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形態編織《寄生上流》奉俊昊獲盛譽害羞

報導徐定遠
中國時報

韓國導演奉俊昊在10日揭曉的第92屆奧斯卡獎頒獎典禮上,以《寄生上流》豪氣橫掃最佳影片、最佳國際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4項大獎,不僅創下多項影史紀錄,奉俊昊在台上真誠靦腆的態度更讓全場數度爆出如雷掌聲,在K-pop席捲全球音樂界多年後,韓國電影也在一夜之間以王者之姿登上國際舞台。

「我很容易就會害羞。」奉俊昊的《寄生上流》自在坎城影展奪下最高榮譽金棕櫚獎以來,在本獎季中一路盡收大獎,但生性靦腆的他透露仍對該片受到的盛譽難以適應,當《小丑》導演陶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告訴他看了《寄生上流》3遍時,「我可以感受到我的臉紅了起來,我實在超級不好意思的。」而他的反應是慌張地介紹身邊的製片、演員給對方認識,他害羞地說:「這是我化解的方式。」

《寄生上流》描繪韓國一個4口低收入戶家庭,靠相互介紹而滲入一戶有錢人家中,靠著話術與詐騙手段,像吸血蟲般占盡天真富豪的便宜,但就像寄生蟲般,不幸也像傳染病般逐漸吞噬了兩個家庭。看似誇張的劇情,其實許多發想原點是奉俊昊的個人經歷,如劇中重要的觀景石,靈感來自自己父親就是蒐藏家,而另一個關鍵的桃子,則是因為他曾目睹對桃子嚴重過敏的大學同學,因被惡作劇而全身過敏通紅。

家教2天慘被Fire

「我最能體會的就是電影裡兒子的角色。」現年50歲的奉俊昊大學時曾一度是有錢人家孩子的家教,而片中由崔宇植飾演的長子因成為有錢人家的家教而大開眼界、成為寄生計畫的原點,當時奉俊昊也驚訝發現竟有人家中可以有全套的三溫暖設備,他用偷窺的心態觀察這個處於不同世界的家庭,當時他就打了壞主意想把朋友暗中偷渡進到豪宅中,「可惜我2天後就被炒魷魚了,因為我一直在跟那個學生聊天!」

奉俊昊執導的前2部片,分別是2013年的《末日列車》與2017年的《玉子》,前者描繪資本主義毀滅世界生態後,人類依階級居住在恆動列車上的不同車廂中,後者則探討資本主義如何剝削動物的生存權力,《寄生上流》更血淋淋彰顯資本主義下韓國貧富階級間的鴻溝。

嘆貧富差距日大

「韓國在表面上看起來是富裕又光鮮亮麗的國家。」奉俊昊坦言資本主義的黑暗面與社會階級一直是他關注的焦點,「但貧富間的差距越來越大,尤其是年輕的世代感受到無比的絕望。」在K-pop、高速網路、3C產業的耀眼光彩下,奉俊昊著眼的總是最容易被忽視的弱勢,他淡淡地說:「他們是活在社會的盲點中的人們。」

在奉俊昊看穿盲點的眼中,我們的世界早已是個幻滅的反烏托邦,《寄生上流》以黑色幽默的方式,殘忍地編織出恐怖的社會現實,「我的家族通常有著3個共通點:恐懼、焦慮、還有一種捧腹大笑型的幽默。」一夕間改寫多項影史紀錄的奉俊昊說:「幽默也是由焦慮而生的,但至少當我們大笑時,我們可以有種克服了恐懼的感覺。」電影已在CATCHPLAY+上架,全台上映中。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