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台灣核災 總統大選延後—關於核四的預言小說即將誕生

社會觀察

我已經想不起來上次遇到伊格言,是在第幾集的五六運動的現場了。

到目前為止,這個反核的運動已經連續舉行二十一集了,連蘇力颱風登陸的那個夜晚,我們都還在那個廣場狂歡高歌。那些已經過去的每個星期五的黃昏和夜晚,從變幻無窮的萬丈橘色霞光,到不同層次的紫色,然後整個天空被塗抹了濃濃的深藍和墨黑,星辰倒是不多見。特別是下過雨後的廣場積滿了水,燈火輝煌的兩廳院建築的倒影常常吸引了許多攝影者的守候。鴿群不見蹤影,偶爾從自由廣場的牌樓上滴下一滴鴿糞,洩漏了他們的高處不勝寒的秘密巢穴。整個廣場都帶著魔幻般的瑰麗神秘色彩。

我就像是一個得到失憶症的人,先是想從臉書上找到伊格言,然後直接問他,我們見面是在那一次的星期五?我從臉書上的五千個「朋友」中找到了伊格言,他雙手支著那張戴著寬邊眼鏡的斯文的臉,我按了一下他的臉,忽然他就從我的「朋友」中蒸發了。我重新進到朋友裡面去尋找時,還剩四個姓伊的,我也都不認識。當初我在不知道臉書是怎麼一回事的情況下,用本名建立了臉書,然後在來者不拒的情況下,五千個朋友就滿了。然後我陷入了一場生活中原本不必要忍受的災難中,和一點點的驚奇和欣喜。我不習慣有計劃的完成我的每天生活,和這一輩子。

我忽然想起另一種尋找我們是在何時見面的方法了。那天,伊格言送了我一本書,我有請他簽名,上面也許有日期。我從身旁不停堆高的新書堆裡很快找到了「拜訪糖果阿姨」,我急急翻開了扉頁,他寫著:「我希望我可以比這本書更溫柔。」簽名處沒有寫下日期。當初他隨手寫下這樣的句子後我就在想,伊格言想在作品中反覆探索的,或許就是關於人類在許多習以為常的暴虐殘忍的行為之外,偶爾靈光乍現的那種良知、良善、同情心、同理心和慈悲這些屬於溫和柔軟的高貴特質吧。他在過往的作品中,慣常使用理性冷冽的文字,隱隱散發著一種不濫情的溫柔微光。是的,溫柔,那是他最在乎的人類特質。但,就是沒有寫上日期。

我剩下一個線索。我的日記。我開始翻找我的日記,我印象中遇到他時,已經是夏天了。我從五月底六月初的星期五開始找起,我發現我的日記經常記載的是一些奇怪的夢境,或是前一天夜裡失眠時想到的一些事情,關於每個星期五晚上的五六運動,我寫得很少。我最近做了一個噩夢,夢中的我東奔西跑,反核四五六運動,苗栗大埔聲援北拆屋事件,上街頭參加替洪仲丘討真相的大遊行,我疲倦的坐在地上放聲大哭。在痛苦中嚇醒,內心充滿了恐懼。

我想知道我和伊格言碰面到底是那一天,因為我答應要替他的一本關於核災的預言小說寫一篇推薦序,我覺得從五六運動我們的相遇寫起,會是不壞的切入點。我想將這篇推薦序寫成和他的小說的結構和形式有點像,包括失憶、夢境、時間、真相等元素,因為我不是小說評論家,我本身也是寫小說和電影劇本的人。我不會寫小說評論,但是我可以確定,這部關於北台灣發生核災的預言小說很好看。

一些真實的人物都被寫進了他的預言小說裡。他在這部小說裡預言2017年的總統大選中,當時核能署的署長賀陳端方因為搶救核災被捧為英雄,在國民黨的初選中打敗了副總統吳敦義,成為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而民進黨推出的總統候選人是蘇貞昌。為什麼是2017?這可是這部預言小說最有趣的地方了。因為在馬英九執政期間的2015年10月19日北台灣發生了核災,台灣的北部已成廢墟,執政黨說是為了全力救災,宣布遷都到台南,總統大選也順延一年半。因此,馬英九只好再多做一年半的總統,因為是九嘛,一切都是天意。古代的皇帝都是這樣說的。

別生氣,這只是伊格言的預言小說。當然,這些政治人物都不是小說中的主角,最多只是個配角,甚至於是個丑角(馬總統曾經說,核能是主角,再生能源連配角都不是,只是個丑角)。既然是核災的預言小說,主角當然應該是核能有關的人了。沒錯,他叫做林浩群,一個核四廠的工程師,他在核四災變後失去了記憶。只能透過一種最先進的技術「「夢境顯像」(Dream Image Reconstuction)來找出他所看到的真相。操作這種先進技術的人便是小說中的女主角女醫師李莉晴。為了保留閱讀小說的樂趣,故事情節只能透露到這裡為止。當然整篇小說都是暗藏玄機,讓讀者很想知道核災發生時的真相和最後的結局,包括總統大選結果。

我終於確定我和伊格言碰面正是夏至,2013年6月4日星期五,第十五集的五六運動,那天正好輪到我當現場的救援教練。如果是在龍潭得渴望村,光蠟樹上會出現今年夏天的第一隻獨角仙,這是我連續幾年記錄到的結果。這一天,政府宣佈和對岸簽下了服務貿易協定,一大早我匆匆趕到台北賓館前參加抗議的記者會。這一天,美國職籃總冠軍第七場,年輕的熱火終於打敗了馬刺,連續第二年拿下總冠軍。

這一天,距離這本預言小說發生核災的日子還有857天。別害怕,這只是預言小說,我們要呼籲千萬人民站出來,拼這次的鳥籠公投,讓預言小說中的故事不會成為真實。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