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林濁水】韓國瑜好漢做事好漢擔 何必再拖國民黨下水

林 濁水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一、先看看江、韓處境有多慘 

無論是選票變化、罷免連署人數、過去罷免案例、民眾對韓國瑜的好惡程度、民眾對罷免支持度、社會對國民黨認同程度、國民黨員對黨的向心力⋯等等事項,一一呈現了各式各樣洋洋灑灑的民意數據,而每一數據都在訴說,面臨罷免,韓國瑜的處境慘不忍睹。 

1、國民黨的大環境很慘。 

大選總統大輸265萬票,國會席位大輸民進黨23席,國民黨情勢壞透了,不㪵選後,國會議員頻頻走鐘,韓國瑜市長當得繼續凸捶,更糟的武漢瘟疫掀起了全球性對中國的反感,偏偏國民黨的基調又是親中,因而大大受傷,偏偏民進黨政府抗疫又備受肯定,多管齊下,全面衝擊,國民黨處境有如雪上加霜,擺在江啟臣和韓國瑜面前的民意,簡直冰冷到了極點。結果是連自己的黨員都對黨失去了興趣。主席選舉,江啟臣號稱壓倒性勝了郝龍彬,但是所謂大勝,國民黨黨員34萬,他只得了8萬票,黨員支持他當主席的還不4分之1,真是可憐。 

2、從過去罷免例子看,韓國瑜該心驚膽跳。 

依過去的例子,罷免投票雖然要通過難到了極點,表面上,這對韓國瑜非常有利;但是過去的例子卻也明白地指出了一個足以韓國瑜心驚膽跳的慣性,那就是一旦罷免成案後,票投出來,投贊成票的肯定比連署的人多得非常多。例如黃國昌罷免案,簽連署了3萬2,投票時得票4萬8,投票罷免的人數是連署人數的151%;再稍早蔡蔡正元罷免案,連署送審5萬9,投出7萬6票,投票贊成罷免人數是連署人數的128%。如今罷韓案連署的民眾高達55萬人,只要投票人比連署的再多兩萬就過關,這就是說投贊成票的只要有連署103.64%,就OK,參照黃國昌、蔡正元兩個罷免例子,罷韓案要通過真是輕而易舉。 

3、依現在民意走向,看不到韓國瑜的機會。 

依TVBS的調查,會去投贊成罷免票的有 115 萬人,高於選罷法 25%門檻的 57 萬人1倍有餘。依這數據,任何人只要稍有理性,肯定會認為韓國瑜根本在刧難逃。 

現在唯一韓國瑜可以用來自我安慰的只有他選總統時選票雖然比選市長時暴跌了28萬票,但是仍然還有61萬高雄人支持他,這數字比連署罷免的還多了5萬票;只是不幸的是,選總統時蔡英文固然拿了109萬票,但是TVBS調查出來決定去投罷免票的比投給蔡英文的還多,達到了115萬,這肯定大大不妙,等於他面對罷免,比和蔡英文打選戰還不妙,他原來的61萬將不保。

何況,依TVBS調查,雖然選後嚇到了的韓國瑜,小心翼翼地要改變形象,但是效果不佳,甚至屢屢適得其反,TVBS調查下來高雄民眾從投票前夕到1月再到2月不管對他的不信任或不喜歡都持續上揚,不喜歡他的由投票前的26%上升到投票後的54%,一個月後再到54%。所以他選總統時的61萬支持票肯定維持不了,這樣面對居高不下的罷免民意,看不出他還有什麼機會。 

二、江韓反罷戰略奇怪、矛盾又可憐 

那麼多的不利數據簡直形成了韓國瑜要脫困的天羅地網。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緊張之餘,敲鑼打鼓帶著國會黨團秘書長、書記長一齊奔高雄和韓國瑜商議挺韓大計。一場密會之後重申舉黨傾全力挺韓國瑜到底,並除了決定不進行反罷免動員外結論是兩個:一,韓方面要「防疫第一、市政優先」;二,黨方面「江主席與立院黨團,協調中央爭取更多資源導入高雄市。」並且安排「不分區立委來進行責任區認養,讓服務零落差」。

這些決定既矛盾又奇怪,更満滿的可憐氣息。 

奇怪之一是「防疫第一、市政優先」豈不是所有縣市長的本份,算是什麼可以鄭重其事地拿出來的號召或是有用的戰略?今天密會了之後特別提出來宣揚,難道默認過去一直並不「防疫第一、市政優先」?如果真是如此,不先向高雄市民道歉,OK嗎?

奇怪之二是服務市民,關鍵角色是市長和市議員,現在要由非高雄市選出的不分區立委認養基層服務工作,太打高空了,何況未來不分區立委生手上陣,再努力,對迫在眉睫的罷免肯定緩不濟急。 

奇怪之三是若談基層,國民黨豈不是市議員選得大勝特勝,基層豈不己經兵各將廣?難道不堪重任,基層服務有落差,要只能打高空的不分區立委彌補?

奇怪之四是閣揆是民進黨籍,在關節眼上,肯定不會笨到用扣住資源的手段修理韓國瑜而被當成反罷免議題;但是國民黨在立法院是總是少數黨,有什麼協調中央爭取更多資源導入高雄的力量?而且中央預算早通過了,該編給高雄的都編了,高雄憑什麼額外多要來反罷免?何況爭取資源有一定的程序,要在兩個月時間走完,難道要民進黨政府破例開快車配合韓國瑜?還有,縱使程序走完,來得及在罷免投票前運用到民眾有感而挺韓?這種種狀況,韓國瑜長期鬼混有可能搞不清楚;但是國民黨中央地方都有長期執政經驗,立委議員更是一大堆,只要稍微不太鬼混的就一定會知道江、韓這一個堆共識有多麽空洞多麽瞎掰。這樣的主張都提了出來,曝露的真是黔驢技窮,真是可憐。 

三、既然傾全力挺,為什麼不全力動員? 

