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沈有忠】大選民粹化的虛幻與社會裂痕

沈有忠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
圖片來源:民視
圖片來源:民視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

2020年台灣的府會同時選舉,即將進入最後的尾聲。這一場選舉,因為韓國瑜市長的個人特質與競選策略,可以說是迄今的歷屆總統大選中,最民粹化、最充滿負面競選的一場選舉。 

首先是民粹化的競選。事實上,直選總統本來就容易與民粹沾上邊,世界上所有民主國家,尤其是新興民主,只要有直選總統的憲政特性,就免不了在選舉中出現民粹化。這是因為民粹本身就有與魅力型領袖相互強化的共生因素,因此競選時,把選民與候選人劃分陣營,彼此敵視,本來就很容易發生。只是就民粹程度與競選的操作化來說,這次選舉的民粹化程度可以說前所未見。 

民粹本身是將公共議題簡化為敵我陣營,然後進行鬥爭。「敵」就是既有的體制與菁英,象徵腐敗與無能;「我」就是廣大的庶民,象徵正義與道德正確。在確立敵我關係後,宣稱與庶民在一起的陣營,開始煽動選民的情緒、擴大對既存社會問題的不滿與氣憤,然後拋出烏托邦的口號與政見。政見能不能實踐是一回事,短期內像是一劑嗎啡一樣,讓選民的積怨得到宣洩,感覺快意,建立高度排他、內聚力強的同溫層,相互取暖來得到慰藉。原本想解決的問題呢?以後再說。 

韓國瑜市長從2018年競選高雄市長,2019年參選中華民國總統,所使用的競選策略,就是典型的操弄民粹。從「又老又窮」開始,批鬥敵對陣營的政治人物與醜化治理現況,然後喊出「發大財」到「人民有錢」。這種沒有具體內涵與政策的政見,卻是簡單易懂,吸引人心的口號。接著將自己化身為庶民代言人,讓社會對立為「庶民」vs「權貴」,進行一種軍隊化的動員,來建立選舉的基礎。這種競選文化,不重視理性的溝通、政策的辯論,只問階級與敵我,成為此次韓國瑜市長的競選主軸。 

事實上,韓國瑜這一波的民粹競選,也意外的和國內的保守主義合流。以同婚的議題為例,日前韓市長在青年座談上對此議題表示,「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但家庭價值也很重要,因為這是中華文化的堡壘,不能輕易放棄」。這種以傳統文化作為屏障,將人權的複雜議題簡化,甚至加以反對,也讓韓國瑜市長把世代差異,以及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的對抗,融入了選舉的對抗中。因此,一些關於人權的價值性議題,也跟著進入了難以理性對話的民粹與理盲氛圍。 

弔詭的是,在韓國瑜市長以中華文化為盾牌,對抗人權價值的同時,他自身的道德爭議卻始終揮之不去。包括麻將事件、屢爆粗話、低俗的情色隱喻、違建豪宅、炒房風波…等。這些爭議,一方面成為負面競選的素材,二方面和韓市長口中要捍衛的中華文化,也顯得格格不入。 

基於民粹的選舉策略,在日前已經結束的政見發表會上,沒有太多政見的辯論。可以預期的是,週末的大選辯論會,也可能只是空洞的口號和道德攻防。理性的政見與國政議題的辯論,本來就不是韓國瑜市長的長處。藉由空洞的話術來煽動選民情緒、強化敵我意識,並且把自己包裝成被抹黑、抹黃、抹紅的對象,然後激起支持者再一次的同仇敵慨,這是韓國瑜市長一貫的競選策略。對於台灣的選舉文化與民主政治的發展而言,是否奏效,下個月就可以分曉了。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