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建和、張榕峻】黑道大哥人生的最後一堂課:我希望醫師能讓 我為她再拚一次

呂建和
·振興醫院公關組長
·5 分鐘 (閱讀時間)
Abstract blur beautiful luxury hospital interior for background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呂建和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張榕峻為振興醫院社服課社工師

若把每日的點滴拓印於紙,一日一頁地編輯整理,生命終了終可出版成一本專屬的人生大書,每一本書都值得被細細品嘗,多數人缺乏研讀他人生命故事的機緣,而我卻在安寧照顧的領域中,有幸閱讀了某些人生大書的酸甜苦辣。

第一次的病房探訪,蘇大哥在我表明來意後,客氣有禮地邀我坐下詳談,從他凹陷的臉頰與消瘦的身形,看見癌症在他身上刻畫的痕跡,瘦骨伶仃的他連病人服都險些掛不住,隱約露出胸前的刺青,蘇大哥肯定是個有故事的人!簡單寒暄後,正當準備進行經濟評估時,一位端莊標緻的女性走了進來,「她是我的太太,叫做美淑。」談及了他太太的犧牲和付出,那是一個浪子回頭的感人故事。

蘇大哥年輕時曾誤入歧途,那段年少輕狂的日子,卻在認識美淑姊後,因為愛情脫離黑道的日子。離開龍蛇混雜的環境,沒什麼謀生技能的他,頂起一個蔬果店鋪,蘇大哥負責批貨工作,美淑姊主責店舖經營,為生活為彼此共同打拼,縱然偶有口角衝突,生活還算幸福靜謐,然而這一切在蘇大哥罹癌後都變了調。

由於蘇大哥年紀尚屬工作人力,直系親屬仍有高額存款,要取得政府福利身分的機會微乎其微,好在重大傷病的福利和美淑姊的貼身照顧,讓他住院期間並無醫療費用及看護費用的問題,發現自己使不上力感到尷尬,蘇大哥看見我的困窘,反倒安慰我說這個結果如他所料,歡迎我有空再陪他聊天。

某一次的病房探訪,蘇大哥臉上掛著愁容,見我便開口道:「今天醫師跟我談了急救的事情」,並用下巴指了桌上的文件:「還給了我那個東西!」桌上放著的是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時,腦中警鈴不禁大作,與病人談論生死如同拆解炸彈,一不留神可能會將經營已久的專業關係炸得粉碎,但談得順利卻能讓彼此關係進入新的層次與境界。

面對突如其來的難題,出自本能關心蘇大哥的想法,他聳聳肩說:「我不懂急救,也不了解那份文件的意思!」我小心謹慎地表示願為他說明,他也毫不猶豫接受我的自告奮勇。在說明意願書內容的過程中,反覆確認蘇大哥的理解狀況,也針對他提出的疑問即時回覆,說明結束時,向他強調簽署與否沒有好壞、沒有對錯,只要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都會支持他所做的決定。

往後的每一次探訪,蘇大哥總會拿著意願書,請我再次說明內容,我也不厭其煩地逐條解釋,不討論簽署意願像是我們之間的默契。直到某天眼見時機成熟,鼓起勇氣詢問蘇大哥反覆詢問的原因,他轉頭看著身旁的美淑姊,眼眶溼濡溫柔地說:「她來自一個富裕的家庭,卻為了我與家人斷絕往來,我若走了她該怎麼辦?我希望醫師能讓我為她再拚一次!」

將蘇大哥的想法告訴主治醫師,他深知他的求生動力,卻也擔心在藥石罔效的情況下,治療只會造成他的痛苦,最後在蘇大哥苦苦哀求下,為他進行化學治療。化學治療之後,蘇大哥因感染發燒昏睡多日,抗生素雖然將他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清醒過後他也察覺自身體力變得十分虛弱,而且化學治療也在臉上留下嚴重的潰瘍,從此不再提治療的要求,卻也不再向我詢問急救或意願書的內容。

某日接到病房來電,蘇大哥的病況急轉直下,將轉至安寧病房接受臨終照顧,急忙趕到安寧病房,映入眼簾是意識改變的蘇大哥,高流量氧氣的咻咻聲取代他一貫的談笑風生,蘇爸爸緩步走近我身邊輕聲地說:「早上他意識還清楚時,說要簽署不急救的文件,叫我趕緊與你聯繫,怎知沒多久意識就變化了……」

那時才了解,原來蘇大哥並非不願再談意願書,而是早將我的話語刻在心裡,等待一個合適的簽署時機,只是計畫趕不上變化……雖然他來不及自行簽署,但生前清楚表達不急救的意願,讓白髮送黑髮人的蘇爸爸得以毫無顧慮地簽署同意書,而蘇大哥就在家人陪伴下安然地離世了!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