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建和】愛在瘟疫蔓延時,真實感受到愛的重量在手中!

呂建和
·振興醫院公關組長
·6 分鐘 (閱讀時間)
Sad teen receiving bad news online in a smart phone sitting on a couch in the living room at hom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

新冠肺炎至今全球仍延燒,就讓人想起2003年SARS爆發時,台灣所有醫院如臨大敵,大家都沒有面對此種大規模感染的經驗,只能不斷嚐試和摸索,但因為種種不確定,造成了許多不正確甚至錯誤的防範,而這條路就像佈滿荊棘,砍了這邊,卻又從另一邊蔓延過來,斷了後面,卻又從前面淹捲而來,似乎看不到盡頭,處在白色巨塔裡的人,像是隨時必須被病毒招去共舞的候選人。

那天,休假過後的如欣準備回去上班,其實感到身體不適已經好多天了,發燒又咳嗽,很擔心是不是染上了SARS,她並不是怕自己得到,而是害怕自己得了會傳染給自己剛出生幾個月的貝比。

正當她沈浸在憂慮的思緒時,步筏已經來到醫療大樓的發燒篩站,體溫監控儀頓時發出警報聲響,把她從思緒中拉回現實,同事已來到她身旁請她留步,她一直以為是手上的熱咖啡導致的觸動,沒想到一望手中空空如也,原來她心神不寧,點完咖啡就直接走出超商,回想當時彷彿聽到店員在她轉身背後的喊叫聲,但她卻自顧自地走了。

額溫槍對著如欣額頭一量,數據顯示38.5℃的發燒狀態,她慌了,想要否認這個結果,請同事再量一次,沒想到更高達38.7℃,同事急扣感控人員前來處理,在等待的空檔,她一直想要怎麼安排公事和私事,沒想到腦袋一片空白,當回神過來時,人已經被帶到急診室照X光,發現肺部有浸潤情況,急診室醫師審慎評估,覺得有採檢通報的必要性,如欣被告知後,第一時間的反應是,「那我…可不可以先回去看看我的小孩,並準備一些住院的物品?」但得到的答案是,「不行,採檢後你立刻會被收治到負壓隔離病房等候檢驗結果,這段時間你那裡都不能去。」

如欣哭了,如果被確診SARS,那小孩會不會被她傳染,他還那麼小,「對,我不能回去看他,我怎麼可以回去看他,我怎麼這麼不小心,如果小孩也得了,都是我害的,我是個不及格的媽媽!」不安的念頭在自責的心裡面蔓延開來,淚流不止。

負責隔離病房裡,只有一扇小窗,外頭下著綿綿陰雨,就像她的心情,深深吸吐了一口氣後,拿起病房內的電話。

「老公,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是……」

「什麼事?你的聲音聽起來怎麼怪怪的?」

「我可能…得了SARS,應該說是疑似,還沒確定,已經被採檢,等待檢驗結果,不過我不能回去了,已經住進醫院的負壓隔離病床。」如欣哽咽地說完。

「那…那…我現在快請假過去看你!」

「不行,你現在不能來看我,而且也不能過來,我是想告訴你,你現在快去接小孩回家,你們也要在家裡自主隔離14天,一有症狀就是身體有不舒服時,也要立刻到急診室就醫採檢,你們有可能被我傳染到。」

「什麼?SARS會傳染啊,天啊,那小孩會不會已經被傳染到了?」老公的無心之言讓如欣自責的心溢滿,不斷對著電話哭泣道歉,「老公,對不起,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和小孩,都是我的錯!」

老公驚覺失言,「老婆,不是啦,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他也語塞不知如何回答,如欣知道老公的想法,也沒有怪她。「我知道,你只要快去接小孩回家,這段時間要辛苦你了,再見!」再說下去,她就要崩潰了。

如欣突然想到,那小孩要吃什麼?不能再吃冰存在冰箱的母乳了,又趕緊撥了電話,「你知道要餵小孩多少奶量吧?我放在冰箱的…」還沒等她說完,老公就回說,「我知道,我會把你放在冷凍庫的拿出來溫熱後餵他…」聽到這裡,如欣整個情緒大爆炸,對著電話怒吼,「我是要你把冰箱的母奶全部丟掉,全部拿去丟掉,你給我聽清楚了沒,不准再用那些餵小孩,去給我買配方奶回來泡,你聽到沒有!」說完後立刻掛上電話,頹坐地上放聲哭泣!

等待是漫長又煎熬的,她好想小孩,但怕接到電話告知小孩有症狀了,以淚洗面的她徹夜難眠,當聽到小孩在電話那頭的哭聲,不安的想像在身體裡不斷膨脹著,導致她呼吸困難,食慾不振又腹瀉不已,她的狀況讓醫師憂心不已,擔心再這樣下去,如欣會無法對抗病毒。

床邊電話突然響起,第一時間不敢接起來,不知是打來告知陽性檢驗結果,還是老公打來告知他或小孩開始有症狀了,但不論是那一種都讓如欣無法承受,任由電話一直響著,最後一刻她才危顫顫地接起電話。

「如欣啊,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你SARS檢驗是陰性,壞消息是你得了流感,A流加B流,肺部有浸潤現象,流感還是有傳染力,所以要再住負壓隔離病房觀察治療個幾天,才能放你出院。」臉上已乾了的淚痕現在又再度淌出新的淚水。

出院回家後,如欣的老公要把小孩抱給她,她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遲疑了好一會兒,雖然已排除SARS的可能性且流感已經痊癒,但她心裡的疑慮和陰影還是沒能消除,「等一下!」跑到房間裡換了身衣服,又花了近五分鐘徹底洗手,如欣才敢去抱小孩,當抱起的那一刻,原來愛的重量在手中是那麼沈重的負荷,她感動到淚流不止,只是從此不敢再哺餵母乳,即使如今兒子已健康長大準備考大學了,但那還是如欣心裡的遺憾!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