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製作人差2座完登百岳 詹偉雄:山讓我感覺活著

劉慧茹
·2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60歲的詹偉雄登山6年,即將登滿100座百岳。(公視提供)
今年60歲的詹偉雄登山6年,即將登滿100座百岳。(公視提供)

前《數位時代》雜誌總編輯詹偉雄,創辦《Soul》《Gigs》《短篇小說》雜誌後於2012年退休,他2015年開始爬山,每個月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待在山上。今年60歲的詹偉雄共爬了98座百岳,目前距離完登百岳只差布拉克桑山及雲峰2座。

詹偉雄2013年赴冰島旅行,走在路上幾乎看不到人,他被當地人煙稀少的氛圍所吸引,隔年再帶小孩到當地露營和健行。回台灣後,他開始登台灣高山:「因為到山上才能遠離人群。我覺得在城市裡快死了,只有在山裡才給我活著的感覺。」

「山有一種召喚力量,讓我產生情感波動,但那種感覺我說不出來,於是我開始讀登山史,研究歐洲人如何從一個怕山的心靈,變成一個戀山的心靈。」他將5、6年累積的知識,與對山的體驗融合沉澱,在《群山之島》節目中分享給觀眾。

詹偉雄(右)與《群山之島》團隊爬了3座山,在節目中偶爾露臉。左起為青年登山家張元植、普魯圖。(公視提供)
詹偉雄(右)與《群山之島》團隊爬了3座山,在節目中偶爾露臉。左起為青年登山家張元植、普魯圖。(公視提供)

每一趟上山,詹偉雄都能得到啟發,建立「謙遜向山學習,像山一樣思考」的登山哲學,他也希望觀眾看了《群山之島》能思考什麼是生命:「城市生命有種規律性,每天上班、電腦打開、下班…,但人的生命是什麼?do something which you want in the new way用新的方式做你想做的事。」

他進一步解釋:「不是叫你一定要來爬山,而是所有與登山相關的文學、電影都在告訴我們,每個平凡人都可以探測未知世界,當你做了這件事,庸俗的生命會偉大起來。」


更多鏡週刊報導
《群山之島》以哲學情懷做鋪墊 自認把山拍得最美
《群山之島》全菜鳥 團隊體能操半年保拍攝安全
美女登山家冰攀墜落 她靠爬奇萊北峰復健登聖母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