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核災教訓還不夠? 日本反核難實現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日本311東北大地震已經十年了,歷經這麼慘痛的福島核災,日本至今卻依然沒有成為非核家園,國際政治經濟專家汪浩,以及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要為大家解答,日本到底有何難處,台灣又有哪些可以借鏡、警惕的。

大家好,這週是日本東北大地震,和福島核災的10週年,當然日本和台灣,有很多紀念的活動,那我想這個核災,和日本的核電問題,大家這麼多年也一直很關心。

我注意到當然在福島核災之前,一度很多年,日本的核電占整個日本的發電,中間的能源比重是比較高的,有15%甚至有到20%,將近20%的狀況,當然核災之後,有幾年幾乎是停了,曾經一度掉到,可能只有1、2%的狀況,可是並沒有完全地非核,這兩年又有逐漸地恢復,甚至有可能到了將近10%,也就是日本發電的來源,10%是核電。

我有注意到,好像日本政府的政策是說,到2030年為了減碳,把煤電降下來,但是核電的比重還是會提高,甚至有可能到20%,然後再生能源留個25%,這樣一個比例,我自己感覺是有點訝異的。就是日本發生了,福島這麼大一個核災以後,為什麼沒有推行一個,像台灣想要推行的,非核家園的這樣一個狀況。

等於說日本我覺得它是一個,這個跟日本的政治,有非常息息相關的,按理說日本,不但是311的最大的受害者,又是唯一一個兩顆原子彈嘛,所以全世界受核之累的,日本是最深,深深有感受的。但是日本就是說,首先日本自民黨,自民黨是和產業相結合的,比較強的,那麼就是日本現在立憲民主黨,日本的在野黨,在野黨他是和一些,比如說一些進步的價值觀,跟台灣的民進黨有點相似,這麼非常偶然的是,福島核電站出事的時候,是當時的民主黨,也就是現在的在野黨他們執政,他們執政以後他們覺得,他們本來就有一種反核的,非核家園的理念嘛,趁這個機會就趕緊全部廢核,當時其實是,日本的大部分的核電站,都不讓工作了,但是說他沒有準備好一個對案,就是說你要停工,那你怎麼辦,你沒想好嘛,他把核電站停完之後,你用什麼來發電?

對第一個出來的就是說,電價電費在漲價,電費漲了50%後來又繼續漲,電費漲價,比如說我們一般生活家庭中,漲25%漲30%的電費,我們是可以忍耐的嘛,就稍微貴一點省點用,但是有很多產業,他們是完全靠電,他那個電完全是,就是漲價30%,他利潤就歸負數了,這些企業你怎麼照顧他們?

然後比如說,還有從中東進口大量的石油,那個時候突然石油的價格漲價,一桶100美元以上嘛,一下子比如說日本的漁船,沒有油沒有電的話,就沒辦法打漁了,沒辦法打漁,他們一出海就赤字,不出海沒有收入,這種事情出現很多。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是說,當時日本的民主黨,出一個就是說,太陽能發電全國推薦,他推一個政策是什麼呢?就是說你只要蓋太陽能發電廠,那麼我就花錢買你電對啊,花錢而且給很高價格,讓大家進入這個產業嘛,結果出現什麼問題呢?就是比如說,適合太陽能發電的地方,比如斜斜的山坡,很空曠的地方,這些地方要土地收購嘛,併購嘛,幾家的土地要併在一起,黑道就出來了,那些可以政府很高價買,別人很難有這個能力,黑道就是恐嚇大家,買到以後,就變成黑道的資金來源了,這個是日本人沒有想到的問題。

然後呢,大量的鏡子一鋪上去,它下面本來是樹本來是草,本來是植物,全部砍掉變成太陽能發電了,一個斜山坡全變成這個,結果造成環境破壞非常嚴重,一來颱風一下大雨,整個山都塌下來,因為它沒有樹木沒有植物了,所以說住在山腳下的覺得,自己山上一個太陽能發電,大的發電廠出來以後, 天天走路照耀眼的難受 ,一個是生活環境,受到很大的侵害,另外一個,隨時家裡有泥石流衝擊的危險,這個對他們來說,要比核電的危險要大得多,因為核電的出事百年不遇,但是颱風日本每年都來,所以這樣子,對政府批評得非常嚴重。

還有一個就是說怎麼說,核電不但弄好的話,你要很好的管理,有一個就是鳥糞容易落下來,鳥糞落下來你要及時清掃,你不去及時清掃的話,過一段時間就壞掉了,然後一壞掉的話,你鋪的成本和撤的成本差不多,甚至撤的更貴,大家不管我就不要了,不要以後就荒廢掉了,你說這個太陽能的光輻鏡片,這樣的話,對環境造成非常嚴重的打擊。

一看旁邊有個荒廢掉的,太陽能發電廠,所有人心裡都不愉快,所以說結果這幾年,搞的太陽能發電,在日本的形象非常差,所以說大家覺得還不如核電,輿論就有這麼一個變化了。

但是這幾年相比之下,台灣他們這方面的,對於太陽能和風電的發展,還是有很大的進展,一般老百姓也都很支持,然後總體來說,台灣的民意是很支持,非核家園的這樣一個運動。但是日本為什麼在,你剛才講了,太陽能發展的一些問題,但是日本這個島國,是很適合發展風電的,為什麼風電,也沒有真正發展起來?

