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女影】燃起「新聞魂」的《焰火書寫》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王顥中(苦勞網記者)

《焰火書寫》是林圖.湯瑪斯和蘇斯米塔.戈什夫妻檔的第一支紀錄長片作品,影片拍攝一群出身印度賤民階層的女性,她們自立創辦獨立媒體《Khabar Lahariya》(新聞浪潮),從紙本週刊發跡又經歷數位轉型挑戰,逐漸站穩腳步,積極發聲介入政治與社會改革同時也翻轉了印度的新聞生態。

紀錄片所攝製的時間點,是《新聞浪潮》啟動數位轉型的階段,多數出身農村貧窮婦女的記者根本不曾使用智慧型手機,從不會操作、不知道按哪個鈕開始錄影,直到可以公開拿著手機轉播全國性選舉,現場尖銳質疑政治人物的競選諾言是否兌現。

印度教信徒佔印度總人口數八成,宗教信仰成為確認敵我關係、辨認愛國與是否對己忠誠與的檢驗標準。如果說在台灣選總統需要媽祖託夢、在美國需要宣誓愛戴基督教家庭觀,在印度,你可能需要一座聖牛。

紀錄片透過多名《新聞浪潮》記者的走訪與報導跟拍,呈現出印度真實的貧困景象,農村缺乏基礎建設,連通道路待修建、鄉下沒有可以看病的醫院,父母心疼自己的子女至今只能在草叢間大小便,人們要求政治人物兌現的承諾,是家戶至少都要有廁所可以使用,不用再露天如廁,這樣卑微的訴求。但畫面一轉,印度教青年政治領袖提出的主張,卻是要讓更多人皈依印度教,保護聖牛、保護印度教。

現任的印度總理莫迪,從政身涯仰賴操作國內宗教與族群矛盾。紀錄片呈現出 2019 年一場以宗教為名實際上是替執政黨造勢的遊行上,印度教徒焚燒穆斯林人偶的畫面。這種驚心動魄的畫面,還不只發生在人偶身上。

2002年的「古吉拉特騷亂」,就是印度政治人物挑撥煽動宗教對立的結果,印度教徒對穆斯林展開屠殺,政府坐視不管甚至助長仇恨,最終導致790名穆斯林、254名印度教徒死亡,整起事件最大受惠者就是右翼的政客,包含時任吉拉特邦首席部長莫迪,踩過人民鮮血在當年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

《新聞浪潮》的記者,全是賤民階層出身的女性。種姓制度(caste system)在印度有淵源流長的歷史,1947 年在印度脫離英國殖民宣告獨立後,種姓制度在法律層次上被明令禁止,但是整個印度社會,事實上卻還是按照原有以種姓制度為基礎的分層模式在運作,法律的變革並沒有一併帶動社會與政治領域的變革,社會積習與觀念持續被遺留至今。

賤民出身,原為社會上最不被允許發出聲音的人,現在不僅發聲,還成為記者,說自己的故事,也說別人的故事。《新聞浪潮》YouTube頻道已突破一億五千萬人次,編制也持續擴大中,將觸角擴張出北方邦之外的範圍。

隨著全球新聞產業的衰落,影視圈近年出現許多經典媒體案件的改編作品,從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的《驚爆焦點》(Spotlight),到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執導的《郵報:密戰》(The Post),這些作品一方面向那些不畏政治強權而堅持追尋真相的新聞從業者致敬,另方面當於當代記者而言,似乎也是緬懷西方新聞業那早已回不去了的「黃金年代」。

《焰火書寫》絕對也是一部可以燃起這種「新聞魂」的作品,同時它還帶我們將視角從西方國家轉移到印度這樣的第三世界地景,在這裡,記者們還在為生命拼搏,讓人們得以看見有血有肉的「新聞自由」。

2021 女性影展《焰火書寫》場次

  • 華山 1 廳 10/18(一)10:30

  • 華山 1 廳 10/20(三)21:10

  • 華山 1 廳 10/23(六)12:30

影展購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