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互聯網加速折疊:草莽神話破滅,巨頭穩坐鐵王座

·11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王琳,36氪經授權發布。

就像人類社會每當出現結構性大變局時,土地、資源兼併,財富和權力洗牌的故事就會重複上演一樣,如今的中國互聯網,也正在上演類似的劇情。

新商業變革、技術革新、競爭格局劇變,加上席捲全球的疫情“黑天鵝”事件爆發,在諸多因素疊加之下,2020年的賽程過半,中國互聯網公司的折疊,按下了快進鍵。

少數公司成為了幸運兒。騰訊、阿里巴巴、拼多多、字節跳動、美團點評、京東等巨頭們的市值或估值,刷新了一個又一個紀錄,他們依然在征戰中書寫著商業大航海的傳奇故事。

大部分公司或主動或被動撤退:車好多、58到家縮減其支出;新浪、聚美優品們排隊退市,他們正考慮通過其他方式謀求更豐富的資本支持;青客、蛋殼、瑞幸咖啡等一眾公司,脆弱的商業模式和捉襟見肘的現金流毫不修飾得展現在公眾面前;百度、趣店,曾經的明星公司風光不再;甚至還有一些公司,已經走到了破產的邊緣.....

更有趣的是,這些幸運兒們原本就已經是巨頭公司,而如今,疫情期間增長的勢能,將幫助他們積累起長遠的優勢,助推它們有機會成為更大的超級平台;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公司,則陷入掙扎的困境之中。一場加速折疊,正在中國互聯網公司之間上演。

少數幸運兒

變化來得天翻地覆,讓人分不清是“災難”還是機遇。

京東超市負責牛奶採購的張毅手機裡,收到了58條銷售異常系統監測預警信息。後來,他打開電腦才發現,突發的疫情加上春節假期導致供需嚴重失衡,牛奶銷量翻了四五倍,全國庫存告急。為了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他和同事用了4天時間,全國補貨58萬件。

不僅牛奶,消費者瘋狂囤貨,讓京東的物流訂單暴漲,疫情期間,京東物流一下子招聘了35000人來滿足瘋長的訂單。

釘釘和企業微信都經歷過短暫的“癱瘓”。為此,釘釘不得不在2天內擴容了2萬台服務器,以應對這次前所未有的龐大需求,騰訊會議8天總共擴容超過10萬台雲主機,共涉及超百萬核的計算資源投入。

彼時,全球正處在新冠疫情的巨大恐慌中。2月,納斯達克開始崩盤,美股暴跌;3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189個成員國中的170個將出現經濟滑坡,全球經濟面臨上世紀“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崩潰。之後,全球新冠肺炎病例開始不斷攀升,至今已超過1000萬例確診。

“大流行病是一頭怪獸,我和它搏鬥沒有勝算。”橋水基金的創始人瑞·達利歐(Ray Dalio)這樣解釋今年第一季度的虧損。

一片混亂之中,至少有一點兒是清晰的,少數大公司獲得了更大的影響力,他們的狀態相當穩健——經此一役,再也沒有人懷疑物流是京東的拖油瓶;在線辦公加速發展,一下子提前了5年,騰訊會議藉此出圈,幫助騰訊獲得了To B賽道的又一張門票;乾癟的錢包讓人們意識到,拼多多這種強調性價比的拼購形態的重要性,未來,它的發展勢頭或許會更強勁。據國際投行高盛發布的研報預計,至2021年,拼多多將貢獻中國三分之一的快遞包裹。

最終,在全球經濟下行的局面中,誕生了中概股有史以來最為神奇的一幕:從2月開始,騰訊、阿里巴巴、拼多多、美團、京東等公司的股票和市值飛速上漲:拼多多的股票至今已增長超過1倍,目前來看,還沒有停下來的趨勢。

2020上半年以來積累起的優勢,將助力它們有機會成為更大的超級平台。

誰的底褲掉了

可幸運從來只屬於少數人,經濟低迷是天然的放大鏡,暴露出那些虛弱無力的商業模式,也加速了泡沫的破裂。

長租公寓品牌青客正遭遇著巨大的資金困難,賬上的1億資金不知道可以支撐多久。上市6年的途牛,股價連續2個多月低於1美元,差一點兒就被要求退市。成立9年的杭州第一大P2P上市公司微貸網,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立案偵查。