風電也有在發展,但是風電的成本,要比太陽能發電的話,因為太陽能發電,是大家隨時可以,民間很容易參加的,譬如說我現在在公司,在家裡頭屋頂上也裝一個,我家的房頂,或者是我現在不想工作,我辭職以後我自己買一片山,我投資個幾百萬日圓,我就可以做。

風電的參入成本是很大的,所以必須很大的企業,而且風電很明顯就是,如果投資風電,比投資別的發電廠的話,就是說它的收益是小得多,所以說就是風電還沒有起來。

我覺得最近台灣政府,一直在有意的扶植風電,對沿岸風電,我覺得這個風電的話,這當然是要大的企業,外資企業投資,而且在海上比較多,這樣子對大家生活影響不是很大,這一點我覺得日本可能今後,下一個發展目標,可能要往風電上發展,但是說因為太陽能發電站,大家已經吃過一次虧了,所以大家都比較小心了。

但是日本國內沒有像台灣那樣,很強烈的反對核電的運動嗎?現在沒有了嗎?這個主要是2011年的地震,震災之後,整個日本也是鋪天蓋地的,反對運動非常多很有名,譬如說大阪有一個葬禮遊行,等於說如果再發展核電的話,國家就完蛋了,就要給國家出殯,就變成一個出殯隊伍,這一種遊行,還有在日本的經濟產業前面,把自己職場帳篷,在那裡一住住了5、6年,一群抗議團體,還有每週的週五在總統府官邸,也是集結抗議,各種各樣的抗議,是非常非常多的。

但是說怎麼說呢,而且當時的日本政府,是民主黨政府,是也支持這些人的,但是具體的,它是很多跟產業,日本其實政府,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
有一個非常有名的例子就是說,日本鹿兒島縣的知事,這個知事叫三反園訓,這個過去是一個記者,政治記者出身的我也認識他,他是非常強烈反核的,這麼一個鬥士,寫了很多文章,在電視天天要非核家園,結果他回到家鄉,參選鹿兒島縣知事,鹿兒島有一個很大的,川內核能發電廠,然後他就說你自民黨跟這個勾結,結果當選了,他大概是7月份當選,9月份他就給川內核發電廠就說,你們要停工但是馬上,那個發電廠是屬於九州電力,就不服你沒這個權力嘛,所以知事沒那麼大權力,就打官司,打官司的話就打不贏,所以說其實日本政府,日本地方政府,他這個權限是有限的,然後他馬上要成立一個,就是說專家委員會,檢討有沒有危險,但是你專家委員會達成的結論,沒有法律效果,你要是打官司去打不贏,就會出現這個,因為畢竟是這個產業,勾結在一起。

另外一個就是說,日本的地方,他沒有核能發電的話,這個地方稅收各方面,整個的社會福祉,全保障不了,所以說大家,一把這個圖畫出來,跟老百姓說,你是非核的話也許安全,也許一百年不出事,你就沒事了嘛,但是你要把核電廠廢掉的話,明天就沒人來收你們家垃圾,這個對於老百姓來說,所以投票非核的贏不了在日本。

所以我覺得主要是這些,推動非核的政治人物在日本,他們需要找到,或者安排好替代能源,替代電力的這個來源是什麼,他不能只說我反對這個,但是我不知道,用什麼來替代它,我實際上怎麼解決,這個電力的需求,我覺得這個問題是比較,這個其實等於說是,全世界都有這個問題,這個現實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你如果光只有理想的話,你拿不出對案。

在日本比如說一個地區,我查了一下,就是你要如果,開一個核能發電站的話,每年的話大概有,40多億日圓的收入,有政府補助金有稅收,有各方面的收入,然後呢它是這樣的,政府補助金補你20年,然後你20年以後,就是這個電廠已經完全安全運轉,就是正式落根下來了,政府補助金就減少了,但是說你的收入已經20年了,你的稅收大家的薪水各方面,你這些錢都花了,20年以後你要沒錢那怎麼辦呢?就是又去申請第二家,我們再開一個,那就又有20年的收入,結果就靠這樣。

所以日本很多一個地方,有好幾個核電站,就是因為這樣,因為地方政府,這是屬於叫養套殺,離不開了,但是我覺得很奇怪,就是台灣在關於,非核家園反對核電,一個很重要的理由,是因為核廢料不能處理,不知道放到哪裡去,當地的居民所有的地方政府,都反對核廢料,都不願意接收。

日本怎麼解決這個問題,他們核廢料放哪裡,他們在日本比較偏僻的地方,有一個村人很少,然後就是說,在那個村子埋在地下,他們是弄這個東西,但是說這個,這怎麼說呢,過去日本他們有一個笑話,你說日本全國各地,有很多核電站,他們的核廢料,是集中在一個地方放,有兩三處,但主要是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就是說在哪邊,在青森縣,北海道旁邊的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我們後來採訪,很有意思的故事。

那個地方的就是說村議會,村議會決定我們要不要,村長、村議會基本上都農民,就是你給他看那個資料厚厚的,好幾本,他看不懂,你說它安全,反核團體說是危險,他兩邊說都是名詞,他一個也聽不懂,所以說開會的時候,大家聽村長的,村長說要大家就沒什麼。

後來又說要不要,我們在車站前面,修一個停自行車場,自行車停車場,大夥意見多了,那個他們看得懂,該停不該停,我們可以放在遠處,每一個人都有意見,但是你核廢料,埋在地底下幾公里,他們這幫人就是說,我們不懂聽村長的,這個屬於民主主義的一個弊端,就是非專業人士。好,我們先談到這裡,謝謝,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