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T兒童疫苗 卡在三方利益

·2 分鐘 (閱讀時間)
針對兒童BNT疫苗採購卡關,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表示,原因卡在輝瑞、BNT、上海復星等三家業者的利潤分配。他也強調,過程中「鴻海一直有幫忙」。     (中央社)
針對兒童BNT疫苗採購卡關,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表示,原因卡在輝瑞、BNT、上海復星等三家業者的利潤分配。他也強調,過程中「鴻海一直有幫忙」。 (中央社)

記者戴淑芳、陳建興∕台北報導

針對兒童BNT疫苗採購卡關,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十八日表示,這次談判的外力干預少,主要卡在輝瑞、BNT、上海復星等三家業者的利潤分配,過程中「鴻海一直有幫忙」。

陳時中表示,BNT兒童疫苗合約談判來來去去已經兩個多月,他認為這次的外力干擾不多,而是個別公司對於合約保障的要求,透露卡在輝瑞、BNT、上海復星等三家業者的利潤分配等相關問題。

陳時中解釋,BNT與輝瑞的疫苗合作關係上,輝瑞負責全球銷售;唯獨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台灣的銷售權,BNT將代理權交由上海復星醫藥,因此,台灣無法直接與輝瑞洽談購買。

陳時中在立法院答詢立委時也說,上海復星沒有輝瑞疫苗的代理權,而輝瑞疫苗的販賣區域又排除了大中華地區,故有很多商業合約需要突破。

不過,陳時中認為,這次談判的外力干擾不多,而是個別公司對於合約保障的要求,現在主要在業者的利潤分配;但對於台灣來說,只要能夠購買得到都可以。他並透露,這段時間其實鴻海一直有在幫忙,大家互相聯繫都沒有斷過。

至於是否可能比照香港,直接就BNT疫苗減量提供兒童接種?對此,陳時中回應,不知道這個訊息是否正確,但任何國家當疫情超過一定情況時,可能以公權力去做超出疫苗仿單的事情。香港前段時間疫情發展快速,對於他們來說是緊急事件,台灣則尚未發生生命緊急危害的公衛事件;加上疫苗涉及賦形劑等成分,不能直接用體積來比,食藥署也難以核准,因此仍會根據科學證據,依照仿單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