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王傑】我所認識的「桃園市產業總工會」

資料照片:中央社
資料照片:中央社

長榮罷工以後,桃產總這個組織再次被拿出檯面檢討,一堆人說他們是個邪教組織、親共組織,甚至什麼性侵邪教這種惡意抹黑的文章也有,某些新聞媒體也報導了其中幾位幹部,將其妖魔化為利用勞工、滿足自己利益。甚至罷工時有新聞說桃產總年收入上億,專職斂財。

那來談談我所認識的「桃園市產業總工會」吧!在105年7月時,我們台鐵員工決心自組台鐵產業工會,當時我們只是一般員工,毫無勞動法、工會法相關知識,連籌組工會都在名稱上跟類別上(職業還是產業工會)想了很久,靠著北市府的科員諮詢才獲得解答,用我們自己的努力完成了籌組工會的第一步。回頭來看,這種渺小勞工的組織,何其困難。

一直到八月多,我們員工覺得這樣不行,許多同仁建議可以找當時組織華航罷工的林佳瑋請益,我才聯絡了佳瑋,佳瑋當時依然忙碌,但她仍空出時間陪我交流溝通,聯絡學者們交流,甚至提供了很多組織跟活動經驗;對於工運新手的我們來說,這是最溫暖無私的幫忙了。因為我們甚至沒給過她任何一毛錢。

要知道「工會幹部」等於基層勞工,我們平時都有工作,必須一樣上著日夜休的12小時班表,根本無力組織跟聯繫地方會員,此時靠著誰?就是工會秘書們,也就是這次罷工被罵翻的桃產總和其工會秘書。秘書大多都是大學剛畢業,就投入在工運這個「事業」裡,領著微薄的薪資,勉強生存下去,要說這個行業有什麼好處,我可以很明顯地告訴你們:沒有!是我都不想來做!

我們秘書長也是大學畢業後投身工會運動,佳瑋等人也都是;她們頂著台大、政大等高學歷光環,做的不是一般的辦公室工作,而是辛苦地跟基層工人交流和組織工會,時常得東奔西跑會面工會幹部,也就是媒體上所謂抽煙的大叔;拜託,這些穿著邋遢不堪的大叔,都是妳我身邊的基層工人,苦又窮,甚至因為工會關係面對資方許多壓迫。

沒有工會秘書的運作跟支持,工會可以說跟廢了沒兩樣。因為幹部本身要上班,空出來的時間所剩無幾,秘書得經營會員造冊、會議記錄、活動組織、聯絡媒體等種種任務,靠著他們,工會才能「勉強運作」。他們幾乎24小時on call,接受會員的提問還有幹部的詢問,我看到幾位其他工會的工會秘書,都曾因過勞而重病,這工作一點也不爽,實在不懂為何那麼多不知實情的造謠文章一直出現。

有人說桃產總年收上億,這些幹部利用基層勞工的血汗錢滿足自己私慾!但就我親身參加了幾次活動,以及我們台鐵產工他們來聲援的狀況,我看到他們的「資金」簡直少的可憐!記得當時勞基法修惡時,林佳瑋在勞動部前絕食了一週多,她的絕食是真正的不吃東西!大概三天後就已無力走路虛弱不堪,不像台北車站台獨的黃華絕食,已經快五十天還可以安然無恙。

當時絕食活動後,辦了一場最後的記者會,結束後要整理所有物資,包含絕食棚架還有各種物資和墊子,我本以為桃產總至少可以派出一輛卡車來載,或者幾位精壯的搬運工,但沒想到等了一個小時多,開來的是一輛小發財車,一位司機,然後所有的東西都是現場留下的人來幫忙搬上車。

載完所有物資,就沒空位載人了!我當時問我們秘書:你們連輛貨車都沒有嗎?她回:對,而且這車還是某工會會員提供的。他們的所有物資可以說是極簡風格,道具跟標語也都是重複利用,甚至會後參與的清理人員,只有佳瑋(剛絕食完)、我、我們秘書、以及桃園空職工理事長四位!原來這就是年收入上億的產業總工會啊!一個什麼人力跟物力都沒有的產業總工會。

這次活動過後,我才看到原來這個總工會這麼窮,他們幾乎就是靠著最基本的會員工會的支持收入,才能勉強維持。為何桃產總總會成為眾矢之的,因為他們就是全國各家產業總工會最認真經營的一支,他們服務跟奔走的對象不限桃園市,也願意協助跟聲援像我們這樣的全國性工會。如果這不是真正走在第一線服務的工會幹部,什麼才是?難道是台鐵企業工會這種到處跟資方喝酒搓湯圓的工會嗎?如果我是站在資方的政府,我一定也會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這個工會!

網路輿論撻伐的工會秘書和桃產總,我必須得誠實說,她們正在做著連我都不想做的辛苦事業,薪資微薄(幾千到三萬多不等)、工作繁忙,除非另一半收入穩定,否則養家活口根本不可能。實在看不出她們有年收入上億的從容;長榮航空總經理一年的收入,鐵定超過她們所有工會秘書的年收入。如果這不是勞資不對等以及勞工的可悲,什麼才是?酸民們還在跟著長榮公司罵這些勞工秘書,實在是搞錯撻伐對象了。

要知道這些人,就是你我身邊的市井小民,空服員爭到外站津貼或什麼獎金,他們可沒有,台鐵員工爭到了夜點費和加班費,他們也沒有。他們有的只是幫助這些基層勞工的熱情和付出,而在台灣,真正願意站在勞工這邊說話的人又有多少?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