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少甫】中國人所謂的溫柔、敦厚、親切、有禮,都到那裡去了?

陳少甫
·8 分鐘 (閱讀時間)
Rear view of woman standing against various Chinese New Year decorations and ornaments on city street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網路上至今仍偶而能見到一張微信對話的截圖,如果圖片是真實的,那麼發出這則微信的人便是台灣的聲樂家范宇文。我們能從這則截圖的文字,看得出書寫文字的人心中的憂慮、不安和傷心。這幾年下來,台灣人對微信早已不陌生,不管是不是自己或親友在大陸工作,甚至沒到大陸去的,都會使用微信。

「親愛的成都朋友們:我是台灣的范宇文,今天被你們成群的言語霸凌的,美國駐成都總領事的妻子莊祖宜是我的女兒!三年前他們一家踏入成都的土地多麼高興!祖宜是一個最愛中國的台灣出生的女兒!她因為愛情嫁給美國的外交官林傑偉。當女婿被派到成都時我們都高興不已!祖宜在成都也都交到了不少的好朋友、知心朋友!甚至她還被市政府挑選出來的:為成都市交流的成功大使之一!就因為現在中美兩國政治上交惡,你們就如此謾罵我的女兒!她又不是政治人物,只不過嫁給了一個外交官,我想請問親愛的大陸同胞們:你們中國人所謂的溫柔、敦厚、親切、有禮,都到那裡去了?請各位打開1998年春晚我演唱的『我愛你中國』就知道我們都是中國人吶!請停止對我女兒的霸凌吧!求求你們了!」

從文字判斷,我認為這則微信極有可能是范宇文本人寫的。說起范宇文,可能五六十歲以上的人對她比較熟悉;范宇文是台灣的聲樂家,在文藝界曾相當出名。無法確定訊息發出的時間,很可能是去年的七月底到八月之間。范宇文的二女兒莊祖宜遭到大陸網民的網路霸凌和言語恐嚇至今已長達半年,前幾日中共官媒的側翼自媒體點名莊祖宜是台獨分子,視其為美國外交官的陪睡ㄚ頭。

北京豢養的媒體和自媒體,揪住莊祖宜曾在去年年初美國國務院撤離使館非必要人員時,曾在網路寫出「我曾經一閃念,試想二戰前猶太人為了躲避納粹離開家是否就像這樣?」單從文字表面上看,莊祖宜的文字確實存在引人誤解的地方。中共宣傳部門順藤摸瓜,在爬梳莊祖宜的各種PO文後,緊接著像文革般上綱上線的試圖將莊祖宜定性為台獨,指控支持港獨、疆獨、藏獨、蒙獨。

莊祖宜是台獨分子嗎?其實,莊祖宜是不是台獨,意義實在不大。放眼台灣二千三百萬,有九成以上的人都可以在政治上被中共定性為台獨,台灣的統派佔比新冠病毒後再次急遽萎縮,其餘若不是中華民國派,就是台派或獨派。說起來,如果連莊祖宜這樣的人都能被稱為台獨,以後台灣也不存在統計意義上的台獨分子,因為所有台灣人都是台獨。北京就靠不足一成的台灣人實現統一?

國家機器的政治定性是當代專制暴力的濫權,單憑幾句話定性莊祖宜是台獨,沒太多討論的價值,如果從莊祖宜的家庭背景理解,或許才顯得別具意義。

莊祖宜的外公叫范仲,范仲生於重慶萬州(原四川萬縣),范仲的父親在武陵場經營商鋪,並培養范仲學習西方文明知識,范仲十五歲時棄筆從戎,離開家鄉投入國軍,報效祖國。范仲年輕時在成都結識了後來的妻子戴其敏,戴其敏是個小學教師,兩人一見鍾情,自此戴其敏亦步亦趨地跟隨著范仲的腳步,夫妻倆鶼鰈情深。范仲和戴其敏共生了五個孩子,老三范宇文在1946年生於河南潢川,1949年國民政府潰敗後,范仲夫妻一家來到了台灣,那時范宇文才三歲。

范仲以中華民國的少將軍銜退伍。對范仲而言,中國是什麼?中國是范仲願意犧牲自己性命保衛的祖國,是他可以在十五歲時願意拋棄安逸的生活加入國民黨軍隊,將自己的青春年華投身於戰火紛飛的戰場,是用生命守護的誓言。對范仲而言,中國不是情懷和想像,是他拋頭顱灑熱血地真真切切熱愛的國家。

