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西方大覺醒:「中共是危及全球的病毒」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9 分鐘 (閱讀時間)

北美一個著名的安全論壇發布最新報告稱,2020這一年不僅會因為新冠疫情被載入史冊,更會因為世界,特別是民主國家,在這一年對中國(中共)的態度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而被世人銘記。報告說,在民主國家的新共識中,「中共才是危及全球的病毒」。

總部設在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的哈利法克斯國際安全論壇在周末發布了一份題為《中國與民主國家—世紀最大博弈》手冊。該論壇主席彼得·範·普拉格(Peter Van Praagh)在報告的前言中指出:「2020年見證了民主世界對中國共產黨(CCP)的態度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具體表現為,如果說過去傳統的看法是,經濟繁榮的中國最終會為其民眾帶來更多的自由,那麼新的流行看法是,中共才是危及全球的病毒。」

這份手冊匯集了全球各地250多位專家的觀點。報告從中共在國內的統治、對民主國家的進攻、中國的技術專制主義、中國的戰略謀劃等幾個方面,運用詳實的證據,凸顯了中國對民主國家構成的威脅。

新冠疫情讓民主國家覺醒

報告說,中國對民主國家和民主本身的侵略已經持續了很多年,遠在美國川普政府改變對中國立場前就開始了。只是到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世界才開始真正意識到中國的威脅。報告說,「也許不應該通過一場全球疫情來讓世界清醒,但是,最終,他們覺醒了」。

報告說,長期以來,勞工組織始終擔心與中國的不平衡自由貿易破壞了國內的製造業,使得工人階級陷入貧困,全球藍領社區化為虛無,但是新冠疫情令各國幡然醒悟,並確定採取行動。

報告說:「大多數國家了解到他們危險地依賴於中國生產商生產的藥品以及基本的個人防護裝備,例如口罩和手套,以及呼吸機等更複雜的醫療設備。當中國公司向全球運送數百萬有缺陷的醫療設備時,全球對供應鏈的脆弱性的憤慨情緒加劇。」

在中國阻撓3M等美國公司在中國製造的防護口罩的出口,將其轉給中國國內使用之後,美國政府和國會討論了在美國進行藥品和個人防護設備的生產。

2020年春末,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宣布22億美元計劃,將日資生產從中國搬回日本。

報告說,即便是完全「脫鉤」不太可能,但是北美、歐洲以及亞洲的主要經濟體中正在發生的孤立中國經濟的多元化行動也有可能損害中國的增長。

2020年,在其他國家忙於應對新冠疫情的同時,中國在台灣、香港、南中國海以及印度邊境的咄咄逼人的做法更令西方警覺。

在美國,兩黨越來越一致地認為,中共現在是民主世界及其價值觀的主要挑戰者。美國的堅定的傳統盟友,加拿大和英國,也出現了同樣的覺醒的跡象。歐盟也有類似的共識,印度目前正在採取重大措施,重新調整對其東部鄰國的政策,日本一直對中國憂心忡忡。

西方覺醒的表現還有,中國科技公司在西方越來越被視為「賤民」。越來越多的國家宣布,將華為5G排除在自己的電信系統建設之外。

曾經一蹶不振的同盟——美、日、印、澳四方對話機制——重獲新生。2020年10月該對話在東京舉行,它涵蓋了海上安全、網絡問題和地區互聯互通。報告說,四方對話機制的重生可以被視為西方明確了中國意圖並加以遏制的第一個具體步驟。

中國與西方對立,習近平下手「太快太狠」

報告認為,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出手「太快太狠」,一手造成了中國與世界民主國家的對立。

報告說,中國近年來對民主國家採取了很多咄咄逼人的做法,主要原因可能是「急於在歷史上確立自己地位的習近平」。報告說:「他下手太狠太快,在中國還沒有強大到足以承受之前就激起了強烈的反彈,無論這種咄咄逼人源自何處, 中國和世界民主國家現在顯然陷入了一種日益對立的僵局」。

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最近也有類似的表示。他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長期執政顛倒了美中關係,需要美國民主黨人拜登的新一屆政府及其盟友採取更加協調的方式來應對北京。」

與中國一些民眾所認為的西方與中國的對立是西方要遏制崛起的中國觀點不同, 報告特別強調,如果不是因為中共在民主國家的各種行為,就不會產生多元化和與中國脫鉤的需求。中共是「自食其果」。

報告說,在一國崛起時, 這種對抗並非不可避免。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經濟迅速發展,但並沒有引起對美國的強烈對抗。日本、英國、澳大利亞以及跨國公司並沒有因為美國經濟實力變得強大而尋求多元化和脫鉤。

