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念文字優雅的年代

愛的培養皿

今年的二二八,網路上瘋傳各地的蔣中正銅像被潑漆。然而,看到雲林古坑二二八公園的紀念碑上,大大的「仇恨」兩個噴漆大字時,我卻忍不住一陣苦笑:

---原來,恨字右邊的「艮」上不知何時多了「一點」,變成了「仇小良」!

這類的別字不稀奇。君不見「太陽花學運」抗爭結束前,同學們要「撤」出立法院。結果,當天的新聞媒體卻拍攝到學生們在地上寫了一個斗大的「撒」字,著實讓人傻眼。


再加上這兩天最熱的新聞:南韓少女團體成員、也是台灣正妹周子瑜,赫然穿了一句寫著「HOES TAKE OFF YOUR CLOTHES」(騷貨脫掉你的衣服)這樣的字眼,再加上她根本還不滿18歲,於是引起輿論一陣譁然。

有人說,這些學生文字水準低落,應該怪罪於12年國教、教改失敗 ; 也有人說,這是電腦三C鍵盤族的一代,只會「選」字、不會「寫」字。更有人認為,那些腥風血雨的大膽用詞,起自於香港壹傳媒,是他們改變了台灣報業的標題,讓「腥、羶、色」成為媒體追逐的目標。還有人說,去中國化的結果,導致下一代仇視中華文化。

我不懂得探究原因。但是無論如何,我懷念過去文字優雅的年代。

我很想念當年瓊瑤的愛情小說。無論她有沒有營養,或是浪漫得不食人間煙火,但是光是聽到「綠草蒼蒼,白霧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綠草萋萋,白霧迷離,有位佳人,靠水而居……」的主題曲響起,那份源自「詩經」的文字之美,便讓我得以沈浸在愛情的撲朔迷離之中。

我很想念當年許多歌詞優美的情歌。「鄉愁四韻」、「再別康橋」、「桂花巷」……每次唱到葉佳修的「思念總在分手後」------「想要瀟灑地揮一揮衣袖,卻拂不去長夜怔忡的影子,遂於風中畫滿了你的名字,思念總在分手後開始」時,我總忍不住擔心,現在的年輕人可能連「怔忡」兩個字都讀不出來,更不用說「遂」這個字是什麼意思了。

當然,現在大概也不會有人知道林隆璇當年的情歌「我愛你這樣深,哪怕夏雨冬雷震」典故出自於漢朝的樂府詩「上邪」------「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雖然,歌詞裡面有個小錯誤:「雨ㄩˋ雪」在這裡是動詞:是「下雪」,所以林隆璇的歌詞應該改成「哪怕夏『雪』冬雷震」才對。但最起碼,我想他讀過樂府詩。

於是,每當我在人來人往得大街上看到公車開過去,車身上斗大的「喬奶專家」廣告標題,或是一打開網路,「高中生脫內褲剁GG」就跳出來時,我便更加懷念那些看不到「喇舌、吸乳、摸摸樂」,「靠北、靠腰」標題的年代。至少,「健胸」、「接吻」、「愛撫」,看起來格調稍微好一點 ;「鬱女、嫌夫」是不是還能保有一點兒文字幽默?

前兩天,我跟人在LINE裡面談事情。結果其中有一位先生希望大家能夠多多表示意見,於是寫了一句:「我已經發表過高見了,希望大家多多發言。」另外一位先生回以「若閣下不停批評,不才只好離開群組。」結果這位說自己「發表高見」的先生竟然回問:「『不才只好離開群組』,是指要我離開嗎?」當下我忍不住噗茲一聲笑出來,不敢相信這是擁有大學學歷的男士所寫的訊息。

最近,大陸劇、韓劇在台灣大受歡迎,無論是「甄嬛傳」、「琅琊榜」,收視率都相當高。我也頗為愛喜愛對岸拍攝的戲劇。姑且不論劇情大綱合理與否、或是拍攝精緻花了大錢,最起碼劇中的對白辭藻優雅,引喻巧妙,充滿了古典文字之美。

韓國長久受中華文化影響,韓劇「老天爺呀給我愛」中,男女主角晚上在湖上滑著小船擁吻,畫面停格,打上了「上邪」整首詩的中文。「甄嬛」更不用說,對白多引詩詞,譬如甄嬛母親終於獲准進宮,母女相會時,甄嬛想講皇上情事,母親制止她,比著白鸚鵡說了一句「鸚鵡面前不敢言」,就語出朱慶餘《宮中詞》:寂寂花時閉院門,美人相並立瓊軒。含情欲說宮中事,鸚鵡前頭不敢言。而華妃失寵後的自語:「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燻籠坐到明」,就語出白居易「宮詞」。

無論是國語、台語、英文、法文……優雅的語言、文字,總是帶給人美好的感受,也象徵著國家、時代的格調。我記得,小時候有一陣子,我父親很喜歡看八點檔的楊麗花歌仔戲。我驚訝的問大陸來台、一句台語都不會講的父親:「你又聽不懂台語,怎麼會喜歡看歌仔戲呢?」

父親回答:「有字幕,我可以看翻譯啊!而且歌仔戲的台語唱腔和語調,都很優美,常常取自古典詩文,是優美的漢語啊!」可見得文字語言的美感,引人入勝。

近年很流行「文青」一詞。但是,我想:如果所謂的「文青」,僅只是注重時尚穿著、講求名牌打扮,戴粗框眼鏡、穿復古西裝,卻不廣泛閱讀、排斥古典文化、欠缺基本修養,不要說基本的寫作、說話禮儀了,連語言的理解能力都沒有,用詞遣句更是不尊重隱私、粗鄙骯髒,沒有一點格調。那麼,就算穿的再時尚、再流行,又有何「文化」可言?怎可稱之為「文青」?

充其量,不過是個虛有其表的「假文青」罷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