事實上,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很多互聯網科技“獨角獸”就已經顯示出了亞健康狀態。

2020互聯網加速折疊:草莽神話破滅,巨頭穩坐鐵王座
2020互聯網加速折疊:草莽神話破滅,巨頭穩坐鐵王座

過去十年,來自主權財富基金、共同基金和對沖基金一直在做的事情,便是將資金直接或者間接投給那些很快成為獨角獸的創業公司,以期獲得高額回報。2010年,國內一級市場融資金額為1000億元,而到了2015年,這個數字是7000億,2018年則是1.5萬億。

2020互聯網加速折疊:草莽神話破滅,巨頭穩坐鐵王座
2020互聯網加速折疊:草莽神話破滅,巨頭穩坐鐵王座

擴張是彼時唯一的主題,長租公寓們為爭搶房源不惜加價20%到40%;拜騰汽車300餘人規模的北美辦公室,僅零食採購費用就花掉了700多萬美元;某二手車企業一年的廣告費用就高達10億元。

只是,身處牛市的玩家並不在乎這些,他們甚至編造了各種獨創指標來美化業績。

Wework2018年嚴重虧損,而它卻通過“社區調整後”EBITDA(扣除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的盈利)把虧損變成了盈利。上一個季度還虧損6個多億的瑞幸咖啡,為了獲得更多融資,“獨創”了門店利潤率指標,即門店利潤率=總門店收入(不含外賣費)-房租-原材料費用-機器待攤費用,在這個模式中,他們在下一個季度的財報中居然奇蹟般地盈利了,當然也如願獲得了融資。

最終,這些都轉化成了捉襟見肘的資產負債表和一連串負面新聞。

優信深陷高管離職,部門裁撤的風波中,2019年上半年,在2018年於境外上市的47家新經濟公司中,優信跌幅高達80%,領跌中概股;因為一連串造假,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或將面臨牢獄之災;AI天才公司格靈深瞳正處於轉型的陣痛中,在此之前,徐小平和沈南鵬還就它未來值1000億還是5000億美金的問題爭執不下。

疫情瞬間將脆弱的商業模式和虛假的造富神話統統打回了原形。

有些企業或許會緩過來,但總有一些“恐龍”會毀滅——燒光了84億後又背上86億巨額債務的拜騰汽車,無土地、廠房可抵押的博郡汽車,曾被認為有和英特爾、英偉達等巨頭一較高下的全球知名AI芯片企業Wave Computing都在死亡邊緣徘徊,不知道它們能否像賈躍亭一樣可以等來白衣騎士。

大擴張VS大撤退

整個互聯網呈現出了神奇的兩面:一面依舊在上演商業大航海的版圖擴張大戰,一面則開啟了一場敦刻爾克大撤退。

你很難不被這樣的數字所觸動:阿里巴巴萬億美元GMV的實現、拼多多源源不斷的百億補貼、字節跳動2萬人的招聘目標、滴滴0188(安全事故歸“0”,每天服務超過一億單,國內全出行滲透率超過8%,全球服務用戶MAU超8億)的戰略構想、美團閃購千億元交易額、蔚來汽車104億的授信額度.... ..

巨頭們駛向了更深、更廣闊的海域,一場場攻防戰跌宕起伏。

由餓了麼、天貓超市、盒馬生鮮組成的同城零售三艦隊對著美團不斷開火;阿里巴巴、京東開始熱烈擁抱下沉市場用戶,發力淘寶特價版和京東驚喜,拼多多則闖入“五環內”,他們將觸角一次又一次伸到了對方的地盤;字節跳動四處出擊的無邊界戰爭,被行業調侃為它“在互聯網界就剩下了小米一個朋友了”.. ....

