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位女人的餐桌 她最愛焢肉便當…

·4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戴玉翔/台北報導

童年重度弱視,視力曾僅存0.01,直到27歲動完最後一場斜視手術,才能看清正常人世界的飲食新銳作家蔡佳妤,從2016年起,用365天、橫跨28,936哩,走進12位法國、丹麥、英國、義大利、西班牙的女主人家中,聆聽她們的餐桌故事。蔡佳妤說,「童年最快樂的時光就是在計程車墊張報紙,母女合吃一個焢肉便當。」

飲食新銳作家蔡佳妤,童年重度弱視,視力曾僅存0.01,直到27歲動完最後一場斜視手術,才能看清正常人世界。(圖/蔡佳妤提供)
飲食新銳作家蔡佳妤,童年重度弱視,視力曾僅存0.01,直到27歲動完最後一場斜視手術,才能看清正常人世界。(圖/蔡佳妤提供)

2017年,蔡佳妤以旅途拍攝的「大衛爺爺的生日茶派對」(Grandpa David’s Birthday Tea Party)的照片,入圍美食攝影界「奧斯卡」的Pink Lady®倫敦食物攝影大獎。結束旅程,蔡佳妤寫下《那些做自己的女人,和她們的餐桌》,紀錄12位奇女子的美食人生。

蔡佳妤以旅途拍攝的「大衛爺爺的生日茶派對」的照片,入圍美食攝影界「奧斯卡」的Pink Lady®倫敦食物攝影大獎。(圖/蔡佳妤提供)
蔡佳妤以旅途拍攝的「大衛爺爺的生日茶派對」的照片,入圍美食攝影界「奧斯卡」的Pink Lady®倫敦食物攝影大獎。(圖/蔡佳妤提供)

「我們談餐桌故事,也談如何料理自己。」蔡佳妤從小眼睛就看不清世界,而且逐漸惡化,飲食成為她和母親最美好的連結,也是閱讀世界的一種方式。曾經很長一段時間,母女倆相依為命,她就窩在媽媽的計程車上的副駕腳踏墊,跟媽媽跑車。對她來說,「童年最快樂的時光就是在計程車墊張報紙,母女合吃一個焢肉便當。」

蔡媽媽曾是熱愛古典樂與芭蕾的舞者,為了撫養女兒,她剃光頭,增胖20公斤,變成女漢子開計程車,蔡佳妤「看見」母親在男性主導的社會環境裡掙扎,「我的母親,畢生都在跟男人學習如何當個女人。」

蔡媽媽從來不當蔡佳妤是「看不見的小孩」,7歲時就送蔡佳妤一台玩具相機,讓她學習拍照,母女散步,媽媽會告訴她,「手臂上溫暖的感覺是陽光,是她一生該追尋的方向。」

蔡佳妤從小眼睛就看不清世界,而且逐漸惡化,飲食成為她和母親最美好的連結。左一為蔡媽媽。(圖/蔡佳妤提供)
蔡佳妤從小眼睛就看不清世界,而且逐漸惡化,飲食成為她和母親最美好的連結。左一為蔡媽媽。(圖/蔡佳妤提供)

「我將生命裡的所有事故,看成故事。」蔡佳妤重拾光明後,在30歲拿起新的相機遠赴歐洲,用一整年的時間走遍法國、丹麥、英國、義大利、西班牙…她運過牛糞、睡過垃圾車、擺攤替歐洲人取中文名字;她在異鄉接受許多熱情款待,在義大利古堡遇見女侯爵、在丹麥遇見聖誕樹農場的夫婦…

蔡佳妤住進她們家裡、走進她們心裡,透過「食物」這種人們共通的語言,看見她們找回青春、事業與愛情的勇氣。回到台灣,蔡佳妤決定記下12位女性的奇妙餐桌故事,寫下《那些做自己的女人,和她們的餐桌》。

義大利建築&美食家伊麗莎貝塔,曾招待過蔡佳妤。(圖/蔡佳妤提供)
義大利建築&美食家伊麗莎貝塔,曾招待過蔡佳妤。(圖/蔡佳妤提供)

「我的人生沒有起跑點。就算用盡所有努力,也才剛到起跑線。」蔡佳妤跳脫框架,當多數人出國多半想拿個學歷,她說自己是去交換人生,道路是自己開拓出來的,在誠品舉辦的新書發布會,蔡媽媽是「意外的訪客」,母女激動的當場相擁落淚,「我們這樣的家庭,窮困到沒有時間憂鬱,因為窮、為了求生存,只能多才多藝。」蔡媽媽說,她只是盡一個母親應盡的義務,以女兒為榮。

延續《那些做自己的女人,和她們的餐桌》,10月31日萬聖節當天,蔡佳妤將與書中主角伊麗莎(Elisabetta Tovo)、Gathery聚匯女主人Joyce、北義侯爵名莊瑪凱西.艾爾菲利(Marchesi Alfieri),攜手重現書中重要章節:皮埃蒙特鄉村開胃菜—體驗餐酒會。

席中還將重現十八世紀飲食情懷—皮埃蒙特鄉村開胃菜 Merenda Sinoira—是源自北義鄉村、傳統婦女,過去會在傍晚五點,用布巾包裹好風乾肉腸、乳酪和麥桿果酒送去給丈夫,夫妻倆便在田野間犒賞一日辛勞。演變至今,開胃菜(Merenda Sinoira)意指邀請親朋好友相聚,用美酒來澆灌彼此,寄情於鄉村菜餚的饗宴。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三星李健熙享壽78歲!名下遺產曝光 帝國真正接班人是他
聯發科、聯電法說登場!台股萬三難站穩 本週大事重點整理
攻略/台積電、大立光股東是你!零股盤中交易 這件事別做
新/好康來了!慶祝統一獅下半季封王 小七優惠資訊出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