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孫超群】全球最賺錢的公司 —— 沙地阿美國企之路

圖片來源:AP
圖片來源:AP

作者為The Glocal 研究員

4 月初,一向神秘莫測的沙特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簡稱沙地阿美)首次披露公司帳戶摘要。沙地阿美去年淨利潤為 1111 億美元,膺 2018 年全球最賺錢的公司,遠比蘋果公司(Apple)的 595 億美元及同業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的 208 億美元高得多。

自從 1980 代初沙地阿美被完全國有化後,該公司在財務上便一直處於保密狀態,這回揭開面紗,被認為是準備在國際債劵市場集資,借資金從沙地主權基金(PIF)手中收購大型化工國企,調配資金給 PIF 分散投資在不同產業,諸如先前投資科企 Uber 及 Tesla 便是一例,藉此推行「2030 願景」,實現經濟多元化之目標。

雖然沙地阿美自訛實行私企管治文化,但其性質當然與私企南轅北轍。作為名副其實的國企,沙地阿美背負著國家任務及全球戰略目標,例如大部分企業利潤支持國家支出,調控石油生產以維持全球石油市場穩定等等,不只是追逐利潤而已。到底,在歷史發展脈絡如何造就今時今日的這間國企?而在企業組織架構上,沙地阿美又如何與政府盤根錯節?

由美國石油企業成為沙地阿拉伯國企

其實,沙地阿美本來是一間美國企業。1933 年,沙地阿拉伯立國不久後,在開國君主伊本(Ibn Saud)好友兼美藉探險家 John Philby 的穿針引線下,美國加州標準石油(Socal)在該國東部獲得石油勘察、組營及開採權,並成立子公司加州阿拉伯石油(Casoc)管理及發展在當地的業務。在 1944 年,該公司更名為阿拉伯美國石油公司(Arabian American Oil Company)。現時「沙地阿美」的公司簡稱,可追溯於此。

二戰後,全球興起去殖化浪潮,隨之而來,就是獨立國家欲從殖民宗主國手中,取回在自己國家的資產,例如 1951 年伊朗時任首相摩薩台(Mohammad Mosaddegh)提出把英伊石油公司國有化。然而,沙國政府卻選擇使用循序漸進的方式,與美國達成協議,使其能夠從沙地阿美身上瓜分一半石油利潤。在冷戰揭開序幕不久下,華盛頓與利雅德作出此舉,以免得失大家的關係。

到了 1960 年代,沙國政府開始部署收購沙地阿美的資產。當時在沙地阿美的董事局中,大部分成員均來自美國四間石油公司 —— 除了 Socal 之外,分別是德士古(Texaco)、埃克森(Exxon)及 美孚(Mobil),只有兩名董事局成員是沙國官員,可見沙國政府根本沒足夠權力控制公司的石油產量及價格。

此時,美國新澤西州標準石油公司董事長 Munroe Rathbone 為了在歐洲與蘇聯的石油競爭,擅自大幅減價,此舉不但未經沙地阿美董事局成員諮詢,更惹怒了沙國首任能源大臣兼沙地阿美董事局成員塔里克 (Abdullah Tariki)。他認為此做法對沙地阿美的利潤造成打擊,因此聯合其他產油國,成立了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力爭全球石油供應的話話權。OPEC 的成立,成為了沙國政府往後從四間美國公司手上收購沙地阿美的重要籌碼。

沙國政府在國有化沙地阿美一役上,於 1970 及 1980 年代達至鼎峰。在 1973 年贖罪日戰爭後,為了向美國報復,沙國帶領 OPEC 宣布減產石油,並威脅實施石油禁運,令全球爆發石油危機,石油價格飊升。最後,除了使美國與沙國達成「美元與石油互換」的共識外,更讓沙國政府開始收購沙地阿美。1974 年,沙國政府購入公司 60 %資產;1980 年,沙國政府收購公司 100 %資產。最後在 1988 年,沙國發布皇室法令,把公司更名為沙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bian Oil Co.),正式把其收歸國有,並由能源大臣領導的董事局擔當公司最高決策機關。

