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生兩胎 結婚又離家出走 小媽媽逃脫不了的破碎家庭輪迴

尹俞歡
風傳媒

欣怡(化名)的第一胎懷孕過程宛如一齣黑色喜劇。欣怡17歲確定懷孕後決定要把孩子生下、並和男友結婚,爸媽卻極其反彈,不僅要她拿掉孩子,更向男友家索求天價聘金。欣怡不肯,媽媽就打電話報警,指控欣怡男友誘拐未成年少女。為了躲警察,欣怡只要一聽到警察到了男友家大樓下,就會趕忙捧著大肚子搭電梯到地下室、跳上哥哥的機車,由哥哥載她去各處避難。

一次逃亡後,哥哥把感冒的欣怡一人留在單人小套房裡。懷孕8個月的欣怡不能吃藥,只能發著高燒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那個時候想著,我是不是就會這樣死掉?」

暴力父親、疏離母親 造就想逃的小媽媽

小孩的誕生是源自欣怡亟欲逃離的家。從欣怡有記憶開始,爸爸成天醉醺醺的,看到她就打,有時候也打媽媽跟哥哥。欣怡告訴媽媽這樣不對,媽媽反而幫爸爸說話,要欣怡不要多嘴。國中開始,欣怡越來越忍不住氣,一度想自殺,後來時不時蹺家,在哥哥和朋友家之間落腳。高二得知懷孕後,欣怡決定留下小孩,希望藉此斷開與父母的連結,但育兒的瑣碎和婆婆的酸言酸語,使欣怡原有的憤怒和不安找不到出口,成天和先生、婆婆吵架。19歲生下第二胎後,欣怡再一次選擇離家出走。

20161229-風數據小媽媽專題,個案講到傷心處也落下眼淚。(盧逸峰攝)
20161229-風數據小媽媽專題,個案講到傷心處也落下眼淚。(盧逸峰攝)

欣怡在高二得知懷孕後,決定留下小孩,希望藉此斷開與父母的連結,但生活並沒有想像中順利,她講到傷心處不禁掉下眼淚。(盧逸峰攝)

二度離家後的欣怡借住在哥哥家,生活隨著哥哥和哥哥的女友顛倒,白天3人擠在小套房裡睡覺,傍晚醒來後繼續浸泡在酒精和毒品中,見到的天永遠都是黑的。那時欣怡真正的擺脫了家,流連在沒有目的、沒有嚮往的漩渦,但她自知自己並不開心,更時不時想起留在婆家的兒子女兒已經沒有了媽媽。

「失敗的家庭經驗只會一直複製」

「失敗的家庭經驗只會一直複製,」因為家暴議題接觸家長及青少年團體的實踐大學社工系教授嚴祥鸞描繪家暴家庭的家系圖,發現未成年懷孕除了是家庭功能失調的後果,更是下一個失序家庭的起點。嚴祥鸞說,青少年因為原生家庭不完整,自然想提早離家、建構自己的美好家庭。但當這些青少年在社會角落中遊盪,碰上的只會是和自己背景相似的人。當兩人都來自關係錯綜複雜的原生家庭,很可能只會再次複製原本的家庭模式,導致新組成家庭也未能有完整功能。

複製上一代之外,性別中的權力關係無法反轉,也是小爸媽家庭功能失調的原因。「我們都假設一個人在社會中能自然出生、成長、結婚,」嚴祥鸞說,當社會中的性別刻板印象及性別不平等持續存在,男性握有主導權,家庭或學校卻沒有機會教他們如何學習變成好的人,或是如何跟別人溝通;女性也多認為自己是被動的角色。也因此常聽到小情侶奉子成婚後,女生最喜歡問男生的問題就是「你後不後悔?」「但為何女生為何要藉這個問法強化自己的信心?」嚴祥鸞指出,當小爸媽之間的不平等關係無法找到解答,雙方開始互相埋怨,婚姻關係自然也就越來越往下沉。

20121016-實踐大學社工系教授嚴祥鸞。(取自台灣省政府網站)
20121016-實踐大學社工系教授嚴祥鸞。(取自台灣省政府網站)

實踐大學社工系教授嚴祥鸞指出,未成年懷孕除了是家庭功能失調的後果,更是下一個失序家庭的起點。(取自台灣省政府網站)

伴侶、小孩是小媽媽的新生活重心

除了失序家庭,社會對於成就的貧乏想像,也讓無法適應主流價值的孩子找不到新的出路。若是一路按著社會、父母期望唸書、升學、就業的人,一開始或許很難理解這些小媽媽為什麼要這麼早生小孩。「高中的時候,玩都來不及了,怎麼會想生小孩!」訪談過程中許多社工都坦言,一開始其實並不能理解小媽媽的各種選擇,但隨著接觸小媽媽的生活,才明白這群孩子在學校學習成就不高、或是根本沒興趣唸書,而生活中沒有了課業也不知道還能做什麼,只好找朋友閒晃。一旦有了伴侶、小孩,對小媽媽來說反而找到新的生活重心,日子過得還比上學有趣。

善牧基金會新北市區主任侯雯琪指出,大人總習慣幫孩子安排很多事、期待他們要達成許多目標,導致孩子不太會去思考自己想要什麼,一旦沒興趣或失敗了就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只好把重心放在男女感情上。曾有小媽媽告訴侯雯琪,唯有在與男友發生關係的那一刻才能感到對方是自己的,「我在想,應該是很多經驗都帶給他們累積的挫敗感,他們得透過這種很激烈的方式證明自己存在、自己值得被愛。」

善牧基金會新北市區主任侯雯琪。(取自善牧基金會網站)
善牧基金會新北市區主任侯雯琪。(取自善牧基金會網站)

善牧基金會新北市區主任侯雯琪建議,大人可以試著協助身邊的青少年尋找課業之外的興趣,並一點一滴的澆灌他們的成就感,讓他們知道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會被看見。(取自善牧基金會網站)

做自己就值得被愛

「但為何青少年不能做自己就可以好好被愛?」看到小媽媽在社會期望與自我間的落差,侯雯琪心疼地反問,大家都經歷過青少年時期,但為什麼大人總是在長大之後就反過頭指責青少年為何難溝通、不接受大人的安排。侯雯琪因此建議大人可以試著協助身邊的青少年尋找課業之外的興趣,並一點一滴的澆灌他們的成就感,讓他們知道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會被看見。


相關報導
風數據》小媽媽這麼多!全台每年3000人 這個縣市未成年生育率最高
為什麼再苦也要留下孩子?未成年小媽媽的理由和你想的不一樣

《網友觀點》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 http://goo.gl/iRPx1B

 

★更多推薦新聞

驚!印度裁縫師12年性侵500童落網
嘿咻「碰壁」! 32歲女竟天生無陰道
柑橘攤推「得來速」 購買方式超狂
21年沒交過女友的單身漢 最後變這樣
這款老師這樣嚇學生 「把你們寫進死亡筆記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