范宇文自幼在台灣長大,從小熱愛歌唱的她,後來進入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學習,並順利地從聲樂組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范宇文嫁給莊人農並共同養育了兩個女兒,大女兒叫莊祖欣,二女兒叫莊祖宜。范宇文後來赴義大利米蘭的威爾第音樂學院深造,莊人農則陪伴著妻子遠赴義大利,陪老婆參加入學考試。或許是夫妻倆早年都曾經在國外生活見識過,莊家的家庭教育極為民主開明。

莊人農在成功經營企業前,曾經有過14年的公職生涯,將青春投入到台灣早年造橋鋪路的建設上。可以說,莊人農親身見證了台灣從貧困走向繁榮的過程,並親自參與了早年如蔣經國推動的十大建設。莊人農自謂在戰亂中出世成長,在艱困環境中求學,在安定成長中工作,在繁榮進步下退休,在寧靜快樂中弄孫。一生最大的成就:造橋鋪路選對行,互補有無娶對娘。對於妻子范宇文,莊人農表示「我們倆口都是外省芋頭,要不是國共內戰,也不可能認識。」

從小在台灣長大的莊人農和范宇文,應該可以算作外省第二代。如果對於范仲而言,中國認同是天經地義。那麼,對於莊人農和范宇文來說,中國是什麼?

范宇文被稱為最早在台灣唱響「我愛妳,中國」的聲樂家。中央音樂學院的成明送給范宇文一份「我愛妳,中國」的歌譜,范宇文在家裡第一次自彈自唱時,覺得歌曲好聽,感人,會讓她想到「中華民族的風骨和美德」。范宇文唱歌時用情至深,唱著唱著甚至會淚流滿面。范宇文後來致力於兩岸文化藝術的交流,按照她的自述,她認為這是自己該為「祖國統一」所能做的個人的努力。

「我演繹這首歌的方式是獨特的,裡面充滿了無限的思鄉濃情。我從小在台灣長大,對祖國一直充滿了嚮往,因為是很珍貴的東西,但卻觸摸不到,那種感受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范宇文曾動情地這麼說。這是范宇文的中國,或許也是丈夫莊人農心中的中國。莊家孩子在學習和成長的過程,家庭教育肯定有著最為古典的中國傳統文化,莊祖宜姊妹倆是在最正統的中國思想下長大的。

范宇文一生花了三四十年的時間,致力於兩岸文化交流,她相信兩岸有著共同的語言,共同的歷史,共同的文化,尤其范宇文相信文化和藝術恰恰是打破政治藩籬、化解誤會衝突、引發人心良善最好的方式。范宇文相信兩岸應該友好交流,不應相互對立衝突甚而引發戰爭。因此,范宇文每一次抵達中國大陸登台表演,無論是在大陸的人民大會堂、香港的回歸晚會、春晚,或是在任何一間大陸頂尖高校演唱,范宇文總是心心念念地希望觀眾能感受到她這個台灣人的真心,和對於祖國繁榮發展、文明昌盛的嚮往,以及兩岸和平交流的堅持。

在台灣政治的光譜上,范宇文和莊人農或許都是傳統藍綠分界的藍營,在台灣族群分類上,他們屬於有時被指責為外來者的外省人族群。范宇文夫妻在陳水扁執政時,或許曾對陳水扁的貪污感到瞠目結舌甚至憤怒,而在馬英九率領國民黨重返執政時,或許曾對馬英九的溫良恭儉讓感到滿意和讚賞。即使在去年韓國瑜和蔡英文競選時,范宇文夫妻或許都能為了保存中國的文化和歷史,替韓國瑜投下他們手中神聖的選票。在總統選舉結束當天,范宇文在臉書PO文寫下「選舉結束!我們都知道應服從多數、尊重少數。」歸根結柢,政治只是范宇文夫婦在生命過程中的一小部分,文化和藝術才是范宇文夫妻的歸處。

范宇文和莊人農的老年本該含飴弄孫,過著平安喜樂的生活,他們應當會看著祖國崛起而感到歡欣鼓舞,看著中國有效控制疫情大幅減少人命的傷亡,為中國竟然能有一天能不遜色於美國,為有生之年見證中國崛起這一幕而感到興奮和欣慰。然而,范宇文夫婦作夢都想不到,他們會在本該歲月靜好的晚年,親眼見到家中愛女無辜遭到祖國大陸的網軍鋪天蓋地的人身攻擊和人格毀滅。

如果,范宇文和莊人農心中的中國,是某種建立在情懷和情感之上的中國;那麼,被蓄意指控為台獨的莊祖宜姊妹倆,她們心目中的中國到底是什麼模樣?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