沙地阿美的企業架構融入政府體系

今時今日,沙地阿美在管治架構上與政府充滿千絲萬縷的關係。2000 年,沙國王室成立了石油和礦產事務最高委員會(The Supreme Council for Petroleum and Mineral Affairs),其中 11 位成員分別是沙國國王、皇儲、以及一眾部長級官員。這最高委員會在地位上比董事局還要高,對公司的石油產量及格價等重要政策,有最終話事權。

在最高委員會之下,就是沙地阿美的董事局。雖然在 1980 年代末完成國有化之後,董事局內依然有些外國的技術精英擔任成員,但主要構成比例早己跟以往不可同日而語。現時在董事局 11 位成員中,有 5 位成員屬沙國部長級官僚或在關鍵位置的人物,位高權重。而且,董事長更由沙國能源部長擔任,令沙地阿美在架構上形成「最高委員會 — 能源部」雙頭控制的局面。

縱使沙國政府近年力主改革,標榜減少對公司的控制,但在現任皇儲穆罕默德(Mohammad bin Salman)的帶領下,所有改革都只為新瓶舊酒而已。

第一,雖然沙國政府為了精簡官僚架構以促進改革,在 2015 年 1 月廢除石油和礦產事務最高委員會,但在 4 個月之後卻另起爐灶,成立了沙地阿美最高委員會(The Supreme Council of the Saudi Arabian Oil Company),掌握公司決策權。據公司聲明指出,該委員會由 10 名委員組成,皇儲穆罕默德擔任主席,其中五名成員同樣是沙地阿美董事局成員。

第二,在 2015 年 5 月成立沙地阿美最高委員會的同時,沙國政府亦把國家能源部從沙地阿美分離,時任能源部長納伊米(Ali Al-Naimi)退下沙地阿美董事長職位,由法利赫(Khalid A. Al-Falih)擔任之。但是,在 2016 年,法利赫亦取代了納伊米成為能源部長,讓國家能源部重進董事局。

因此,就算進行了以上的架構調整,公司在本質上依舊,只是換了由皇儲及其親信控制而已。這意味著改革後不久,沙地阿美的架構走向回頭路。

沙地阿美的兩難

2016 年,為籌集資金推行「2030 願景」經濟多元化改革,沙國政府宣布將為沙地阿美的 5% 股份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雖然最近沙地阿美首次公開財務摘要,或多或少是踏出了第一步,但公司離 IPO 仍然暫時無期。

如在引言所指,作為一間國企,沙地阿美的背後任務遠不只於追逐利潤,就算如何改革沙地阿美,它依然是一間國家不得不掌控的戰略企業,因為這完全關繫國家利益;另一方面,為了推行經濟改革,沙地阿美需要進一步整頓架構,減少將其納入政府官僚體系之中,增加企業透明度,才能給予市場足夠信心。

然而,沙國政府如何取捨,對大家來說依然是一個謎。

參考資料:

  • Saudi Arabian Oil Company History. International Directory of Company Histories, Vol. 50. St. James Press, 2003.

  • Cordesman, A. H. (2003). Saudi Arabia enters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The political, foreign policy, economic, and energy dimensions. Westport, CT: Praeger.

  • Ahmed, Jashim Uddin; Sultana, Hafiza; Khan, Md. Muinuddin (2018). Saudi Aramco: A Blend between Profit and Politics. Fortun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FIIB). SAGE Publications, 2018, P.88 - 99.

  • Krane, Jim (2019). Energy Governance in Saudi Arabia: An Assessment of the Kingdom’s Resources, Policies, and Climate Approach. Centre for Energy Studies, Rice University’s Baker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January 2019.

  • Will Saudi Aramco Fall Prey To a Prince's Politics? Stratfor - https://worldview.stratfor.com/article/will-saudi-aramco-fall-prey-princes-politics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