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國祥】香港反送中 台灣能送中?

資深媒體人
陳 國祥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數十萬香港人走上街頭「反送中」,抗議港府修訂《逃犯條例》。人潮散去,人潮再聚,近萬民眾於12日立法會恢復二讀修訂《逃犯條例》草案之際,湧到立法會大樓和政府總部等建築物周圍,示威者下午突破防線衝入立法會,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現場一陣騷亂。一名年輕示威者中彈倒地,緊急送醫,受傷民眾持續增加。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以「暴徒」形容示威者,行政長官林鄭更將事件定性為「暴亂」。

立法會主席雖於《逃犯條例》修改草案二讀辯論前宣布將更改大會時間,但抗爭行動仍然升級。立法會外不斷有民眾突破防線朝警員亂丟物品,警方噴灑胡椒噴霧還擊。立法會計畫與12日起二讀,28日完成三讀。這個如意算盤恐難如願,因為這次抗爭獲得近百萬民眾相挺,鑒於上次「佔中」運動未達目標,主要領導人還被判刑,斷無再遭挫敗的退卻空間。

事到如今,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和反對修法者之間已經沒有妥協的空間。為了確保管治權威,中央與港府退無可退,除了技術性讓步以緩和對立情勢,殊無可能撤回法案。反對人士基於民氣可用,話語權居於絕對優勢,又有國際與論奧援,豈有棄子投降之理?

香港回歸22年來,中央、港府與部分民眾之間的對立不絕如縷,相互之間構成的衝突迴圈不斷盤旋而上。幾乎所有港府推出的管治相關問題,都被政治化,然後街頭化,抗爭一波強過一波;中央與港府的對應也堅持強硬態度,絲毫不退讓。

對於中共中央和港府而言,一國兩制的施行, 先期是一國為表、兩制為實;隨著香港融合於中的持續發展,認為兩制應該服從於一國。一般港人卻持相反看法,認為中港既然價值理念與政府體制截然不同,則一國僅是象徵性連接,兩制則是實質性疏離;而且河水不能犯井水,涇渭分明,不容混同。

從歷史脈絡來看,中共中央原先確有確保一國兩制完整落實的意念,但是香港歷經百餘年殖民歷史,形成向英美體系高度傾斜的理念系統、價值觀念、體制特質與生活方式;與中國大陸之間,確實格格不入,即使經濟上和生活方式上逐漸趨同,但在基本認同上確是南轅北轍,鑿柄難合。

中央跟抗中港人之間雖然22年共為「一國」,但磨合的機制迄無明顯進展,衝突的潛在動能卻越積越強。事到如今,幾乎已經到了互將對方視為寇讎的地步, 許多港人對於中央的一切作為,從國安法、基本教育法到逃犯條例,接連反抗到底,這個心態反映中港之間的深層次結構性矛盾無法化解,香港的內部損耗隨而變本加厲。

純就司法而論,逃犯條例的修訂可為逃犯移交互助合作補缺漏,但由於修法是將個案移交的決定權從立法會向行政權移轉,所以儘管立法過程中在移交罪名範圍上有所限縮,在起刑點上有所提高,加上必須兩地同時構成犯罪,同時加上司法覆核的保險機制,但反對者仍然沈浸於政治魔咒中,無法跳脫「逢中必反」的邏輯圈,展現了極強的街頭動員與極限施壓能力。

對於中國方面而言,「反送中」的滔天巨浪衝擊力量極其強大,顯示港人對內地的體制與政制毫不信任,也顯示港人強烈抗拒一中對兩制的整合,未來任何涉及加強管治的立法和行政措施都不會一帆風順。可以預見,一個跳脫不開的「死循環」越來越難超越,中央和港府越是積極作為,港民越是強力抗爭;越抗爭,中港政府越要尋求強勢管治。所謂「兩制服從一國」和「有序融合」之說,不啻是可望不可及的空泛願景。

對香港多數民眾而言而言,「一國」或許只能存在於主權的象徵性意義上,頂多在經濟關係上追求實質性的一國效益;至於政治、體制、法治、教育各方面,保持實質上的疏離,恐是避免衝突、維繫親善關係的唯一途徑。這正是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初步體驗。

一國兩制在香港遭遇如此深重的難題,若施行於台灣,困窘必然十百倍嚴重於香港,所以「兩制台灣方案」,只能是中共單方面的官方企盼及話語,多數台灣人連探討的興致都不存在。因為,香港既然都反「送中」了,台灣如何能被「送中」?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