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楊鈞池】中日韓高峰會議:會外賽比會內賽更精彩

楊鈞池高雄大學政治法律學系教授
楊 鈞池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國立高雄大學政治法律學系教授 

「第八屆」中日韓高峰會議於本月24日在中國四川成都舉行,會後發表了「成果文件」,再次重申,希望在明(2020)年落實「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聯合聲明;三方也同意要進行自由貿易協定(FTA)談判,並且為早日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而展開緊密合作。然而,在三方高峰會議之外的會外賽,無論是中日「習安會」、中韓「習文會」、日韓「安文會」,卻比會內賽更受人矚目。

中日韓三方舉行元首級高峰會議,最早是由韓國在2004年提出構想;而早在1999年11月,當時的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日本首相小淵惠三、韓國總統金大中在菲律賓出席東協會議期間,舉行首次三國領導人早餐會,這也是三國領導人在「東協10+3」架構下第一次舉行三方會晤的先例。

2008年6月,中日韓三國外交部長在日本東京舉行會議,決定同年9月在日本舉行首次單獨的中日韓高峰會議,但是因為日本政局出現變化,會議被延遲至2008年12月13日舉行,當時日本首相麻生太郎特別選定他的故鄉─福岡縣的九州國立博物館作為會議主辦地點,發表「三國夥伴關係聯合聲明」、「推動中日韓合作行動計畫」以及「國際金融暨經濟問題聯合聲明」,擴大三國之間貨幣交換(SWAP)機制。

2009年第二屆中日韓高峰會議在中國北京舉行,三方達成協議設置「三國合作事務局」。2012年5月,第五屆中日韓高峰會議簽署「中日韓投資協定」,並一致同意啟動「中日韓自由貿易區」的談判。

然而自2012年8月韓國總統李明博登上和日本有主權爭議的「獨島/竹島」以及韓國要求日本天皇謝罪、中方強烈反對日本宣布「釣魚島/尖閣群島」國有化等事件,中日韓三方關係一直處於緊張的狀態,中日韓元首級高峰會議也因此暫停舉辦。

2015年第六屆中日韓高峰會在韓國首爾重新啟動召開;然而在2016年,中國與韓國又因為韓國部署薩德飛彈防衛系統而導致雙邊關係急遽惡化,再加上中日關係也處於齟齬低盪狀態,中日韓三方又拖延到2018年5月才舉行「第七屆」中日韓高峰會議。

從上述的歷史過程來觀察,中日韓三方高峰會議之所以斷斷續續的舉行,其實也顯示三者之間信賴關係很容易受到其他事件的影響。今年的第八屆中日韓高峰會議也是如此。

在中日韓高峰會議舉行之前,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12月4日抵達韓國首爾進行訪問,這是四年來中國外交部長首次訪問首爾,雖然王毅訪問首爾的目的是為了安排文在寅出席中日韓高峰會議的相關行程磋商,或者是轉達習近平有關明年可能訪問韓國的相關事宜;不過,根據韓國媒體的報導,王毅在訪問過程中曾經接受記者的提問而回答指出,美國將(薩德)部署到韓國,對韓中關係產生了影響。也因為薩德事件的影響,韓國與中國在經濟、旅遊、文化等許多交流層級議題仍未恢復到爭端前的水準。

文在寅總統在23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舉行雙邊會議,文在寅正式邀請習近平在明年訪問韓國,中國官方媒體並沒有報導文在寅邀請習近平訪問韓國的內容,不過,中方媒體引述習近平的談話報導,中國與韓國都是世界上「有份量、有影響的重要國家」,過去兩年多兩國保持穩定合作的大方向,今後應深化並發展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中方學者還指出,現在中美關係走向對抗,中國絕對想跟韓國盡量維持友好合作關係。

至於日本與中國的雙邊關係,去年李克強總理親自出席在日本東京舉行的第七屆中日韓高峰會議,並利用訪問期間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週年相關紀念活動以及「中日知事省長論壇」,日中雙邊關係逐漸加溫,特別是安倍首相此次前往中國,邀請習近平明年春天以國賓身分訪問日本,中方也為此一議題刻意營造友好氣氛,李克強甚至在25日與安倍「一起參觀」四川都江堰水利工程。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國內輿論反而對中方相當冷淡,由於相繼傳出日本人在中國被逮捕之事件,即使是被視為安倍基本盤的保守人士對此也有所反彈,再加上香港與新疆等人權問題,日本國內輿論也有相當大的批判,影響所及,日本國內出現反對習近平以國賓身分訪問日本等聲音。安倍在與習近平的會談中曾經提及香港等人權議題,也是想要緩和國內輿論壓力。

在此次中日韓高峰會議舉辦期間,更令人關切的議題是安倍首相與文在寅總統的雙邊會議,兩人曾經在2018年9月舉行會談,至今已經超過一年多沒有進行正式會談。今年6月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高峰會議,兩人沒有單獨舉行會談,就已經相當多的討論。日韓問題的焦點在於歷史認識問題、領土爭議問題以及雙邊的安保與經濟合作(或經濟管制)議題的僵局等。這些複雜的問題,當然不可能透過一次會談就可以化解的,不過,兩人正式舉行會談以及坦率交換意見,總是一件好事,接下來就端視日韓雙方局長層級事務官員之間就具體經濟管制或開放議題的協商結果。

換句話說,在中日韓三方高峰會議的舉行期間,三個雙邊關係卻各自有不同關切或衝突的議題,彼此之間反而機會來進行協商、化解衝突或營造友好氣氛,至於中日韓三方自由貿易區的談判進展,反而沒有具體的結果。這就是為何會外賽比會內賽更受人矚目的原因。

不過,中日韓三者之間之所以聚集在一起,仍然有戰略高度的考慮。其中,朝鮮半島未來局勢的發展,絕對是三者共同關切的一個議題。在高峰會議之後的記者會,李克強、安倍與文在寅承諾,將透過對話方式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以及東亞持久和平。

除此之外,中美貿易戰以及美國川普總統高舉「美國第一」的經貿談判策略,也是中日韓加速討論自由貿易區以及加強經貿合作的「重要因素」。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貿的負面影響已經逐漸浮現,中方希望積極拉攏鄰近的日本與韓國,一方面重新建構彼此之間的經貿關係,另一方面也可以緩和這些負面的影響。

至於日本與韓國,儘管日本與韓國在軍事上還是持續與美國維持「同盟關係」,但是對於川普總統所堅持「美國第一」的經貿談判策略,日韓仍有一定程度的不安與猜測,再加上東北亞區域的確在區域整合議題的範圍或進度仍有相當大的努力空間,因此,日本與韓國願意與中方在經貿議題進行合作,其實也存在著某種程度「集體避險(collective hedging)」的思考意涵。此次中日韓出席高峰會議的領袖不約而同說出「新三國時代」、「三贏局面」,希望東北亞在未來也可以順利朝向這樣的發展方向。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誰在我們的脖子綁炸彈?我們的敵人到底是誰?
不制定反滲透法是政府的嚴重失職
反分裂國家法與反滲透法
人到30歲還沒方向,父母叫他去考公務員...2案例看,為何要小心父母的過時建議
總統辯論大亂鬥 大家緊緊抓住同溫層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