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建和】鏡子留下幾個鮮紅大字 妻子從他和女兒生命中移民了!

振興醫院公關組長
呂 建和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

阿忠感覺和妻子的感情起了很大的變化,兩人的相處出現了許多磨擦和緊張關係,自問是不是他最近的表現不夠好?或是他忽略了她什麼了?從相識到結婚至今已超過十五個年頭,女兒也十歲了。

可是最近小珊的脾氣顯得異常暴躁,個性上也起了極大的變化,有點古怪,對家裡的任何事情都看不順眼,甚至冷漠以對,她是不是生病了,而且可能是精神方面的疾病,阿忠帶著小姍到醫院尋求專業醫師的協助。

當與醫師看診過對話過程,小珊堅決表示她沒有病,「我一點病都沒有!」但他覺得妻子是真的病了,他開始反省自己對待她的點點滴滴,而且深感愧疚,就是他沒有好好照顧她,所以才導致她今天這個樣子。

醫師初步諮商後,覺得小珊的病情根本沒什麼,只是情緒的波動和個性的問題而已,醫師給了些緩和情緒的藥物,但為了慎重起見,認為有必要進一步評估確定,不過這些想法,醫師並沒有對阿忠說,只是告訴他,要盡力維持妻子情緒的穩定,有問題儘快回院觀察治療。妻子的病並不嚴重,阿忠鬆了一口氣,而且有很大的信心,他摯愛的妻子一定可以跟以前一樣,回復一家三口和樂融融的景象。

幾次看診後,妻子的情緒緩和許多,雖然氣氛不如往日甜蜜、和樂融融,至少維持住一個家庭的樣子,阿忠感到開心,所以開始計劃他倆年輕時的夢想,移民歐洲享受有品味的生活,小珊尤其喜歡瑞士,可以過著美景如畫般的日子。

阿忠悄悄進行著移民的手續,希望給她一個驚喜,那天接到通知說移民資格通過了,隨時都可以動身,興高采烈地趕回家想告訴妻子這個天大好消息,雖然滿頭大汗,心情卻輕鬆自在,一想到小珊興奮快樂的表情,他就覺得幸福的不得了。

一打開大門,屋子裡卻是靜悄悄地,小珊似乎不在家,可能是到附近走走吧,因為她習慣趁著黃昏涼爽的時候,閒散地逛逛並欣賞落日餘暉。沒關係,小珊應該等一下就回來了,身上流滿了汗挺難過的,先換件衣服,再慢慢等她吧!

走進房間,房內一切依舊,但總覺得似乎少了什麼,打開衣櫥吃了一驚,妻子所有衣物全不見了,只剩下他的衣物孤獨地掛在原處,到底怎麼回事,他驚慌不已!化粧檯鏡子用口紅留下幾個鮮紅大字,「我走了,真的很對不起,請不用找我!」桌上放著一封信及簽好的離婚協議書,早已淚眼模糊的他,看完信後放聲大哭:「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織夢的嗎?」「如果你要追求你認為屬於你自己的幸福,也請不要這麼殘忍地對待我。」

女兒放學回來了,阿忠匆忙拭去臉上的淚,「乖女兒,晚餐要吃什麼呢,今天家裡不開伙喔!」以後再也不會有一家三口圍著餐桌吃飯的情景了,他牢牢牽著女兒的小手,往後只有他們父女倆相依為命了,他不敢低頭看女兒的臉,不知道如何告訴女兒,媽媽已經走了不會再回來的事實,走著走著,父女倆人的身影就這樣漸漸消失在殘紅的落日裡。

妻子已從他和女兒生命中「移民」了,阿忠發了封名為「離殤」的E-mail給幫小珊看診的醫師,此時他才了解妻子所說的她並沒有生病,生病的其實是自己被蒙蔽的心!

怎樣的傷病會令真愛成陌路 怎樣的背叛竟使至親變讎敵

緊緊挽留的手握不住一絲熟悉 苦苦請求的話喚不回十載恩情

走了,走了,逝去了

像一個士兵耗光了彈藥 拼盡了肉搏,流乾了鮮血

奄奄一息躺臥著眼看 戰役的結束

只能殘餘良心的平靜 告訴凜冽的風 我已經盡力了

春雨綿綿熱熱落下 潮濕乾涸的眼瞳

掙扎起身埋葬無數個 為什麼 也埋葬曾經的堅貞

墳塚不須墓碑 戰士沒有勳章

當朝陽再次昇起 也界終於灰暗了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