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蕭景紋】老饕保羅

駐美兒童腎臟科醫師
蕭 景紋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駐美兒童腎臟科醫師

水晶吊燈下,服務生熟練地拿著鋒利的銀刀,切下燉得軟綿綿的牛肉,讓全桌的人饞涎欲滴。保羅拿著玻璃杯,悠哉地看著燈下琥珀色的紅酒,滿意地啜了一口。

當年我們當住院醫師時,保羅就是大家的美食老師,周末放假時,常以行家的姿態,教導一群菜鳥醫師如何品嘗葡萄酒和享受各國佳餚。多年來,飲食便是他最大的享受。自大學時期,他便以內行人的姿態吃遍紐約大大小小的餐廳,從唐人街破舊小舖的叉燒,到中央公園旁的米其林三星餐廳,他都沒錯過。

來自富裕的家庭,聰明的保羅不需花太多工夫就能拿到好成績。大學四年裡,他拿著父母的信用卡,吃遍當年的美食界。不愛運動的保羅,一路吃到醫學院,體重增加了不少。但他不大在乎自己的外表,任憑肚皮愈來愈膨脹,年紀輕輕便一副福態大叔的模樣。但他的個性風趣,博學多聞,朋友一堆,大家都喜歡健談愛吃的保羅。

醫學院畢業後,保羅成了急診室醫師,在南加州的私人醫院任職。多年來他孤家寡人,一直沒有對象。但他對婚姻沒有太大渴望,只要能吃美食,他便心滿意足。

保羅也有一手高超的廚藝,海邊的家裡時常高朋滿座。隨著年紀增長,他的身材越來越發福,朋友們調侃他,他也不在意。

四十歲那年,保羅的健康出了問題。一天,他的左眼模糊,突然看不清楚,去急診室,發現中風了,趕緊住院治療。幾天後出院,沒什麼大礙,視力也恢復了。但是保羅在住院期間,領悟到人生的脆弱,如大夢初醒,他決定洗心革面。

富裕的家族背景讓他下半輩子不用為金錢煩惱,他索性辭去工作,在家休養。好一陣子,我們都沒有聽到他的消息,沒有保羅的日子,朋友們很少來往,沒了這號風雲人物,社交圈子失色許多。幾個月後,保羅在家調養有方,健康漸漸恢復了。我們收到邀請,到他家共享晚餐。

我和先生興奮得一整天沒吃飯,等待著保羅的好手藝。想到他拿手的紅燒蹄膀和香噴噴的獅子頭,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傍晚太陽還沒下山,我們便急忙趕到保羅海邊的家,飢腸轆轆地等著開席。

門一打開,我們嚇了一跳。福態的保羅不見了,來開門的是一個留著山羊鬍的男人,臉上的嬰兒肥消失了,身體也結實了。

「保羅?」我們異口同聲,不敢相信保羅在短短幾個月裡巨大的變化。

他嚴肅地告訴我們,自從中風後,他發憤圖強,改變了飲食,不但戒了葷和酒,也開始努力運動,學習冥想打坐。現在的他只吃素,在海邊過著居士般的生活。

我和先生看了彼此一眼,心想,滿漢全席沒了。我們落寞地走到餐廳,不出所料,一桌的生菜沙拉,還有保羅研發的蔬果汁,鮮豔的青黃色液體在玻璃杯裡顯得格外詭異。

那個晚上保羅話不多,他認真地啃著眼前的沙拉。我和先生費力地找些話題,想把晚餐的氣氛炒熱。無奈保羅變了個人似的,從前開朗聒噪的他,變成了沉默寡言的中年人。或許是大病一場,將他的活力都榨光了;也或許,品嘗美食一直是保羅的精神寄託,失去了享受美食的渴望,他就不是保羅了。

回家的路上,看著海邊的月亮,我和先生懷念著老饕保羅,對逝去的往事覺得感傷。也或許,我們不過是肚子餓了吧。

(原刊於世界日報副刊7月27日)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