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國祥】體制不民主 香港不安穩

陳國祥
·資深媒體人
HONG KONG, CHINA - SEPTEMBER 18: Pro-China supporters wave Chinese and Hong Kong flags as they attempt to hold a march in a shopping mall but were met with large numbers of pro-democracy supporters on September 18, 2019 in Hong Kong, China.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have continued demonstrations across Hong Kong, calling for the city's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to immediately meet the rest of their demands; including an independent inquiry into police brutality, the retraction of the word riot to describe the rallies, and genuine universal suffrage as the territory faces a leadership crisis. (Photo by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香港「反送中」群眾抗爭風暴曠日持久,近日除了層出不窮的暴力破壞之外,針對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的討論愈來愈多,中共官媒和中央政法委也連續發文談論,強調必須解決越來越緊張的房屋問題,並罕見批評「既得利益集團」阻礙港府拓地建屋。首富李嘉誠更被點名,直指富豪們推波助瀾使得房價高到讓年輕人看不到未來。這種論點固然言之成理,但這時候猛說,卻不無轉移焦點的嫌疑。

香港社會積累了太多不公不義,諸如貧富懸殊、向上流動機會越來越少、房價高到離譜等,都是深重痼疾,非動大手術解決不可,但以現在非民主的體制,有能力剷除這些病根嗎?

香港是極端的自由資本主義社會,擁有全球限制最少的經商環境,而它的政體偏偏又是低度民主、官商共治,致使庶民意志難以經由選舉機制伸張於體制上。由於缺乏相適應的民主政治制度,因此ㄧ小撮既得利益者擁有絕大的政治影響力,導致政府政策、施政與法律偏袒資本家,罔顧庶民福祉;日積月累,社會深層次矛盾愈來愈尖。正因為體制扭曲以及權力天秤嚴重失衡,所以不公不義日甚一日,民怨日深,青年的前景隨而越來越迷茫。

香港民怨深,一則來自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迄未落實,另則貧富差距大,房價高不可攀、工資遠遠落後物價漲速,正本清源之道,在於政治體制改革與經濟結構、公共政策改革同步並舉,否則單靠多向基層讓利,根本無法釜底抽薪,而偏袒資本家的政策產出體系,只會使庶民遭受欺壓的問題越來越嚴重。

這次反修例風暴爆裂開展難以收拾,直接原因是不信賴內地的司法、不滿意中央拒不開放特首與立法會普選,至於經濟與社會的深層次矛盾,則是心理對既存體制怨恨的背景因素。土地短缺與房價高企問題並非直接原因,也非抗爭焦點,即使港府能揮動魔術棒頓時變出大量房屋,也不能止息抗爭風暴。儘管許多市民怨恨無法安居樂業,無法分享經濟發展成果,遇上抗爭風潮,民怨就可能全面爆發,而且難以弭平,但主要矛盾還在於越來越強烈的公民意識,這恰與封閉的威權體制越來越不相容。

經過這場抗爭運動,香港人越來越看清產業單一化與空洞化、地產與金融霸權獨大、高樓價與高租金扼殺了產業發展空間等問題深重,而社會失去活力、貧富懸殊加劇、中產向下沉陷、青年缺乏向上流動機會這些深沉的結構性矛盾也必須對症下藥,徹底解決。在這個緊迫感催促之下,體制不民主的改革問題也變得更有緊迫感,更讓這次抗爭「真雙普選」的主要訴求顯得更為正當,更應被接納與體現。

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千頭萬緒,棘手難決,但以目前嚴重扭曲的政治體制,既得利益者擁有不成比例的政治影響力,正如香港傳媒所說的,「無人動得了他們的乳酪」,因此政治不公義與社會不公義交織,令民怨不斷累積。

如何面對香港深層矛盾、徹底消除社會動盪的病根?這當然不能只靠向既得利益者施壓,迫使他們向庶民多多讓利即可化解。更徹底而有效的途徑,在於從政治體制改革入手,建立真正由無差別投票權產生的民主政府,遂行貨真價實的港人治港。

1997年香港回歸,中央與特區政府在「平穩過渡」的最高目標主導之下,大商家的既得利益獲得充分照顧。其後,由於延續殖民統治時代官商共治模式,使得大財團勢力愈加高張膨脹,鯨吞蠶食各行各業,「地產霸權」更成為經濟權力的壟斷者。由於非普選體制的助長,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制度成為幫兇,使得一些地區勢既存勢力和財雄勢大的既得利益者掌握更大話事權,取得足以左右大局的影響力。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問題於焉變得更加嚴重而難解。

香港是一個高度自由資本主義社會,現行背離民主普選精神的政治體制,完全無法有效因應公民社會的自主特質和參政要求。於今之際,只有迎難而上,快速建立一套與當今社會結構和民心需求相適應的政治制度,才能吸納在體制外爆衝的動能,進而在體制內處理社會深層次矛盾。否則,矛盾必然日益擴大、深化,一旦人們再也看到不公義和希望,則不惜「攬炒」而玉石俱焚的心理取向就變得更加普遍了。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