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肯亞獵遊追珍尋異紀行 (九/完)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從馬賽馬拉回奈洛比車行時間約四、五小時,若我們的回台班機是夜晚起飛,則可以考慮早上離開馬賽馬拉後直赴機場。但我們訂的是下午的班機,加上奈洛比常常堵車,交通狀況很難預測,保險起見我們還是安排在奈洛比住一晚,這樣隔天還有一上午可去幾個郊區景點。

回程路上免不了還是必須在附藝品店的休息站停下來上個洗手間。因為要回家了,想說多少買點紀念品。之前提過這種店專作遊客生意,會「熱情」推銷,但不致於強迫。不過要討價還價實在不是我所長,就選一兩樣低價但還看得上眼的物件,再虧也虧不到哪兒去。只是覺得肯亞人似乎不太會作生意,貨品堆得滿坑滿谷,沒有整理,也顯不出特別之處。過路客人不算少,但大部份沒時間停很久仔細尋寶。

奈洛比是一個大城市,集中了肯亞多數財富,但也吸引了來自各地想討生活的人們,歷史及社會因素使奈洛比市區內形成幾個貧民窟,以下照片中的 Kibera 貧民窟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個。它的面積不到台北市的最小行政區大同區的一半,卻擠入百萬人口(確切數字無法統計)。在裡面政府不提供任何公共服務,連警察都不敢隨便進入。但有人說這不能稱為貧民窟,因為有些鄉下地區的百姓生活條件更差,資源更少。

奈洛比的市郊有高級住宅區,市中心有高樓大廈,貧富差距非常明顯。以下照片遠處就是市中心,而近處則屬於位在市區南方的奈洛比國家公園。這公園的面積略小於台北市的一半,雖然它緊隣城市,仍有許多野生的飛禽走獸生活在此。因為交通方便快捷,對於只能在奈洛比短暫停留的旅客而言,這裡是獵遊的唯一選擇,但樹梢線上露出的商業大樓是有點破壞荒野情調。

回到奈洛比的旅館稍作休息後,出發去一個名氣頗大的 Carnivore 食肉族餐廳用晚餐,本來肯亞方面的安排是導遊帶我們來回,期間他在外等待,但一來我們覺得這不妥,二來一路上大家也很熟了,就邀請他一起用餐。這家餐廳早年以吃遍各種野味肉類聞名,後來因為環保及動保意識抬頭,只剩較一般的肉類,頂多有些養殖的駱駝或鱷魚肉搭配,但一進門的巨大烤爐仍相當讓人印象深刻。

店內用餐是採吃到飽方式,每桌有隻小旗子,只要它仍然豎立著,侍者就會不斷地來詢問要不要加肉。開始時很有趣,但很快地我們就偃旗息鼓了。

隔天上飛機前有一整個上午可用,第一個要去的地方是電影「遠離非洲」Out of Africa 所敘述的丹麥裔女主人 Karen Blixen 在肯亞時經營的莊園。

這位女主人的人生經歷在電影中只描述了一小部份。另外,聽說原本電影女主角要請奧黛麗赫本來演,但沒談成,以外形來說似乎比較接近。

她的著作等身,多次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有一兩次幾乎得獎。

她的住宅內一隅。其實她不只會寫也會畫,但畫作禁止拍攝。

第二個參觀處是長頸鹿中心 Giraffe Centre,這是以保育羅氏長頸鹿 Rothschild giraffe 為主要目標的機構,對一般遊客而言,最大的賣點就是可以親手餵食。進場後登上一個陽台,可以和長頸鹿的大腦袋面對面,非常有趣。

即使不到陽台上,只要用中心提供的餌料引誘,它們也會靠過來。當人站在矮牆邊,長頸鹿慢慢踱步到面前時,更能體會它們的高大。

中心方面為了長頸鹿的健康,不希望它們過度進食,設了餵食標準。不過我看要大家都遵守規矩不容易。有些洋人甚至啣著餌料,讓長頸鹿伸出舌頭舔得滿臉都是口水,好像不太衛生。

最後一個地方是 Sheldrick Elephant Orphanage 小象孤兒院,這是一個由基金會設立的孤兒象收容中心,讓因著盜獵或其它因素失去父母的小象有地方可安心成長,直到更成熟一點後再移到其它保留區,甚至野放。它們每天接近中午時會被從欄舍中帶出來作泥巴浴及接受餵奶,這時遊客可進場觀看,運氣好的還可以輕拍小象。

此地原是我最期待的,但是到了現場,發覺他們幾乎是無限制的賣票讓遊客進入,以肯亞的標準來說收費很高,但觀看的場地沒什麼規劃,任憑遊客互相推擠搶拍照,也無人導引或維持秩序。這讓我留下了營利重於保育的印象。

結束之後導遊帶我們到附近大型購物商場用了午餐,九天八夜的肯亞之行就告一段落,接著就上飛機「遠離非洲」了。

整體來說,這趟旅行算是成功的,除了壯觀的牛羚大遷徙以外該看到的動物應該都看到了,坐著四驅車在原野奔馳或顛簸前行雖然辛苦,但十分令人難忘,我也不必自己費力行走。不過在體驗肯亞的風土人情方面就少了些,因為全程導遊作陪,遇到的也多是旅遊業工作者,沒太多機會和一般當地人互動,也沒有什麼選擇路線地點的機會。當然以肯亞的治安狀況,或許這樣比較安全吧。對我個人而言,肯亞絕對值得再去獵遊一次,不過以不同的地理環境和新鮮感考量,若有機會再去非洲,我是比較想去納米比亞,就看上帝如何帶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