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回家投票吧!

·7 分鐘 (閱讀時間)
資料照片:中央社
資料照片:中央社

⊙孟買春秋

幾個星期前我去了一趟倫敦拜訪在路透社工作時的老朋友,順道和大學死黨的兒子W相約見面。W大學畢業後來到倫敦剛完成碩士學位,打算留下來試試運氣看看外面的世界,如果沒有合適的工作再打道回台灣。

因為我的關係W和朋友見過面,朋友告訴我:W覺得妳非常勇於表達意見,甚至有些極端呢!聞言我不禁莞爾,應該是指我在社群媒體活躍發表政治評論吧?年輕人對我的看法如此,能視為一種讚美嗎?

我們約在倫敦頗為時髦的伊斯靈頓區,深秋人行道上滿地紅黃落葉有幾分蕭瑟,街上約莫一半的行人沒有戴口罩,兩個口罩戴緊緊的台灣人,在種族多元的倫敦街頭倒是絲毫不顯突兀。不到十度的低溫把我們趕進一家酒吧,喝著啤酒談著台灣,還有脫歐後的英國。

脫歐後的英國

雖然反移民不是英國脫歐檯面上的方向,但要拿回邊境控制權(border control)是公開的,而這實質上和緊縮移民政策無異。脫歐之後沒有工作簽證的歐盟人士必須離開英國,一如在歐盟的英國人沒有簽證就必須返國。簽證對職場人士不是問題,但是對於想要到處去的英國年輕人,歐盟提供的的移動自由(freedom of movement)在脫歐後消失,頓時把他們困在島國裡。而歐盟人士少了英國不過是少了一個國家可以去,還有歐盟各國。

朋友提及不少英國年輕人正在想辦法取得歐盟工作簽證,或者追根究柢看自己有沒有歐洲祖先的血統可以去申請一本歐盟國家的護照,然而幾年前許許多多年輕人並不認為這會是問題。

一輩子都是這樣,買個車票就可以去歐洲,愛待多久就待多久,過去四十七年都是這樣,會改變也是別的事吧,他們也許是這麼想,更可能從沒想過。何必去投票?反正遇到問題了,政府應該會想辦法解決。

英國脫歐公投成功後勞動力日益短缺,W說如今拿到碩士可以很容易申請兩年的簽證留在英國找工作,移民政策至此似乎是鬆了一些。因為脫歐加上疫情,原來來自歐洲的載貨司機紛紛返國,造成一些貨運公司索性守在垃圾場外攔下垃圾車,試圖以更高的薪水搶人去開貨車。超市架上幾度因為運輸青黃不接甚至空空如也,連汽油配送都成了問題,加油站外大排長龍就怕加不了油。

當年脫歐公投百分之五十二投同意票的人,恐怕沒有料到今日的窘境吧?那百分之四十八投反對票的人,會不會懊惱沒有多拉幾個人去投票?而那些根本沒有投票的人,是不是跟自己生氣為什麼連投票這個簡單的動作也懶得做?脫歐公投過關之後,我只遇過懊悔相信謊言的脫歐者,還有越來越憤怒的留歐者。

你在台灣的朋友會去投公投票嗎?我問W。不會吧,W聳聳肩,不過如果沒事的話說不定。我繼續問:那麼如果你在台灣會去投票嗎?應該會,W笑了,我知道公投的大概議題,不過我不是很清楚細節。我無法分辨他是認真說他會去投票,或是不想讓看他從小長大的阿姨失望。

如今的年輕人不知台灣戒嚴前後差異

但我又怎麼能要求他和我有一樣熱切的心態?我小時候以為要反攻大陸解救同胞,以為要當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在學校讀的是長江黃河,還有總統蔣公。W在學校學台語,讀的是濁水溪、中央山脈,還有蔣渭水。

W生下來就是理所當然的台灣人,而我,一直到高中才有此意識。他出生之際台灣和現在沒有兩樣,民主自由富裕是與生俱來不費吹灰之力的,和呼吸一樣自然,一如英國年輕人無法想像不能任意進出歐盟。

年輕人對政治冷感台灣不是特例,舉世皆然,這是一種趨勢。然而台灣是多麼的不同,因為我們有個虎視眈眈的鄰居,其他國家沒有。也因為如此,台灣的處境是多麼困難。

年輕的時候去哪裡都要申請簽證,去一趟歐洲旅行得花兩三個月申請各國簽證,有些還得看存款證明。印象最深刻是法國簽證,要公司出一封信說我有年假,萬一被遣返公司要負責。當時在台灣路透社的英國總經理還要我反簽一紙,證明公司發的信只是讓我辦簽證,不會負責我的私人行為。

如今台灣護照幾乎已經是世界主要國家通行無阻了,但當年去要求公司開證明說會負責我被遣返的往事,仍然是奇恥大辱,我希望台灣人再也不會陷入那種國際孤兒的困境。而W恐怕無法想像我們這一代經歷過的荒謬吧?他的旅行,是買了機票就可以走的,無需申請簽證。

我看著坐在對面這個聰明優秀的年輕人,心想他寧死也不會說自己是中國人,一定只是台灣人,但他這一代的年輕人,似乎又對台灣代表的意義和未來的走向,毫不在意。他們是不是認為台灣會像現在這樣,一直下去不會改變?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和W討論了四項公投的內容,當我向他敘述種種離譜的萊豬、藻礁論述與行徑時,他皺起眉頭不可置信。過去一年或許他為了碩士學位不常關心台灣新聞吧,我想,在台灣的年輕人是不是也是這樣?他們知道反萊豬會讓台灣陷入經濟國際孤兒的困境嗎?

我不相信他們在稍稍認識議題之後,會反對合格萊豬進口來阻擋台灣加入國際組織,會要重啟在地震帶上拼裝的老舊核四,會為了保護神化了的藻礁阻礙台灣經濟,或是會同意讓肆意妄為的公投議題擾亂台灣尚未穩固的民主過程。

香港回歸中國那年我離開台灣,那種希望台灣被世界接納承認還有希望台灣不停進步的渴望,隨著住在國外的歲月與日俱增。我相信希望留在英國多看看外面世界的 W 還有更多在台灣的年輕人,只要仔細想想,會和我有一樣的心情。

而這四個惡意公投一旦過關,不但會影響經濟發展,更會讓台灣走向國際的努力功虧一簣,進而被鎖進中國。投票不該讓有沒有空想不想投來決定,不投票只是讓別人決定你的未來。沒有下一代的我,為台灣的下一代感到焦慮。

不要讓別人決定你的未來,為了台灣和世界的未來,而不是受制於中國的未來,12月18日,請回家投下四個不同意票,讓台灣帶著民主和經濟走向國際。

作者在海外漂泊二十多年後,目前與同為路透社記者的英國丈夫,在八里左岸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希望兩人近半個世紀的國際新聞生涯,能提供些許真切看台灣的觀點。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萊豬公投:貿易談判真的不簡單

四大公投案通過對台灣與你我的影響(三)──公投綁大選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