稱,朝鮮傳來消息,略云日本國在マヤアカ群島(疑即宮子島)樹國旗,該島屬清國版圖內,位於台灣東部。評述云,此事若果屬實,北京政府將如何處置,想必不得不提出抗議。

近日聞及沖繩縣令正在巡視縣下諸島,想目今歐洲各國覬覦東亞,遍行探索有無好島可作根據地,形勢不容怠忽。疑縣令或在該島命掛國旗,以示其屬日本領地,毫不足怪。

宮子島之名,用以總稱宮子、石垣、西表、與那國等諸島。數年前琉球事件時,清廷提出種種異議,我國宍戶公使發議:清廷若允許我國人到內地通商,可將該群島讓與清國。但聞清廷不肯為之。然則該島為純然我日本版圖,明瞭矣。然又何也,日本或掛國旗,或築城郭、砲台,豈容北京政府毫髮異議。《文匯報》記者不追究事實,盲信朝鮮人、支那人等所云,遽下評論,令人捧腹。」

         

         《大阪朝日新聞》明治18年(1885)9月22日第2版,攝自日本國會圖書館所製膠卷。 

按,宮子島,今作宮古島。マヤアカ(Mayaka),疑即Majico之類,是歐洲人所製地誌、地圖對「宮古島」(Meiyako)的一貫寫法,泛指宮古、石垣諸島,多訛作Madjiko、Madjico等,《朝日》記者即作如是解。各種訛體的共同點是「Ma」開頭,而宮古的真實讀法「Miyako」則以「ya」為腹。「Mayaka」是一個比較可能的訛體。位於台灣東部的島嶼,的確只有宮古、石垣群島可擬。

所謂「琉球事件」是指「分島改約議」。1879年,日本駐清國公使宍戶璣向清國提出割讓宮古、石垣群島。至第二年清國不同意,就此罷議。

我們可直接由《朝日新聞》知道下列四點:

1.《文匯報》提醒台灣島東側諸島有人插日本國旗,不是《申報》所言東北側。

2.記者憂慮五年前的分島改約議,將因英國人的《文匯報》炒作而重新成為輿論焦點。

3.《文匯報》以宮古、石垣群島為清國領土,其中或許包括釣魚台在內,並不顯示該報單獨以釣魚台為清國領土。

4.《文匯報》文字較長,《申報》摘錄很短。

由此四點,可推論出五點:

1.假如《文匯報》所言宮古、石垣諸島,包含釣魚台在內,那等於《文匯報》否定了釣魚台為台灣附屬島嶼等今人主張。

2.《申報》將《文匯報》的「東部」改成了「東北邊」。前此不久恰有清法基隆之役,輿論對台灣島東北側關心程度高,改寫的目的很可能是為了引起閱報者注意。《申報》在9月25日〈扶桑遊記〉消息中,也把琉球大東島認作台灣島東北側,意思是指9月6日所報東北邊小島亦為大東島。然而大東島遙在琉球主島之東,不宜形容為台灣東北側。

3.《文匯報》原文長,《申報》摘錄短,顯示上海的英國人對該海域島嶼關心程度很高,相形下清國人關心程度較低。

4.日本政府的顧忌,來自《文匯報》及《朝日新聞》重新提起的分島改約議。宮古、石垣諸島若歸清國,釣魚台不過是隨之一同歸清國而已,這不是釣魚台問題,而是宮古、石垣問題。日本政府並不因釣魚台屬於清國而憂慮。外務卿井上馨明確以釣魚台為清國境外,恰可為證。

5.前此日本愛國志士田代安定認為石垣群島是國防重地,請命日本政府,自願前去周遊踏勘,至該年7月遂得受命前往。田代安定很可能是《文匯報》所言插國旗之人。

以上九點很繁瑣,茲整理成西曆年表:

1879年,分島改約議。日清議割宮古、石垣諸島予清國。

1880年,日清罷議。

1884年,法國攻佔基隆,東鄕平八郎天城艦入港,與法將會談。

1885年4月,英國佔據朝鮮巨文島。

1885年6月,清法議和約成。

1885年7月,田代安定前往石垣島開始調查。

1885年9月初,《文匯報》刊登台灣東側宮古、石垣諸島消息。

1885年9月6日,《申報》引述《文匯報》台灣東北邊消息。

1885年9月22日,《朝日新聞》引述《文匯報》。

1885年9月25日,《申報》刊登台灣東北邊大東島消息。

1885年10月,日本政府派人踏勘釣魚台。

1885年10月21日,外務卿井上馨憂慮清國報紙會引起干擾。

1886年至1894年,大量琉球漁民登釣魚台操業。

1894年,日清開戰。

1895年1月,釣魚台劃入日本。

1895年4月,馬關條約。

表中西元1886年以後,清國沒有任何動靜涉及釣魚台,而這次根據《朝日新聞》,知道1885年也同樣沒有。十年後,分島之議及清法戰事均已遠去,而甲午戰起,日本有堅固國防的需要,於是不顧馬關條約未締結前的敏感,遂將無主地釣魚台劃歸國土。

在今天看來,如無日本此舉,到後來萬一被解放軍搶先登島,建設基地,由東北面以導彈瞄準台灣,那麼台灣的安全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愛台灣的人該支持哪一方呢,望各位三思。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