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教師自省:靠一群學生捍衛教育尊嚴,真是丟臉!

記者唐詩/台北報導
民報
歷史教師自省:靠一群學生捍衛教育尊嚴,真是丟臉!
歷史教師自省:靠一群學生捍衛教育尊嚴,真是丟臉!

近50名反課綱團體學生昨天前往教育部國教署抗議,部分學生一度衝入國教署,儘管國教署官員出面溝通之後撤離,但教育部並未正面回應學生撤銷課綱的訴求。「歷史教師深根聯盟」昨(13)日深夜以「集體不負責的台灣大人們」為題發佈意見聲援,強調「該輪到大人們覺醒了」!

 

對於部分學生衝進國教署,卻沒有任何一位教師在現場,這些老師們也自省,「我們老師竟然要靠這麼一群學生,『捍衛教育尊嚴』,真是丟臉」!

「歷史教師深根聯盟」今(14)日凌晨更透過臉書爆料說,教育部於七月初開始多次聯絡該聯盟的幾位成員,要求開會與談,「但收到會議通知的老師們,其實都不知道開會目的為何」。文中也直陳,從6月11號部長臨時取消三場校園座談會以來,僅有「新舊課綱並行」「爭議點不考」「啟動大家教材一起寫」的陳腔濫調,「教學現場並沒有看到任何檢討與改善」。

 

「歷史教師深根聯盟」老師們針對學生衝進國教署提出意見,批判「大人跑哪裏去了」,並點名總統馬英九與教育部長吳思華跑到國外「晨跑外交」,教育部官員及各學科中心的教師代表,見學生抗爭「危而不持,颠而不扶」,最後點名學校的基層老師,昨天在抗議現場「沒看到一個老師」。

 

深根聯盟老師認為,「一群沒人陪,心聲無人可傾聽的青少年聚在一起,能平安無事,已屬大幸」。同時聯盟老師們也自我檢討,「忝為師長,無法在第一時間,趕去陪伴學生,也在此深感愧疚」!「我們老師竟然要靠這麼一群學生,『捍衛教育尊嚴』,真是丟臉」!

 

深根聯盟的老師最後呼籲,「該輪到大人們覺醒了」,「請你們跟學生站在一起,徹底瞭解孩子這次運動的訴求絕非莽撞」,「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歷史教師深根聯盟」發佈教師意見全文如下:

 

    「今天不站出來,明天就沒有機會對抗政府的不公不義了。」

 

    這是一名女學生,回覆記者,說名反黑箱課綱行動,會在07/13選擇闖入國教署的聲明。

 

    聞此,真令人為此爭議中,大人所扮演的角色,感到汗顏! 我們台灣教育的未來,真要靠這群高中生拯救嗎?大人跑去哪裡了?

 

    首先是總統和部長。 部長明知七月學生會抗議,貿然取消三場座談會,竟在國內為塵暴案救災焦頭爛額之際,陪同總統訪美,展開「晨跑外交」? 去哈佛抱樹,真的有比擁抱國內塵爆的受難者和高中生義憤重要嗎?這種在關鍵時刻,棄民而去,不與民同在的「大官」,在民主時代,如何說服人他有領導群倫的權威呢?

 

     其次是教育部官員。危而不持,颠(跌倒)而不扶,焉用彼相?國教署或多或少,可以預知這場風暴的。如果不能預知,是其失能? 如果預知,卻又不能善盡職責,擋下違調課綱,是其無能。爭議點不考、共寫教材並不能解決現今的課綱問題,微調過程中該有的程序正義明白攤在陽光下,供世人檢視!國教署今天只使用國家暴力,強硬地想降下鐵門阻止學生行動,卻為對學生以肉身抵抗的人身安全多作考慮,枉為教育主管機關。

而且在今天的風波中,國教署還說謊,明明派出來的是副組長,卻誑騙學生說是副署長。反倒沒有平撫學生的心情,更升高了學生的激憤。如果署長有受到執政黨壓力,應該要直接坦白,就怕國教署假公正之名,行意識形態之實。這是師生最不能忍受的!

 

    再來是各學科中心的教師代表。學科中心承上啟下,不應只是上級單位的傳聲筒而已。雖然公民科、歷史科學科中心,亦如各大專院校歷史系所反對該違條課綱;可是作為教師網絡熱點不應該只是不背書,或私下表示反對而已。在國家教育政策崩壞之際,學科中心卻選擇高拱無視,危而不持,颠(跌倒)而不扶,那還當什麼學科代表呢?

 

    最後是學校的基層老師。不是有句話說:「學生在,老師就在」。今天抗議現場,沒看到一個老師。一群沒人陪,心聲無人可傾聽的青少年聚在一起,能平安無事,已屬大幸。本聯盟忝為師長,無法在第一時間,趕去陪伴學生,也在此深感愧疚!我們老師竟然要靠這麼一群學生,「捍衛教育尊嚴」,真是丟臉!

    總之,該輪到大人們覺醒了。不管你是當官的,還是當學科代表,或是基層老師,甚至只是關心課綱微調問題的爸媽與民眾,請你們跟學生站在一起,徹底瞭解孩子這次運動的訴求絕非莽撞。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歷史教師深根聯盟」臉書發文如下:

教育部於七月初開始多次聯絡歷史教師深根聯盟的幾位成員,要求開會與談。但收到會議通知的老師們,其實都不知道開會目的為何。從6月11號,部長臨時取消三場微調課綱校園座談會以來,僅有「新舊課綱並行」「爭議點不考」「啟動大家教材一起寫」的陳腔濫調。教學現場並沒有看到任何檢討與改善。

教育部跟國教署似乎搞不懂反微調課綱成員的訴求,實質是從103年蔓延至今的課綱微調風波,在課審會及檢核小組會議的紀錄及投票程序不公開、透明之故。如果有此層理解,才能讓官員、教師、學生、關心課綱微調風波的大眾在此一互信的過程中,取得彼此溝通的可能。

但今天我們看到的是,教育部依舊秉持著不表態說明開會目的之態度,以及無法說明選取這些教師代表的意義為何?是摸頭?還是瞭解爭議?答案仍是無解。

也只有中華民國的教育相關單位,會這樣在處理學科課綱相關事宜時,明知程序有瑕疵,還是硬要推行。喊了好久的「即刻啟動課綱檢討程序」,卻連個影子也看不到。教育部明知道大眾希望104年課綱暫緩實施,重新在「程序公開透明」的狀況下,重尋對課綱的共識。如此蝸行牛步,想要現場教師接受在104微調課綱的框架下討論教材爭議,無疑是以拖待變,根本沒有想要解決此次課綱爭議的誠意。

另外,深根聯盟也質疑國教署此次發文尋找相關教師到署長室的代表性。這幾位老師能代表中華民國全體此次課綱微調受到影響的社會科教師嗎?國教署的意圖又是什麼呢?希望署長可以在7/13逃避接見反課綱微調的學生後,好好針對這些問題給個答案,否則就枉言這是場「焦點座談會」。

從學生7月13日衝進國教署,事後教育部的新聞稿,我們可以看到教育部依舊圍繞著過往吳思華部長的三點說明。「吳三點」仍舊無法解決現場老師對104年微調課綱的疑惑、質疑。教育部希望國教院能「務必做到所有課綱研修的程序公開透明」,那還不如就直接承認蔓延兩年的104課綱微調風波,真的有所瑕疵,退回再議吧!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