很難說清巨頭們會在何時熄火,他們一次又一次展開關於規模的排位賽,試圖將業務版圖伸展到互聯網的每一個領域。或許,在他們心中,互聯網從來都沒有邊界。

瘋狂擴張需要的是底氣。阿里巴巴現金儲備高達3000多億元,騰訊有2000多億現金儲備,他們比大部分互聯網公司的市值還要高。

但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底氣。

3月,全球知名風險投資機構紅杉資本致信其美國成員企業創始人和CEO,要求CEO們開始考慮是否真的有那麼多跑道,言外之意要求CEO們慎重考慮是否擴展新業務。

更多的互聯網公司選擇了退一步:成立12年的Airbnb暫停了今年的上市計劃;58到家不得不砍掉了原計劃用於2月、3月份擴張計劃的錢;車好多集團/瓜子二手車暫停了打算在春節期間投入2億元廣告費用;據不完全統計,截止到6月末,“夢想家”孫正義操盤的軟銀投資公司裁員總數超過16800人,還不包括無薪休假人員。

經濟學家們至今還在試圖搞清一個大問題:此次衰退將是V型、U型還是L型的,陣痛到底會持續多久。在這個問題弄明白之前,大部分公司選擇為自己謀求更多的現金。

2020年至今,聚美優品、易車、58同城、新浪紛紛選擇私有化,他們都曾擁有過短暫的輝煌,但在競爭越來越複雜的當下,並沒有找到下一張船票,於是,撤退、維護好既有股東的利益,成為了他們不得已的選擇。

加速折疊

互聯網不再像一座金字塔,而是越來越像一顆圖釘,阿里、騰訊等巨頭們站在高高的釘帽上,而其他公司則擁擠得排在纖細的釘身上,而疫情的大爆發,更是凸顯出市場本已感受到的劇變。

少數受益者們再一次上演了市值奇蹟:成立5年的拼多多攜6億用戶躋身千億美元市值的行列;在阿里的步步緊逼下,美團一舉衝破了萬億港元市值,即便它在一季度重回虧損;靠著物流重登C位的京東,首次突破了市值千億美元大關;而他們共同的戰略投資者騰訊,則突破了5萬億港元,繼續和阿里爭奪互聯網萬億市值的“鐵王座”。

2020互聯網加速折疊:草莽神話破滅,巨頭穩坐鐵王座
2020互聯網加速折疊:草莽神話破滅,巨頭穩坐鐵王座

就像古老的典籍中所描述的,“凡是有的,還要給他,使他富足;但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這一幕正在現實社會中上演。

據海外網援引哥倫比亞大學政策研究所最新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美國億萬富翁的總財富已經超過了一年前。在疫情全球大流行期間,至少有8位億萬富翁的財富又增加了10億美元,其中貝索斯、拉里佩奇等等都是受益者。在中國,馬化騰的個人財富增加了近700億,馬雲的個人財富增加了100億左右。

互聯網正在呈現出極其割裂的兩面——美圖、趣店、映客、虎牙、優信、尚德等公司,用一條加速下跌的曲線完美詮釋了上市即高光,即便大盤瘋狂上漲,他們依舊巋然不動。豆瓣、知乎、墨跡天氣、WiFi萬能鑰匙這些互聯網遺珠們,在擴張和安居現狀之間徘徊。草莽時代和後英雄時代的神話早已破滅,2020年上半年,創投圈再也沒有勵志的創業故事。

2020互聯網加速折疊:草莽神話破滅,巨頭穩坐鐵王座
2020互聯網加速折疊:草莽神話破滅,巨頭穩坐鐵王座

整個2020年上半年,互聯網的主題基本圍繞著三場戰爭:短視頻之戰,電商之戰,本地生活之戰。競賽選手中,騰訊、阿里巴巴、字節跳動、拼多多、美團、京東、快手每一方都織造了一張巨型的網絡,網住了億萬用戶,帶來了不斷遞減的邊際成本和越來越寬的護城河。

他們的每一次出擊似乎都在宣告:成熟化運轉起來中國互聯網顯然已經是寡頭的天下,這裡很難再盛產奇蹟,有的只是不斷加速折疊和越來越大的兩極分化。

就像美國著名VC機構Andreessen Horowitz(A16Z)的合夥人Ben Evans所說:移動互聯網的戰爭已經結束了,是時候去開闢下一個新的戰場了。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繫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