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樹媽媽 為救樹負債七、八千萬

社會觀察

想像得到有人願為了搶救老樹,揹負七、八千萬的銀行貸款嗎?答案是,有的,苗栗大湖的「大樹媽媽」謝粉玉半生奔走、傾家蕩產,只是為了讓一棵棵老樹有土地可以安身立命。

單親母親 向樹吐心事

謝粉玉,人稱阿粉姐,一個四歲就被送人的養女,一個從小受到養母打罵,也是一個中年喪偶、獨立拉拔三個兒女的堅強母親。

吳念真問她:「獨扛家計已是艱苦,又為了救樹負債,子女都不會有怨言嗎?」阿粉姐笑了笑說:「會啊!女兒就曾很生氣地罵『我們不是有錢人,這不是我們能力可以做的事。』。」她還笑著自嘲:「人家都說客家人節儉,卻沒想到出了我這個呆子。」

阿粉姐對樹木的感情來自於童年時期。當時只要被養母責罵,便會到山上向大樹傾吐委屈;丈夫去世後,因為過度悲傷,她選擇出國散心,卻在古木參天的日本神社看到鳥居(神社牌樓式前門,象徵神域入口),並聽聞導遊告訴遊客「這是來自台灣的檜木」。當時她就想:「為何日本人不砍自己的樹,而台灣人卻任由別人砍走珍貴的樹木?」

買地救樹 扛下高負債

一九八○年代,台灣四處都在進行道路拓寬,阿粉姐每次開車經過苗栗台三線,都見到築路工人大肆砍樹,「看著看著心痛到不行,覺得不能再放手不管。」至今她仍無奈,「其實能從政府手中救下的樹太少了,因為那些樹屬於公物,主事者怕麻煩,寧可砍掉,也不准我們去撿、去移植。」

於是,阿粉姐透過購買方式留下許多老樹,旁人也開始介紹她去搶救岌岌可危、面臨砍伐命運的樹木。但樹多了,還得有土地移植,為此阿粉姐開始向銀行貸款買地,用以專門移樹。

「那時因先生留下一間木材工廠及雜貨店,加上山產生意,生活不虞匱乏。雖然一個月連本帶利要還四十萬元貸款,但省吃儉用還週轉得過來。」但一場SARS壞了生意,阿粉姐陷入財務危機,房子土地陸續遭到銀行拍賣。

寫信求救 加速被拍賣

阿粉姐告訴吳念真:「房子被拍賣時不覺得痛,拍到農地時就痛了,因為想到上頭那些樹又要面臨被砍的命運,怎能不痛?」

為了不功虧一簣,阿粉姐寫信給當時的阿扁總統,並獲總統指示農委會協助處理。但令她為之氣結的是,農委會雖在媒體上表達會盡力協助,實際上卻告訴她「這些樹不夠大,不在保護範圍內。」而且諸多的媒體曝光,也讓銀行發現她週轉不靈,加速拍賣她名下的土地,甚至扣了她兒女的薪水。

吳念真聞言,半開玩笑地嘆氣:「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寫信給總統是沒有用的,老百姓還是要靠自己。」

往返奔波 過路費都沒

既然無力留下所有土地和老樹,阿粉姐轉而為老樹尋找有心人。「但我一定要親自確認對方是真心愛樹。」經濟狀況最困難的當下,她也不改初衷,「曾經有一回我開車去和對方談,回程發現連四十元的過路費都付不出來,只得從最近的交流道下高速公路。」

阿粉姐的傻勁還是感動了許多人,去年在台積電財務長何麗梅、劉崇漢夫婦等人的協助下,她與十位董事成立「十呆環境保護基金會」。她透露成立基金會的過程,「我們要保護的是老樹,政府卻又不讓用老樹當名稱,最後我們只能將『古木』二字拆開,取名為『十呆』。」

吳念真在心中謄寫了一遍後,忍不住大笑:「真的是太有創意了。」但吳念真也感嘆地說:「若是現代人也像過去那樣敬天愛地,會為老樹圍上紅布,將之視為『老樹公』,也許就不會有這麼多砍伐了。」

■聽老樹媽媽與樹的對話,及更多救樹故事、申請基金會的過程;聽吳念真及太太對於花樹的感情,請收聽「風聲網路廣播電台」每周一《新故鄉動員令》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