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國民黨倒了,空汙也未必會變少

職場精力湯

10月19日上午,紀錄片導演蔡祟隆、黃淑梅,以及環保團體前往台塑總部、環保署和經濟部,邀請他們參加「脫口罩找藍天」研習工作坊,透過公開、理性辯論,和學者、官員、民眾一起對話,共同討論產業轉型與能源方案,同時要求企業和政府提出台灣空污治理具體時間表。



黃淑梅表示,台塑集團賺取厚利,但空污卻讓未來世代買單,蔡祟隆也說,台塑是化工業龍頭,也是國內空污最大貢獻者,但卻不積極解決問題,還放任勞工與居民對立。導演們在當日發出的聲明中也指出,從頻傳工安意外及空污風險的麥寮六輕,到無法達成環保承諾而被迫關廠的彰化台化,加上台塑在世界各地如美國、越南等地不斷留下的污染軌跡,都可以發現台塑集團多年來的思維不變,作風保守,總是一再逃避社會責任,逃避不了的時候就是賠錢了事。而且懷抱雙重標準,面對台灣政府很強勢,碰到外國政府則前倨後恭。

台灣的紀錄片導演向來關心社會,這並不是他們第一次參與抗議。2009年1月的「搶救公視大遊行」,包括紀錄片導演等影視工作者也走上街頭,近年包括反國光石化、聲援大埔等多個社會運動也常見他們的身影。

紀錄片導演對於環境運動的參與從來不餘遺力,這次由林泰州、蔡崇隆、黃淑梅發起的「PM2.5影像行動小組」,則是號召了17組導演,跨越四個世代,還包括仍在高中就讀的學生,拍攝了20部短片,希望透過影像告訴大家台灣空汙問題的嚴重性。

這些導演大多來自中、南部,長期飽受來自六輕、台化、中火、中油等工廠的汙染。他們見眼當地空汙逐漸淹沒當地居民的口鼻、眼目,侵蝕心肺,但這樣的問題卻得不到遠在台北的官員關心,難道,環境災民的生活困境就要無人聞問?就要自生自滅?導演們心想,中國記者柴靜拍出的「穹頂之下」,讓中國的霧霾問題引起全球關注,那麼,資源有限的台灣紀錄片導演又能作什麼 ?於是透過公眾集資,完成了「脫口罩,找藍天」的拍攝計劃,在全台各地巡迴放映,舉辦工作坊,邀請民眾、官員及廠商,深入討論空汙議題。

台灣中南部一向給人好山好水好空氣的好印象。好山好水,是真的,但,好空氣,假的。每到秋天,鼻子過敏、眼晴刺痛,氣喘發作的民眾,比起其它季節明顯增加許多,這幾天連續紫爆,許多學校紛紛升起空汙旗提醒學生盡量待在室內,不少居民也戴上口罩,停止戶外活動,人們行動自由被空汙剝奪。

這樣的問題,在每年11月至12月間,東北季風盛行時更是明顯,本地的汙染物遭遇中央山脈形成下沉氣流,再遇高壓迴流,若風速較慢,就容易造成汙染累積不易擴散,中南部居民吸入大量有毒的氣體,即使戴上口罩,也難避免。也難怪當地學者、醫師及環保團體,不約而同要求政府遷都越過濁水溪,讓中央大員好好苦民所苦,跟人民一起感受、一起呼吸,一起脫下口罩,面對空汙,尋找藍天。

不過,坦白說,民進黨政府從地方到中央,不會不知道空汙問題的嚴重性。根本的問題在於有沒有決心?作或不作?更讓人疑惑的是,究竟,政府官員在意的是人民的健康?還是財團的利益?

去年4月14日,雲林縣長李進勇邀集嘉義市長涂醒哲、彰化縣副縣長周志中、台南市副市長顏純左及台中市、嘉義縣等中南部縣市首長,在雲林聯合簽署宣誓禁燒生煤及石油焦決心,並制定相關法令;環保署長李應元剛上任時也說,環保署是管制單位,會要事業單位提出期程,他已經與經濟部討論,將就工廠等固定式排放污染源及移動式污染源,提出長期對策。而總統蔡英文也在高雄氣爆後表示,長久之計在於石化產業必須升級、走向高質化,以接近「零廢氣、零排放、零事故」的目標努力。中央跟地方必須合力進行整體規劃,並且協助業者升級轉型。蔡總統甚至直接指出,高雄氣爆事件凸顯台灣長期以來「GDP成長至上」的經濟思維、不重視環保,才會讓高雄成為遍布石化管線的「石化之都」。

政治人物的信誓旦旦,言猶在耳,但,執政至今,紫爆依舊。雖然地方政府透過地方自治的權限,停發會造成高汙染工廠的燃煤許可証,但中央政府呢?面對台化彰化廠停發許可証的態度卻是曖昧不明,而台塑作為台灣最賺錢的企業之一,似乎吃定台灣政府,卯上環保價值,把員工推到第一線,以出走為威脅,執意綁架人民的健康成為他不斷獲利的籌碼。

蔡政府上台後,在不當黨產等轉型正義議題上多所努力,但忘了,即使國民黨黨全數充公,真的倒了,如果沒有「零廢氣、零排放、零事故」的產業轉型政策,沒有訂定更嚴格的空汙標準,如果仍然像國民黨一樣討好資本家,台灣的空氣也未必會變好。「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呼吸的空氣,當然也要靠全民來救,「脫口罩,找藍天」的導演們,緊追著環保團體的腳步上路了,我們豈能仍坐原地,等待空汙,等待死亡?


















《網友觀點》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goo.gl/iRPx1B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