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

民運反攻的機遇:集體回故鄉,重返天安門

台灣社會如果有一天不再紀念六四,台灣就完了。美國社會如果有一天不再紀念六四,世界就完了。還好,這不是事實,真正的狀況是,不論台灣或美國,紀念六四都已經承傳,新的學運世代,已在台灣生根,他們在台灣發起「路過天安門,人人坦克人」的活動。美國國會態度也很強硬,要求「拒絕向當年涉及屠城的人發出美國簽證」,山東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去年發起「人權惡棍,不准入美」的行動,正在國會展開。台灣社會也準備與美國同步,在兩岸互設辦事處的立法過程中,要求政府宣告有人權惡劣紀錄的中國官方人士,不准進入台灣。

今年台灣的六四紀念,還有前總統李登輝發表的祈禱文,他強調,如果中國不從人權與信仰的基礎進行改革,任何進展都會失敗,他對中共嚴重迫害基督徒特別關切,認為這將是一個歷史性的災難。他主張,台灣人要聲援中國的民主化。

美國國會5月30日舉行六四25週年聽證會,主持聽證的是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議員史密斯說,當「中國政府仍然費盡心機試圖抹掉天安門示威和當局暴力鎮壓記憶的時候,美國紀念1989年六四學運事件就變得非常重要」。

史密斯說,那些公開或私下討論六四事件的公民受到騷擾或拘捕,年輕人在網上討論也受到審查消音。他表示,「只要中國人民不能在不受騷擾或拘捕的情況下公開討論六四事件,我們就將永遠――永遠記住天安門事件」。意思是,六四事件沒完沒了,更加鮮明的說法是,六四不只是過去的一段歷史而已,是二十五年來從未間斷的現實,換句話說,六四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進行式。現在中共想控制不要讓新的一代有六四的記憶,可是他們太笨了,所做的一切都徒勞。反而提醒了八九後出生的年輕人,「勿忘六四」。史密斯還說,中國當局封鎖六四信息的作法可以歸納為一個字,那就是「掩蓋」。可是欲蓋彌張,一點用也沒有。

根據喬治華盛頓大學國家安全檔案館出版的《1989年天安張門廣場:解密歷史》一書記載,中國當局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造成500至2600人死亡。而中國的官方承認的死亡數字是246人。

史密斯反省說,過去25年來,美國政府在對華政策上一再喪失機會。他還批評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布希現任總統歐巴馬,未採取更多措施,敦促中國改善人權。

前學運領袖楊建利、熊焱、柴玲、周鋒鎖和陳青林在國會上發言。 楊建利表示,中國目前的人權狀況,比25年前更差,又認為雖然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展開反腐敗運動,但注定會失敗。目前在美國擔任金融分析師的周鋒鎖在聽證會上說,當年在復興醫院的自行車棚裏,他曾見到30多具學生的遺體。他呼籲美國繼續向中國施加壓力,敦促中國走上民主之路。周鋒鎖也呼籲美國協助推動中國網絡自由、以及拒絕向當年涉及屠城的人發出美國簽證。

現任美國陸軍牧師的熊焱認為,美國過早地與中國示好,使其逃過了懲罰,至少是國際社會道德輿論的懲罰。

在六四25周年纪念日前夕,中國的局势空前嚴峻。当局大规模的抓捕正在進行。陳青林说:「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当局内在的一種深深的恐懼。因為在25年前,他們開槍了,造成了中國歷史上的一場悲劇。到目前,他們也不敢公開談這個事件,只要大家去谈,去要求真相,他們就基於恐懼要去掩蓋」。

前六四學生領袖之一柴玲在聽證會上表示,她對美國25年前對六四事件的態度感到可悲。柴玲在聽證會上稱,美國駐華大使當年曾私下對她透露說,華盛頓對中共對六四的鎮壓「不在乎」。

柴玲曾在六四23週年發表公開信,寬恕當年的鎮壓者,引起廣泛爭議。柴玲對美國媒體表示,外界誤解了她的原意,她堅持要平反六四,認為屠城的人必須負上法律責任。

流亡海外多年的王丹對中國終將走向民主仍有信心。

目前在台灣的王丹,與另一名也住在台灣的天安門學運領袖吾爾開希,都被中國當局禁止返國,兩人此前都表示希望能夠回家。王丹表示無論是平反六四、他與吾爾開希回家、以及中國走上民主化,他相信最終都可以達成願望,只是其間會有相當長的過程。

二十五年了,也是民運回家的時候了,台灣香港再怎麼紀念六四,美國再怎麼聽証六四,都不如,中國全球民運人士集體回故鄉,他們有「返鄉權」。台灣應該成為民運人士「返鄉的跳板」。而拒絶中國人權加害者入境台灣與美國,拉出自六四以來所有惡棍名單的「拉清單」行動將是全球中國人權反攻民運的未來機遇:「重返天安門」的首部曲。

楊憲宏

專欄作家

曾任職於聯合報、公視、民視等媒體,是政治評論人士,文章固定每周四刊出。

【留言區公告】
敬告網友,在留言區發表的言論如被多位網友「檢舉不當使用」,該則留言將會被自動隱藏,也不會顯示在「我的留言」中。請大家一起維持乾淨清新的網路環境。謝謝!
時事民調

對於「安樂死」合法化,你的看法是?

載入中...
投票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