報告說,西方的做法別無選擇, 至少在當前習近平領導列寧主義政黨的情況下。他說,中共不會容忍任何異議,在理論和實踐上都是敵視民主的。

民主國家淪為靶子,西方沒有及時做「盡責調查」

報告說,中共的本質是專制和極權,而且中共的專制野心並不只停留在國內,甚至也不僅局限於亞太地區,全球的民主國家,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等早就淪為中共攻擊的靶子, 首當其衝的是香港和台灣。

報告說:「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共產黨的目標是將全球變成專制主義的安全地帶。習近平和中共不僅在言辭上,更是以行動展示了這一點。」

報告說,中共貌似不會公開或是秘密支持外國民主國家的工人黨,它在互聯網上撒佈虛假信息也沒有充斥著意識形態的口號,但是,中國需要「順從」。中共利用各種「權力工具」來迫使全世界「順從」它的意志,實現其外交政策的野心。

這些「權力工具」包括中共的統戰部、經濟和技術間諜活動、孔子學院甚至包括「劫持人質」等。2020年7月,中國以間諜罪起訴兩名加拿大公民,就是「公然的政治行動」,目的是以此為談判籌碼,試圖迫使加拿大釋放2018年因違反對伊朗的製裁在溫哥華被拘留和軟禁的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

報告說,中國還利用自己的經濟力量來脅迫其他國家和公司「就範」。除此之外,報告說,中國還在破壞民主秩序,比如積極支持專制政府,創建平行的全球治理體系,按照中國的形象,至少按照中國的利益來塑造國際秩序。中國還積極加入已有的國際組織,希望從系統的內部來破壞民主秩序等。

中國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影響更是令人震驚。報告說,2020年1月,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對中國新冠病毒的應對措施大加讚賞,而無視中國通過壓制自己的醫生和向世界衛生組織隱瞞關於該病毒的重要信息來掩蓋病毒危機。

報告的顧問之一,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亞洲政策分析師邁克爾·奧斯林(Michael Auslin)最近在國家利益雜誌撰文說,西方與中國的接觸政策一開始並沒有錯,錯的是,西方國家沒有對中國的野心進行盡責調查,才造成了現在的問題。

民主國家的軟弱,才讓中國為所欲為

報告說,現在是冷靜地重新思考民主世界應對中國挑戰政策的時候了。民主國家必須深思熟慮,並強烈反擊,這是習近平統治的中國自找的反擊。民主國家必須迫使中共重新調整其全球野心,從對世界民主國家的持續攻擊中後退。

報告說,美國依然是民主國家的天然領袖,美國的實力、財富和技術,結合其眾多全球盟友的有效部署,將確保中國的野心能夠得到遏制。

報告說,世界上的民主國家如果齊心協力,則擁有中國無法企及的壓倒性優勢。世界民主國家面臨的挑戰,不再是如何嘗試與一個專制的獨裁統治下的崛起的中國合作,民主國家面臨的真正的中國挑戰是,民主國家如何有效地相互合作。

報告認為,民主國家的軟弱和優柔寡斷鼓勵了中國的強硬派,給他們留了一扇可以推搡的大門。報告說:「如果十年前,世界民主國家採取統一的立場,並以重大的可信威懾作為後盾,習近平還會如此大膽地打壓香港嗎?正因為我們的軟弱,才讓中國如此為所欲為。」

報告還認為,中國對世界民主國家所構成的挑戰不僅有別於蘇聯而且更加難以應對。中國是一個更大、更富裕的競爭對手。

民主國家與中國打交道的新原則

手冊的最後提出了民主國家今後與中國打交道的原則,題為「中國原則」。手冊說,民主世界承諾,不會再從事下列活動,從而,捍衛自己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以免其受到損害。

第一,無視中國干涉民主社會的企圖;

第二,把與中國有關的觀點、著作、藝術作品或者聲明提交和配合中國的審查或是進行自我審查;

第三,參與任何幫助中國壓迫本國人民的商業或是技術相關的活動或交流;

第四,忽視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全球互聯網治理和技術標準、使其與自己的專制價值觀和野心保持一致的企圖;

第五,支持或是參與中國對任何批評中國的人進行任何形式的懲罰和製裁;

第六,不支持世界各地面臨中華人民共和國壓力和恐嚇的民主人士和政府;

第七,明知是用強迫勞動的或者是由於偽造、盜竊知識產權等犯罪活動生產的中國產品或是服務,卻對這些產品或服務進行購買和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