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巾幗百名:今天的女性更憤怒了,還是更會表達了?

Protesters in Washington, DC
Protesters in Washington, DC

蓋洛普世界民意調查公司(Gallup World Poll)的年度調查顯示,平均而言,全世界範圍的女性在過去10年已經變得更加憤怒。這是為什麼?

兩年前,塔莎·瑞尼(Tahsha Renee)正站在她家的廚房裏,忽然她從胸口深處用力發出一聲深沉、絕望而空洞的大叫。她自己都被嚇到了。

「憤怒一直都是我很容易能連結到的情緒,」她說。只是這一次,是她之前從來沒感受過的那種。

那是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中間,她受夠了。她在家的屋子裏來迴轉了20分鐘,一條一條地大聲說出每一件令她憤怒的事。

但是在那一下大叫之後,她感覺到了身體上一種強烈的釋放。

塔莎是一個催眠治療師和生活導師。在那次之後她就一直在召集世界各地的女性在Zoom上談論任何帶給她們憤怒的事情,然後大聲喊出來。

根據BBC對蓋洛普調查數據的分析,女性正在變得更加憤怒。

每一年,這家調查公司都會對150多個國家的超過12萬人進行問卷,其中一項是了解在過去的一天裏他們體驗得比較多的是什麼情緒。

當特別談到負面情緒——憤怒、悲傷、壓力和擔憂——的時候,女性總是比男性更頻繁地有這方面的感受。

BBC分析發現,自2012年以來,男女兩性對悲傷和擔心的感受都在穩步加劇,但是報稱有這方面感受的女性要多於男性。

但是,說到憤怒和壓力,女性與男性之間的差異還要更大。2012年,兩者報稱的憤怒和壓力情緒強度相若。9年後,女性的憤怒程度比男性要高6個百分點——而壓力強度也更大。而且在疫情全球大流行時期,這種差異的加劇程度尤甚。

美國的治療師莎拉·哈蒙(Sarah Harmon)對此並不驚奇。2021年初,她召集了一組女性客戶,站在一片地上一起大聲尖叫。

「我是兩個小孩的媽媽,當時在居家工作,然後就是這種緊張的、低頻的沮喪感一直累積成全然的憤怒,」她說。

一年後,她又去那片地裏了。「那種尖叫就此傳開了,」她說。在她一個網上媽媽群組裏的一名記者報道了這件事,然後忽然間全世界的記者就紛紛前來。

莎拉相信,她抓住了某些全世界女性都感受得到的東西,全球大流行的負擔不成比例地壓到她們身上,由此形成了一種強烈的沮喪。

2020年,財政經濟學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對英格蘭近5000名異性戀關係中的父母進行了一項調查,發現在封鎖期間,母親比父親承擔了更多的家務。結果,她們因此減少了工作時長。哪怕在她們是家中較高收入者的時候也是如此。

在一些國家,女性和男性聲稱自己在過去一天感覺到憤怒的數量差異要遠高於全球平均數。

在柬埔寨,2021年這兩者相差17個百分點,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則是12個百分點。

精神科醫生拉克什米·維傑亞庫馬博士(Dr Lakshmi Vijayakumar)認為,這是來自於這些國家更多女性教育、受僱和經濟獨立程度更高所形成的衝突。

「同時,她們又被古老的家長制體系和文化所束縛,」她說,「家庭中的家長制體系和家庭外的女性解放之間的不同步導致了很多的憤怒。」

在印度城市清奈,她在每周五晚上的繁忙時段都能親眼目睹這樣的氛圍。

「你看到男人們輕輕鬆鬆地抽著煙去茶館,然後發現女人們都匆匆忙忙趕去巴士站或火車站。她們在想著晚上做什麼菜。很多女人回家的火車上就已經在切菜了。」

她說,在過去,女性說自己憤怒是被認為不恰當的,但這正在改變。「現在人們更能夠表達她們的情緒了,於是憤怒就更多了。」

女性的進步?

