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侍建宇】在現代公衛與神學間拉扯:防疫背後政權對社會的算計

侍 建宇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台灣中亞學會秘書長,現任教於香港珠海學院新聞系

歐美在過去兩個月幾乎完全輕忽中國爆發新冠肺炎疫情的威脅,現在西方媒體已經開始思考反省,而各國的政治領導人似乎還在舉棋未定的狀態,各種出格失措的政策發言。甚至涉及某種故意誤讀宗教以為政治所用的陰謀論,令人驚悚。

美國總統川普面對新冠肺炎的態度尤其輕忽,多次表示「事情都在控制中」、把這個傳染病當成「流感」一樣的對待,說出「感冒總會有人死」。一直到市場發生恐慌,股市熔斷,才在3月12日發表「防疫演說」,非常突兀地:全面禁止歐洲「申根區國家」航班與外國人入境。一副天錯地錯,都是他國別人的錯。事實上,美國已經開始本土社區感染。川普作為美國(甚至是世界上)最高領袖,提出的政策作為竟然如此輕浮、荒腔走板。

面對防疫政治風暴,川普態度轉變很快,隔天3月13日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況」。開始協調藥廠,加速批准醫學實驗,發展疫苗,並全力支援生產病毒篩劑,試圖全面檢驗病例來控制防疫全局。

美國政府這種全面介入、全面控管的防疫策略,其實整個東亞都是如此,並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但是西歐政權似乎採取不同的公共防疫態度。

沒有疫苗下的「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與世俗政權的正當性

德國總理梅克爾3月11日警告:「70%的國民恐將感染新冠病毒。德國人口約8300萬,換言之,4980萬至5810萬德國人恐將罹病。」英國首相強森的表現更是離譜,他警告:「疫情持續擴散,我必須坦白告知英國民眾,還有更多家庭會提前失去心愛的人。」換句話說,他們的言外之意,在沒有疫苗防治的情況下,人民大多將透過自體感染產生免疫力。因此妄加推論,如果大多數人因為罹病產生抗體免疫,病毒就難以傳播,碰到能被感染的受體太少,以阻斷新冠肺炎的感染鏈結。

但是,他們也等於隱晦地說,那些無法自體康復的病人,自然必須死去。問題是,致死率倒底是多少?政府的公共防疫措施如果只是「物競天擇」,那麼這個政權還有政治正當性嗎?

世界衛生組織公佈新冠肺炎為全球大流行的疾病後,發表的致死率不斷上修,一開始2.3%,後來又修正為3.4%了。但是,這個數值其實與疫情擴散情勢是否一發不可收拾,使得醫療資源無法負荷救治,都會有極大的落差。台灣副總統陳建仁也指出,各國是否普檢所有重症到無症狀的病例,不同的「病毒檢驗政策」,同樣會影響致死率的高低,因為「普檢」決定致死率的分母。簡單來說,新冠病毒的致死率大概就是0.2 - 6%之間。

換句話說,德國如果有超過5000萬受感染的病例,再以致死率0.2%計算,死亡人數將會至少有10萬;英國人口約6600萬,同理推估,也會有超過9萬人死亡。世俗政權玩弄「致死率」,進行「佛系防疫」的公共醫療,面對這樣生離別的傷痛,令人懷疑社會真能接受,而不會產生恐慌與動亂。

現代防疫不應該是政治神學或歧視

歐洲世俗政權心中盤算的「群體免疫」防疫策略,應該是:第一、讓年輕人先感染,他們抵抗力強,應該可以自行痊癒,而老病殘弱待在家裡自主隔離,讓有限的醫療系統能夠治療新冠病毒重症感染者;第二、通過禁止大型集會活動、關閉學校,放緩病毒的感染速度,防止擴散過快,不要因此導致醫療資源負荷不足而大量死亡;最後第三、等到社會的群體免疫能力形成,瘟疫就自然退潮。

但是,歐洲世俗政權或社會似乎並不完全對這樣的做法有共識,也不願意完全配合,這或許與某些基督宗教的神學誤讀與政治誤用有關。

英國有位新教教徒朋友提到,在傳出中國因為吃野味蝙蝠,使得人類被傳染動物身上的病菌後,教會中很多信徒就開始討論舊約聖經的利未記(Leviticus)。其中蝙蝠赫然在列,與不潔淨食腐肉的鳥類並列,開始出現類似「聖經防疫」的貼文;討論疫情的出現、應對、救治、什麼不該吃、甚至隔離疑似病例的時間。

聖經所要傳遞的訊息,當然不是現代公共衛生防疫措施,而是神學中的神與人的關係,「宗教聖潔」與「衛生潔淨」在現代應該是兩回事。但是,在世俗政治上,尤其當政權沒有確切的、有效的公共醫療政策可供施作的時候,利用宗教信仰暗示中國人、或東亞人的「不潔」,進而進行全面的敵對與歧視,卻是很廉價的策略。我們/歐洲與他們/亞洲,就是不一樣,而這樣的態度已經廣為流傳。這不僅是政客潛意識裡面的種族的偏見與傲慢,也已經付諸實踐,而這種情況已經充分表現在歐洲的街頭,如何「歧視」戴口罩的「亞洲人」現象裡。

從目前統計來看,新冠病毒感染的總體死亡率應該不會大於1%,無法康復而死亡多為老齡、以及患有慢性疾病的人口。從狹隘的神學角度,他們等於背負起十字架,替「亞洲人」濫食贖罪。世俗政權利用神學詮釋,等於坐視新冠病毒加快他們的死亡進程,甚至冷血殘酷地,要大眾面對這樣的一個現實。

放棄現代公共衛生各種處置措施,甚至不積極發展疫苗,回到某種無政府或放任的自然狀態,否定現代科學醫療的基本進取精神,退回古代面對瘟疫的策略,這等於完全否定現代世俗政權的正當性。那麼政府存在的價值,面對瘟疫爆發,難道只剩下告訴人民,你們應該從此自生自滅!

現代防疫不應該是某種被曲解的政治神學,我們對新冠病毒的瞭解非常有限,也不確定現代醫療設施與技術到底何時才能全面解決這個疫情,但是世俗政權不戮力而為,尤其像是英國托出的「群體免疫」策略,背後象徵其實就是「貶抑」,以及「屠殺」特定人群。天地不仁,聖人也不仁。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