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讓他絕下去吧

社會觀察

(絕食,絕到何時)

老外有句俗話:My way or no way。

這話不過押個韻,沒什麼大學問:聽我的,不然免談。如果只是萬聖節出來鬧鬧,不給糖就搗蛋,這沒什麼。但對公共事務的處理如果老擺出這種一哭二鬧三上吊,不聽我的,就死給你看,我們真的還要買單嗎?

剛走了一群「倚小賣小」的,又得招呼一群「倚老賣老」的。腔調都一樣:My way or no way。


我知道,我認識,有人絕食。絕食的人叫林義雄。台灣政治史上很傳奇的一個人。高雄事件的受難者。至今未破的林宅血案更是台灣民主運動上傷痛而且醜陋的印記。甚至,他女兒寫的親子書,我都熱烈推薦過。

但是,這是兩回事兒。

21世紀了。真的,21世紀以來的變化是劇烈的。許多國家,甚至是黑非洲國家,都有了很大的變化。正向改變。但台灣,我們的台灣,仍然在演一齣苦情的古裝戲,非常復古。各種政治素材都擺進了反民主、反法治的框架裡處理。擺出來的姿態都一樣:My way or no way。漠視經驗、事實與科學數據。

政治是眾人之事。不是嗎?民主和法治是我們的集體追求。不是嗎?為什麼還需要絕食?絕到何時?我不去猜,但是這種「不聽我的,就死給你看」,如果是小情小愛,忍忍也算了,但這是大是大非,我覺得,一個成熟的社會,面對絕食,我們必須比絕食者成熟,誰要處理林義雄?醫生。

容我說白。如果要証明台灣已經進步到可以用集體理性處理尖銳衝突的公共議題,那就讓他絕吧。這種一不能溝通,二不能表決,三不能有我的主張以外的其他主張,我們已經在這種公共氣氛裡受困多年。何況,政治上,林義雄從來沒有「對」過什麼。光是「政治正確」有什麼用呢?

靜坐過多少回了?苦行過多少回了?我對這種裝神裝聖的表演向來沒好感,但那起碼是一種可接受的表達方式。絕食不是。少數人不捨林義雄,多數人也不捨一條命,更大多數還擔心示範效果。坦白說,怕林義雄絕食而死,然後大家就跟著一起死嗎?什麼叫教條主義?什麼叫意識型態?什麼叫神主牌?幾歲的人了,還玩這種20年前的老梗。

我們都教孩子「少數要服從多數」。我知道,你會說:「多數要尊重少數」。但這兩句話其實是說:多數要尊重少數的發言權;但少數更要服從多數的表決權。

我說的是常識不是嗎?台灣在混亂中不斷倒退,就在於這種「my way or no way」,讓少數一直霸凌多數。

核能很專業。但只要專心,專業是可以討論的。我們先不進入細節,更不要學林義雄,直接跳進結論。我陳述我的基本立場,你可以聽聽看,然後醞釀自己內心的決定。

一,核能是選擇題。不是是非題。
 
二,全世界沒有核電廠的國家比擁有核電廠的國家多很多。已經有核電的國家有31個,將要有核電的國家18個,總數不到總體國家數的四分之一。但是,這些國家人口數佔地球總人口四分之三。而經濟規模佔全球產值的十分之九。

三,這些國家的能源環境多數都是開放型。能源的生產、配送、儲存,甚至電網都相對開放。台灣就算不是唯一,也是地球上能源環境最封閉國家前三名。

四,雖然經過三次核災,但地球上的其他人類面對核能的態度越來越冷靜,越來越務實。因為核技術越來越進步。越來越安全。

五,地球上最需要核能的,是台灣。但反核戲演的最激情的,也是台灣。

六,台灣是核安評比最好的國家之一,比日本、德國還要好。但反核團體都看不到。

七,不用懷疑:沒有核電,台灣絕對找不到可靠、穩定、便宜基載電力。天然氣極貴而且極難儲存,煤便宜但污染極重。

八,核電是窮人的電。沒有核能,電價鐵定大漲。你一定以為政府不會漲窮人的電價,對不對?只要有政黨敢公開承諾不漲電價,也不漲物價,你可以支持他。

雖然他絕對是個騙子。

九,核四安不安全,讓專業說話。我完全同意,沒有核安,沒有核四。

十,不管未來用電需求是否成長,台灣都應積極面對核能,發展核能,淘汰燃煤和燃氣電廠。低價核能與高價綠能的組合,是台灣的最適選擇。

十一,今天可以廢核,但明天一定還是得回來面對核能。何必?

只要願意討論,都是好事。如果我的意見是少數,我會充分尊重多數。我絕對不會霸佔國家。我絕對不會絕食抗議。

但我們眼睜睜看著林義雄絕食怎麼辦?

如果是「my way or no way」,那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絕下去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