說江、韓的戰略矛盾,是因為江既然要傾全力挺,韓要傾全力拚,當然就該用盡可能手段,而在各種手段中,韓國瑜的看家本領從來不是問政施政,而正是群眾動員。現在要力拚卻放棄看家本領,豈不是矛盾?有一個自圓其說:韓國瑜一旦進行群眾動員,固然可以轟轟烈烈,但也將激發罷韓人士的對立的鬥志,反而不利。

這說法道理不通,因為韓國的崛起正是他最敢於製造對立,運用對立:穿藍衫的和西裝畢挺的對立;庶民和權貴的對立;生苦日子的天下苦人和三個台大法律系總統的對立;直白粗鄙和假仙仙文謅謅的對立⋯為了把對立推到頂峰,甚至「這些人吃台灣人的肉!喝台灣人的血!」的話都脫口嗆出。在他這樣又敢又高強的撩怨本事之下,借用五虎將文山伯的話改幾個字來形容群眾在動員的演講場中群眾的反應是:

被菁英、知識人「瞧不起的南部穿草鞋」的天下苦人們齊沈醉在中無比的「激情更快樂」之中。 

就是這種奇特地悲憤狂喜交加的群眾動員,使他在選市長時由弱轉強,也使他在選總統時因草包而被知識人、菁英人棄嫌而轉弱時,鐵粉凝聚不散。

過去經驗既然是這樣,不管要脫困由敗轉勝,或是雖敗也戰得轟轟烈烈以求未來東山再起,他都沒有捨群眾動員而就空空洞虚虛無無的江韓兩共識的理由。然而非常不幸,如今他捨昔之所長卻反而是明智之舉。 

說這樣反而明智,怪嗎?不怪,從痛批藍綠菁英,毫不口軟而崛起於高雄並進而獲得國民黨總統侯選人身份地位廟堂化之後,他昔日感動天下苦人們的魅力就迅速消褪,這也是他從根本不在乎和黨建制菁英全盤對立轉向求助於黨的理由,而一旦轉向,他就一步步走上全黨救一人的處境了。

群眾動員力消失?這沒有什麼問題,看看昔日為韓群眾動員而如醉如癡的五虎將,他們如今不是接違表示對群眾動員意興闌珊甚至都有退黨的了。

假使連五虎將態度都這樣,群眾動員起來場要不難看肯定困難,於是他就只好選擇不動員為明智了。 

既然到了這一步,為什麼不就先自已辭了?先辭當然難看,但是總比以難看的票數被罷,創下台灣第一個市長被罷免的記錄好看多多。

他或者可以退而求其次:何不放過已經弱得不像話的國民黨,來個好漢做事好漢當,清楚地說地方事自巳來,不必麻煩黨中央,否則國民黨緊接總統、國會大敗之後豈不是要再來個反罷免大敗?這樣國民黨百年大樓豈能不更搖搖欲墮? 

士氣己消連拚了轟轟烈烈的敗仗的志氣都沒有了,難道還肖想靠在總統選舉時得到的61萬票和連署罷免的55萬對壘?這還有萬一的僥倖的機會嗎?無論如何,豈不是若要僥倖他自已去圖就好,何必拉國民黨、江啟臣等等一齊下水,何不好漢做事好漢擔?有事自己擔和無論如何要拖人下水正是江湖好漢和鄕曲混混的區別所在。

可能是這樣的吧:買空賣空何妨僥倖一賭,既然常是江湖對付和廟堂建制菁英的手法,他自不必例外。那麼,這不是無情了些嗎?然而他對國民黨的心態早在他選市長甚至角逐總統侯選人提名時就很清楚了:整個國民黨的建制菁英全部都對不起他,而他沒有什麼對不起國民黨的。不是嗎?他不是涚過去30年兩大黨都鬼混,所以他的演講台一方面批民進黨,一方面禁止除了王金平以外所有藍色建制大老上台? 

過去他是那樣地對待國民黨,如今要回頭求救於國民黨了;然而這時的國民黨已經在他當總統侯選人領軍大戰後整個的兵敗將殘了,甚至都走到民眾的支持度都掉到他後面了:高雄挺他而反罷免的固然慘到只剩下32%,但是TVBS等幾家民調都發現國民黨認同度已經掉到20%以下,例如TVBS就是19%。求19%的救32%,這戲碼很怪,也可憐。 

2020年初因為請他一人救全黨,請他領軍,國民黨代價慘重,如今要再因力挺他,再慘一次嗎?他2018的崛起難道就是為了充分強化他日後有足以催殘國民黨的力量嗎?無論如何,國民黨之垮就垮在韓一人這一個歷史的偶然嗎?還是國民黨本來就該當走到這樣的歷史階段,而韓國瑜只不過是歷史老人借用來做為讓國民黨進入這個歷階段的媒介而己?答案應該是後面一個。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好不容易從皮條客手上逃離的女孩,為何甘願再「送羊入虎口」?
趙少康:別人被殺你廢死,要是你自己家人被殺你還廢不廢?
江主席第一波人事令 - 穩健,但可以更勇敢!
被折翼的東京奧運
花開之後,我們看見什麼?──思索歷史上的兩個學運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