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褚瑞婷】中天知錯能改 NCC切莫趕盡殺絕

褚瑞婷
·國政基金會副研究員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天換照聽證會 支持者場外抗議NCC(2) (圖)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永續發展組副研究員

由NCC舉辦的中天新聞台換照案聽證會在歷時八小時的「各抒己見」之後,社會輿論的風向似乎沒有明顯改變。觀察今天各大媒體的報導方向及社會輿論的反饋,「下架中天」的民意似乎未見削減,而旺中集團的相關媒體平台仍然是以「團結力量大」的態勢,對抗著「反中天」勢力的集體圍毆。

這場新聞台換照案首開先例的聽證會是由NCC三位委員蕭祈宏、王維菁與林麗雲共同主持,現場還有首次曝光的七位鑑定人,而中天新聞台則是由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帶領律師團、新聞部相關幹部及獨立審查人加以應對。聽證會過程中偶有擦槍走火的火藥味,但在NCC與中天都各自按捺的前提之下,過程還算順利。不過,中天新聞台從一開始「依法論法」的不示弱,到後來蔡衍明「自述委屈」的狀況,中天新聞台表現得像個「態度強硬的受害者。」

中天策略:不擺哀兵姿態,NCC不公正也有錯!

中天慣有的強硬態度在筆者過去的文章裡曾經略為提及,而中天暨利害關係人代理人方伯勳律師從開場對聽證會流程與發言時間的要求,乃至於整個過程中即便屢次提出異議遭到駁回,都不斷要求NCC需登錄於聽證紀錄等等的事情來看,別說是哀兵政策,中天新聞台連示弱求情的姿態都沒有。從律師團開場就直指NCC對其千萬裁罰是如何不公,乃至於細數NCC如何對其過度監理,甚至指出「只辦中天、不辦他台」的嫌疑等九項說明,再再看出中天新聞台就是打算來戰到底的!

對於NCC屢屢盤問過去遭到裁罰的相關案件以及對特定人物報導過多的現象,幹部群最後甚至直接回應「所以整批團隊都換人了。」昨天到場的中天新聞部總監梁天俠則明確表示,中天新聞部建立四層新聞內控機制,在各方面的新聞自律標準都更加謹慎嚴格的施行。即便如此,NCC仍糾結在過去裁罰的案件,而非新聞台打算改過自新的未來營運方向,讓整個聽證會看起來像是:「中天承認過去有錯,但NCC的公正性的確堪慮!」

NCC破綻:頻繁確認形同畫押,過度追問人事調度

或許是為了讓大眾更了解中天新聞台是否有外界質疑的陸方勢力或經營者介入新聞台人事指派的問題,NCC對於中天新聞台近三年來的人事異動幾乎是打破砂鍋問到底,部分用詞被外界批評有「誘導式問話」的疑慮。而在蔡衍明親自詢答時候也不客氣地說:「這就是在挖陷阱給我跳嘛!」蔡衍明自認被「思想審查」,他帶著企業主而非媒體人形象的口吻發言,讓NCC委員有點招架不住。聽證會記錄的確重要,但是這種反覆再三的問話,難免落人口實。

更者,就算是為了確認中天在部分回應上略顯閃躲的答覆,所以NCC委員多次再三的針對蔡衍明或相關高層有否可能直接指派非體制內人事干預新聞台內部人事調度,卻讓人不禁懷疑:為什麼NCC對於新聞台內部的人事調度可以琢磨如此之深嗎?

細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及境外衛星廣播電視事業換照審查辦法」,「人事組織」是未來六年營運計畫的審查項目之一,而非過去執照期間的人事調度問題。NCC執著於過去三年中天新聞台的人事調度問題,明顯是把重點放錯了地方,又是一個業者已經知錯改正但卻被主管機關視而不見的項目。

此外,若從行政程序的面向來看,昨日聽證會似乎有很大的瑕疵。NCC與中天之間對於聽證會程序的爭議不少,包括主持人屢次駁回中天的異議是否符合行政程序法、中天與NCC鑑定人之間是否能提問回應、中天是否能事先或現場取得鑑定報告等等,都是行政程序法的專業問題,不過在現場都未能得到妥善的因應處理,徒留爭議。

即便中天新聞台帶著備戰姿態而來,從強硬、示弱,一邊略表誠意卻又對NCC的行政瑕疵感到不滿,再加上聽證會場內場外都是情緒高漲,看來在十二月的換照結果沒有公布之前,中天新聞台的換照爭議恐難弭平。若觀察昨晚到今天的相關媒體報導,不管是輿論或是民意,似乎不見明顯的風向改變,企圖以聽證會來辨明真相,希望渺茫。不過,最終的審判權是在NCC手上,聽證會的目的不是為了趕盡殺絕,也不是為了展現集體圍毆的群眾暴力,是為了蒐集更多具體事證跟諮詢專業建議,來完成例行性的換照程序。

換句話說,我們討論的是中天新聞台的換照案,而非新聞台的退場機制;我們討論的是中天新聞台是否符合「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及境外衛星廣播電視事業換照審查辦法」的換照條件,而非媒體是否有特定立場。NCC應該就事論事的依法行政,若知錯能改,又何必趕盡殺絕?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