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鄭嘉蕙】禁忌!電流!白先勇《孽子》重登舞台

鄭嘉蕙昀媽
鄭 嘉蕙
文學大師白先勇(右一)經典長篇小說《孽子》2020年重返舞台。照片/大鼻子詹姆仕的空攝新視界提供
文學大師白先勇(右一)經典長篇小說《孽子》2020年重返舞台。照片/大鼻子詹姆仕的空攝新視界提供

作者為昀媽

被譽為「當代中國短篇小說家中的奇才」,文學大師白先勇經典長篇小說《孽子》重返舞台。2020年不僅是《孽子》小說發表40周年,更是在2019年6月台灣立法通過同性婚姻的歷史時刻後,重新為同性次文化發聲。不過,白先勇說:「《孽子》最重要的是講訴中國人儒家的人倫,是表達不分性別、年齡的人對家庭溫暖的渴望,在同婚通過後重演,特別地有意義。」

看著2020年舞台劇演員張耀仁、周孝安、張逸軍、林貫易…等青春鳥們忙著自拍、合影,白先勇慢悠悠地掉進40多年前提筆著作《孽子》的思緒…

「《孽子》是我創作生涯中寫得最久的一篇,前後寫了五年的時間,因為長嘛!尤其是後半段遇到很大的困擾,重複寫、重複寫,至少重寫四、五遍。」白先勇說。

當時,完全沒有想到這部長篇後來會以電影、電視劇、舞台戲的形式一一展開。他說:「我是照小說的法則寫作,不知道日後會變形。創作是神祕的、從潛意識裡跑出來,如果顧慮其他的發展應該就寫不出來了。」

白先勇曾回答法國《解放報》(Lib ération)詢問為何寫作時說:「我寫作,是希望把人類心靈中無言的痛楚轉換成文字。」呼應他在《孽子》小說想要表達的情感,可以說是再精準不過。

以電影、電視劇、舞台戲…不同的形式詮釋《孽子》,白先勇:「電視的本質是寫實的,搬到舞台上不可能寫實,有限的空間要給人無限的想像,意在言外就要靠舞蹈和獨白。」 

2014年《孽子》舞台劇首度在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登場,創下八場演出一萬兩千多張票券全數售罄的輝煌紀錄。白先勇每一場都到場,細細觀察每位觀眾的反應,「我感覺這個戲好像有股電流似的,全場就這麼竄起來了!」

中場時很多人向他致意,幾乎都哭成淚人兒。他一一詢問每個人觸動的點在那兒?有對父子、母子骨肉親情,或是愛人之間的狂情烈愛所感動,印象最深刻的是國寶級舞蹈家李彩娥也哭紅了雙眼,對舞台劇當中用舞蹈來演繹感動不已。

白先勇認為由張逸軍來詮釋野鳳凰一角,不做他人想。照片/大鼻子詹姆仕的空攝新視界提供
白先勇認為由張逸軍來詮釋野鳳凰一角,不做他人想。照片/大鼻子詹姆仕的空攝新視界提供

有鑑於舞蹈在《孽子》舞台劇裡運用得完全成功,首演六周年後經典重返,舞蹈家吳素君老師用六段風格截然不同的舞碼來表現,無論是新公園的陰暗或是青春鳥的朝氣生態,由15位男舞者舞出兼顧抽象和寫實的不同層次。 

看過彩排的白先勇對青春鳥們的專業舞蹈讚譽有加,特別是比翼雙飛的高難度綢吊,讓龍子周孝安、阿鳳張逸軍高空舞出同志纏綿之愛。兩人從練習到彩排負傷累累,經過「太陽戲團」Cirque Du Soleil歷練的張逸軍也忍不住感嘆:「大多的愛情是刻苦銘心,《孽子》裡的龍鳳血戀是皮開肉綻!」

龍子周孝安和阿鳳張逸軍在《孽子》舞台劇,談了一段皮開肉綻的龍鳳血戀!照片/大鼻子詹姆仕的空攝新視界提供
龍子周孝安和阿鳳張逸軍在《孽子》舞台劇,談了一段皮開肉綻的龍鳳血戀!照片/大鼻子詹姆仕的空攝新視界提供

在禁忌猶深的70年代,同志族群因不被瞭解而拒斥在社會邊緣,《孽子》透過同志間濃烈的情感為經、中國人家庭情感為緯,掀開新公園「黑暗王國」的神祕面紗,青春鳥們舞出悲歡、道出年華,交織出人性的風華。 

原著中白先勇這樣說:「寫給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裡,獨自徬徨街頭,無所依歸的孩子們」,流瀉著文學家創作的初衷與悲憫情懷,更是當代人與人之間必須相互理解的傳承,「希望」、「溫暖」、「關懷」一直都在。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