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建和、張榕峻】手機視訊讓阿旺叔叔與老母親得以重逢,了卻他人生最後牽絆

呂建和
·振興醫院公關組長
·5 分鐘 (閱讀時間)
Man on bed using cell phon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呂建和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張榕峻為振興醫院社服課社工師

照會單內容寫著阿旺叔叔癌症已無治療空間,倘若隨著病情惡化逐漸失去自我照顧能力,家庭關係疏離的他,日後勢必面臨照顧與經濟問題,醫師希望社工師能盡快與叔叔確定照顧人力,必要時須為他找尋經濟補助的福利資源。

多數癌症末期病人,體力因著疾病而日漸衰弱,使得生活多需家屬或看護的協助,在此狀態下的阿旺叔叔,唯有聘請看護這個選擇,找尋看護雖非難事,但未有福利身分的他,看護費用才是真正難題所在,正當社工師陷入愁雲慘霧之際,赫然發現緊急連絡人寫著「朱老闆」。

思忖半晌後,社工師鼓起勇氣打給這位非親非故的朱老闆,希望向他了解阿旺叔叔的經濟及家庭狀況,豪爽的朱老闆二話不說答應邀約,並帶著叔叔的大姐一同前來,簡短寒暄後,朱老闆便將所知的娓娓道來,在他的言詞,逐漸將阿旺叔叔的人生拼湊起來……

阿旺叔叔個性木訥,因不擅言詞而與家庭成員較為疏離,但對高齡母親卻非常孝順,朱老闆因此對他十分器重。叔叔罹病後,朱老闆感念他對公司的付出,一肩扛起治療相關的責任,直到被醫師宣告叔叔時日無多,他才驚覺最後一哩路應由家人陪他走完。

未料在朱老闆的奔走之下,僅有大姊顧念手足之情願意到院探望,一對兒女直接表達拒絕往來的意思,阿旺叔叔因此萬念俱灰,把畢生積蓄交給朱老闆,請他代為處理後續照顧和喪葬事宜後,便轉至安寧病房等待生命的盡頭。

阿旺叔叔的故事讓社工師如釋重負卻又沉重唏噓,一方面慶幸他尚有積蓄支付看護與後事費用,朱老闆亦有協處後續事宜的意願,另一方面又為叔叔生無可戀的處境感到心疼,想著還能為他做些什麼。

轉進安寧病房隔日,阿旺叔叔愁苦地說著食道腫瘤使他難以進食,飢餓感因此更加明顯,在空腹又無法進食的狀況下,噁心反胃常隨著飢餓感一同襲來,束手無策的社工師只得向護理師尋求協助,她靈機一動拿出多個小藥杯,再將牛奶少量分裝在小藥杯中,放入冰箱做成冰塊。

原來阿旺叔叔的腫瘤雖讓他無法吞下固體,但尚可吞嚥少量液體,因此護理師打算將小冰塊後放入叔叔口中,讓冰塊融化成少量牛奶進入胃中,補充營養之餘也減少噁心反胃的情形,縱然進食量不符期待,但看見叔叔較為和緩的表情,大夥也跟著鬆了一口氣。

後續幾次探訪,阿旺叔叔總希望醫師能給予藥物,好讓他一路睡到見佛祖,但基於醫學倫理考量,實難答應他的請託。看著失落沮喪的叔叔,社工師試探著問:「如果不再醒來,那關心您的人再也無法和您說話,那該怎麼辦?」叔叔瀟灑地回:「我該交代的都交代好了,沒什麼話好說,一覺不醒最好,像我這種對社會沒貢獻的人,早點離開比較實際。」社工師想到他孤零零的處境,換作成他或許也是「無話好說」。

正當社工師自責不已時,發現阿旺叔叔手指留有手術痕跡,試著打聽背後故事好轉移話題,他憶起這是學徒時因工受傷的疤痕,告訴他這道疤痕便是他對家庭、對社會貢獻的最好證明,由於他盡心扮演著螺絲釘的角色,方能維持了家庭和社會的運作,叔叔靦腆地摸摸手上的疤痕,露出了入院以來第一個笑容。

後來阿旺叔叔的狀況時好時壞,有時好的可以小口進食吐司,有時壞的連水都難以吞嚥,食道的腫瘤也讓他說話易有喉嚨疼痛的狀況,因此社工師的探訪多只能在噓寒問暖後匆匆結束。

某日下午,護理師來電通知阿旺叔叔過世的消息,社工師立刻前往病房送他最後一程。病房門口迎來的是朱老闆,他哽咽地說叔叔昨日在彌留之際,吵著想見思念已久的母親,然而行動不便的她難以來院探望叔叔,朱老闆得知後立刻前去叔叔家中,透過手機視訊讓這對母子得以重逢,「旺仔,你放心跟著佛祖走,我會好好照顧自己!」聽見老母親的聲聲喚,意識不清的叔叔眼眶泛淚,無法言言的他,只能以呻吟回應著,「旺仔~」這是他聽到老母親的最後一聲呼喚,眼角慢慢流下此生最後的淚水,嚥下最後一口氣,走了,也了卻人生最難的牽絆。

阿旺叔叔在往生室人員的帶領下離開病房,跟隨在後的親友中除了大姊和朱老闆,其他都是未曾見過的陌生臉孔。社工師與病房的護理師們一路將叔叔送進電梯,鞠躬送別的當下一股酸楚湧上鼻頭,想到叔叔心中掛念的家人,再次相見竟是如此場合,令人不勝唏噓!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