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大選》南方州變天?黑人選民成選戰關鍵,兩大原因影響他們投票

王穎芝
·6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大選已在提前投票過程中悄悄開跑,在不少搖擺州,黑人美國人(黑人族群)的選票很可能將左右大選結果。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想要入主白宮,就要看他如何動員這一群最忠誠的選民。

多年以來,民主黨一直比共和黨更能吸引3000萬名黑人選票,但在歐巴馬(Barack Obama)執政的最後幾年裡,黑人支持率早已悄悄下滑,也成為此次大選的難題之一。

黑人常常被視為一個統一、單一的群體,但許多分析家特別提醒這種觀點的問題所在,如果民主黨想要獲勝,需要更仔細地與不同的黑人族群對話。前所未有的疫情大流行,已經造成每1000名黑人美國人就有1人死亡;而在經濟衝擊上,黑人失業的機率是其他人的2倍高,危機成為翻轉黑人族群投票意願的力量。

「迴游」社群讓南方變天

在20世紀前半葉,黑人人口大量從南方往北遷移,試著逃避種族隔離政策與失業潮,在北方城市謀職求生。這波內部移民潮在1970年代到達尾聲並開始反轉,黑人又開始從北方大城市慢慢回到南方,回到家族世代居住的社區。這些歷經南北文化交替的黑人選民,他們居住的地區如德州、南卡羅來納州或喬治亞州,兩黨競爭可說十分激烈。

「很明顯,有一個黑人選民社群正在成長,而他們可能是任何候選人的引爆點,」華府三大智庫之一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資深研究員弗雷(Bill Frey)說。他還補充:「很多人都察覺到、也相信喬治亞州最終會變成『藍色州』(指支持民主黨)」。

喬治亞州與愛荷華州、俄亥俄州、北卡羅來納州及佛羅里達州並列為五大搖擺州,也是兩黨選戰打得最激烈的地方。根據民調機構普優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統計,在九個競爭最大的州份裡,就住了至少1/3的黑人選民。

非裔選民被視為2020美國大選的關鍵選民。(AP)
非裔選民被視為2020美國大選的關鍵選民。(AP)

黑人選民被視為2020美國大選的關鍵選民。(AP)

代溝擴大中

布魯金斯學會的研究同樣發現,受過教育、較年輕的黑人選民本來就偏向進步派,但那些受過大城市自由風氣洗禮的南遷居民,也有愈來愈高的左傾傾向。不過在年輕人與中老年者之間,還是存在激進與實際派的區別。

近年其他選舉的投票結果也顯示,雖然年輕人願意投票的比例正在節節升高,但年輕黑人選民卻愈來愈不願支持民主黨,運動人士也呼籲民主黨,在處理警察暴力與憲法改革問題上應該更積極大膽。

10月份,拜登在一次造勢活動中,大學生漢弗瑞(Cedric Humphrey)問他:「很多人相信30歲以下的黑人選民會是最舉棋不定的一群,不是因為他們要投給川普,而是他們根本不會投票。他們認為投票給你代表投給了目前這個無法保護他們的機制,除了『支持川普就不是黑人』以外,你有沒有別的話想對他們說?」

拜登若上台會把美台、美中關係綜合考慮,不太會做出派高官赴台的決定。(美聯社)
拜登若上台會把美台、美中關係綜合考慮,不太會做出派高官赴台的決定。(美聯社)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曾說,「投給川普就不是黑人」。(美聯社)

目前看來,拜登在年長黑人族群中的票頗為穩固,但在民主黨初選中,30歲以下的選民幾乎一面倒支持更為左傾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而這群年輕人佔所有黑人選民的4成以上。不過根據CBS民調顯示,10個接受問卷的黑人年輕人當中,9個都說絕對不會投給川普。

威斯康辛州民主黨議員鮑溫(David Bowen)接受《衛報》(The Guardian)時指出,新冠疫情、經濟衰退與反種族歧視運動所激發的憤怒「其來有自」,而且民主黨應該視為警鐘,他呼籲自家政黨將能量投注到年輕人所領導的社會正義運動上。

「面對累積了數十年的沉痾,我們不可能視而不見,也無法做出很多小改變來告訴民眾,這個體系對他們還有用。」

「壓制」反而激發投票意願

另一方面,美國選舉中的「選民壓制」(voter suppression )現象倒是讓全美所有黑人族群,不分年輕或年長都更加團結。

從1860年代黑人男子有投票權開始,「選民壓制」一直是白人主政者用來限縮黑人公民權的工具,包括早期以識字與否、資產多寡等標準來設下投票門檻,到近幾十年來限制提前投票或當天註冊等手段,都確實導致經濟和社會地位較低的黑人族群更難完成投票。

1965年的《選舉權法案》(1965 Voting Rights Act)禁止了選舉壓制手段,但2013年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會議卻認為,此法案已經不符合時空環境,因此予以廢除。自此以後,共和黨掌握的州份開始自由自在地運用壓制手段,變相限制了非白人社群與年輕人的投票權。去年9月,美國電視台Channel 4也揭露,川普陣營在2016年大選時刻意瞄準黑人族群,鼓勵他們不要出門投票。

非裔選民被視為2020美國大選的關鍵選民。(AP)
非裔選民被視為2020美國大選的關鍵選民。(AP)

黑人選民被視為2020美國大選的關鍵選民。(AP)

由於聯邦最高法院在2013年廢除《選舉權法案》部分規定,讓聯邦政府不能再插手地方政府改變選舉法的決定,許多州份現在都再度利用「選舉壓制」手段。例如在佛羅里達州餘2018年立下新規定,禁止曾犯下聯邦重罪者投票,這批更生人人數整整超過585萬。還有共和黨州參議員試圖推動法案,禁止那些還未付清訴訟費用的更生人投票,此案目前還在上訴中,但已被聯邦高等法院下令暫時凍結。

佛羅里達維權聯盟(Florida Rights Restoration Coalition)即是為了更生人公民權創辦的組織。創辦人米德(Desmond Meade)指出,受到新冠疫情的衝擊,許多黑人選民反而更加堅定了出門投票的決心,自己也是「首投族」的米德強調,他們不會只為了兩黨就蓋下印章。

「我們會投給真正承認並尊重我們的尊嚴的人,」米德說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美國警察擅闖民宅、槍殺非裔女救護員 大陪審團竟宣布:沒人需為她的死負責
相關報導》 「手無寸鐵,赤裸裸躺在地上」美國非裔男子遭警「防吐面罩」套頭窒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