BBC巾幗百名每年評出100個全世界各地具有啟發性和影響力的女性。今年,我們是向那些10年前這個欄目首創以來取得過的進步致敬。為此,BBC請調查公司Savanta ComRes向15個國家的女性進行問卷調查,了解今天與2012年相比發生了什麼變化。

  • 每個國家接受問卷的女性當中,至少有一半表示她們比10年前更能夠自己作出財政上的決定

  • 除了美國和巴基斯坦外,各個國家當中至少一半受訪女性還覺得,女性與戀人伴侶討論同意性行為的問題變得更加容易

  • 在大多數國家,至少三分之二的受訪女性表示,社交媒體給她們的生活帶來積極影響——但是在美國和英國,這個數字是不到50%

  • 15個國家當中的12個有40%或以上的受訪女性表示,自由表達她們的看法是過去10年裏進步最大的一個方面

  • 在美國,46%的受訪者覺得女性獲得安全的墮胎服務較10年前困難

疫情全球大流行對女性工作的影響可能也形成了衝擊。聯合國婦女署的數據科學家金妮特·阿茲康納(Ginette Azcona)說,在2020年之前,在女性參與工作方面有緩慢進步,但是在2020年卻停滯了。據估算,今年在169個國家參加工作的女性人數低於2019年的水平。

「我們有一個性別隔離的勞工市場,」工作地在美國的女性主義作者索拉雅·切梅利(Soraya Chemaly)說。她在2019年的著作《怒火造就了她》(Rage Becomes Her)一書中曾寫過關於憤怒的問題。

她看到,很多與疫情大流行有關的倦怠是發生在女性佔多數的行業,比如護理。

「那是假定屬於女性的工作,而且報酬很低。這些人都會積累非常強的被壓抑、阻隔和轉移的憤怒。這很大程度上是和人們期望她們不知疲倦地工作有關,而且和缺乏合理邊界有關。」

「在異性戀婚姻中,也常常能發現相似的氛圍格局。」她說。

在美國,已有很多著作是關於全球疫情給女性造成的負擔,但是蓋洛普調查的結果並沒有顯示那裏的女性比男性更加憤怒。

「在美國,女性對於憤怒有著非常深的羞恥感,」索拉雅·切梅利說,於是更有可能將她們的憤怒報告成壓力或者悲傷。

或許很重要的一點是,美國女性確實聲稱比男性有更高程度的壓力和悲傷情緒。

A protester in Calcutta, India
A protester in Calcutta, India

在其他地方,情況也是如此。在巴西、烏拉圭、秘魯、塞浦路斯和希臘,說自己感受到壓力的女性比男性要多得多。在巴西 ,每10名女性中有近6個聲稱自己在過去一天感覺到壓力,相比之下每10名男性當中只有不到四人有這樣的感受。

但是塔莎·瑞尼認為,美國及其他地方的很多女性現在已經到達一個點,讓她們能夠說:「不能再這樣了!」

「某程度上,這其實是在促成改變,而她們是在用她們的憤怒來做到,」她說。

「她需要怒氣和怒火,」聯合國婦女署的金妮特·阿茲康納說,「有時候你需要這些來動搖一些事情——並且令人們關注和聆聽。」

數據新聞報道來自利安娜·布拉沃(Liana Bravo)、克里斯汀·傑文斯(Christine Jeavans)、海倫娜·羅西卡(Helena Rosiecka)

瓦萊麗婭·佩拉索(Valeria Perasso)和喬吉娜·皮爾斯(Georgina Pearce)補充報道

調查方法

蓋洛普每年向15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超過120000人進行問卷,通過隨機選擇和代表不同國家的樣本來代表全世界超過98%的成年人口。訪問是通過面對面或者電話形式進行。調查結果的誤差範圍因應具體的國家和問題而有所不同。比如,當以性別統計某一組答卷的樣本規模較小時,誤差範圍就會較大。2021年度蓋洛普調查的完整數據可以從這裏下載

Savanta ComRes公司在網上對15723名女性進行問卷調查,包括埃及(1067)、肯尼亞(1022)、尼日利亞(1018)、墨西哥(1109)、美國(1042)、巴西(1008)、中國(1025)、印度(1107)、印尼(1061)、巴基斯坦(1006)、沙特阿拉伯(1012)、俄羅斯(1010)、土耳其(1160)、英國(1067)和烏克蘭(1009)。問卷進行時間為2022年10月17日至11月16日期間。數據旨在代表每個國家不同年齡及宗教的女性。每一個國家的誤差範圍為+/- 3。完整數據可從這裏下載

BBC 100 Women logo 2022
BBC 100 Women logo 2022

BBC巾幗百名每年評出100個全世界各地具有啟發性和影響力的女性。請在Instagram, Facebook Twitter上關注BBC巾幗百名系列,並以#BBC100Women的話題標籤參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