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阿龍里長】簽下父母雙亡切結書 80歲「阿富」名不副實人生

阿龍里長
·5 分鐘 (閱讀時間)
Close up of black man hands signing document on a desk at hom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從三歲以後,阿富的名字就跟他的人生脫節了。

出生後第三年,阿富的父母到日本經商,之後轉往大陸發展,倒楣遇到國共內戰,滯留大陸未歸。阿富從小由親戚養大,可能因為缺乏教育以及父母親情,阿富脾氣不好,社會能力很差,長大後從雲林流浪到嘉義,只能做簡單工作,例如打掃或到處撿紙張、空罐頭販賣維生。

有一年,他流浪到嘉義市本里旁,在一間出租公寓打掃,換來些許零用錢和住的地方,所謂住的地方是指該出租公寓頂樓的角落,有鐵皮屋頂遮陽、遮雨,但冬天就麻煩了。寒流來襲的時候,北風直入骨髓,住陽台不是辦法,阿富抱著棉被到公園的地下停車場出入口避冬,過一晚是一晚。

有一天,我大學班代同學說要捐睡袋給街友,我找了幾處分送出去,留一份給阿富,他聽說里長找他,自己來領,因此他嚴冬之時,到底住在哪一處公園的地下室出入口,我始終不知道。

有一回,里內一位老婦人跑來找我,說阿富可憐,里長可不可以幫忙爭取多一點政府補助,我問道,

「他一個月領政府多少生活津貼?」

婦人說道,

「6000!」

我說怎麼那麼少?婦人娓娓道來,說阿富的戶籍在嘉義縣,為何只領6000元?她也不知道,婦人嚴厲要求我幫他,否則選舉時投反對票。

我說好,條件是阿富必須把戶籍遷到里內,我才可能透過里幹事調查他的身家,並從中找出幫忙他的辦法。不多時,婦人把阿富戶籍遷到她家,並花錢在附近租了一間鐵皮屋,免費供住,她怕阿富凍死。

我請里幹事幫阿富爭取低收入戶資格。他已經超過65歲,又無恆產,應該可以通過,至少一個月可以領13000元左右,為何只領6000?問題卡在哪裡?

里幹事告訴我,阿富沒有子女,但必須調查他父母的身家財產,我心頭叫了一聲苦,阿富的父母在大陸滯留超過一甲子,怎麼找人?里幹事說道,

「那他就要簽切結書!」

什麼切結書?

「就是簽他父母已經死亡的切結書。」

猶豫間,里幹事接著說道,

「如果有那張切結書,阿富就可以領到低收入生活津貼。」

我把這事告訴阿富,他說要回去想一下,這一想,想了三天,第四天他終於告訴我答案。我想,這三天對阿富來講是艱難的,從小父母沒有照顧他,是造化弄人,阿富怨也不是,不怨也不是,就當是一場夢吧!醒來忘了就好,如今里長卻要他重新去面對這個艱澀的夢。

第四天,阿富告訴我,他簽,無法確定父母是不是還在人間,但經過三天的長考,他決定簽了。

切結書簽完,經過一番手續,阿富通過低收入戶,每個月領政府生活津貼13000多元。有一天,我看到他從本里一家知名雞肉飯店走出來,一臉滿足,那家雞肉飯店比較高檔,阿富以前沒錢吃,如今收入增加一倍,他吃得起了。

我看了很欣慰,偶爾吃一碗美味的雞肉飯應該是基本人權吧!

只是,有時我會看到阿富獨自一人凝望著遠方,眼神空洞,好像天際間一朵無心的白雲,也許他是在想,簽那張切結書,對得起父母嗎?他們真的已經不在人世了嗎? 好艱難的問題。

數年無事。最近天氣嚴寒,我接到一通電話,是阿富住在北部的親戚,不知道是突然認到,還是突然想到,說要下來看阿富,要我先通知他在租處待著。阿富沒有手機,又經常雲遊四海,要找到他,得想方法。

我把這事告訴給阿富的房東,也就是那好心的婦人,請她轉達。兩天後,阿富的親戚又打給我,說道,

「已經見到了,他腳上有傷,屋子裡又堆了那麼多撿回來的東西,恐怕會感染,里長可不可以請環保局來把那些東西收走?」

我說可以,但要阿富同意,那些東西是阿富邊走邊撿很久很久才累積的成果,對他而言,那不是垃圾,是財產。我說,會問一下阿富的意思。

跨年的這波寒流經過,我找不到阿富,寄話給他的房東,要他別亂跑,里長找他。2021年的第二天,我找到阿富,屋子裡堆積如山都是他的回收,我問他,

「腳有傷,要不要把屋子裡的東西清走?免得感染,你北部的親戚在關心…….。」阿富靜默,在等候的時刻裡,我感覺阿富彷彿又陷入當年要不要簽切結書的天人交戰裡,補了一句,

「可以賣的拿去賣掉,不能賣的堆在門口,我請環保局來載,再請人來幫你打掃房子,好不好?」

阿富想了大概有一秒鐘或者一世紀那麼久,最後點頭。環境大作戰開始,準備連絡環保局來載阿富不要的東西,開車幫他把可以賣的載去賣了,最後請華山基金會義工來幫忙打掃,並陪阿富去醫院把腳傷看好。

阿富點頭是對的,坎坷一生,快80歲了,偶爾善待自己一下,也是應該的。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