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34如何協助失智患者? 家有失智長輩的教授這樣做

·7 分鐘 (閱讀時間)


【NOW健康 葉立斌/整理報導】國立宜蘭大學生物化學教授林佳靜發現母親罹患巴金森氏症,因此開啟「CD34活性蛋白」之研究之路,並想到「可透過將幹細胞生長因子,透過口服食品來刺激幹細胞增生,以改善病情」。她花了8年做300人的臨床試驗,以證明口服的效果是正面的,雖時間需要3至6個月,但平價與便利性,也能讓更多人接受。近期林佳靜與醫師陳昌平合著《幹細胞營養學》,書中林佳靜更分享實驗的緣起。


ADRI 阿茲海默失智早期風險檢測指標 與CD34+ 造血幹細胞的關係


自從我下決心幫助母親病情的開始,幾乎每一個發現都可以說是奇蹟。在母親罹患巴金森氏症的當時,我的婆婆罹患了失智症。20年前的認知:失智症是沒有藥可以治的,是會拖很久的腦部疾病,反而比較少聽到的是巴金森氏症。而由外觀判定巴金森氏症只是身體僵直、行動不便,但是頭腦還是很清楚,頭腦愈清楚,心理上就愈痛苦。


其實這些認知也不完全正確。因為近年來神經科學進步很多,瞭解到許多腦部退化性疾病都是屬於嚴重的老化,因為毒素來源不同,而堆積的區域不同,所以出現的疾病症狀就不完全相同。但是,很多人生病到後來,整個腦區都受到了影響,巴金森氏症的人也伴隨失智症了,而失智症的人也常常出現了阿茲海默失智與血管性失智的綜合現象。


不論何種腦部退化性疾病都是屬於老化性疾病,是經過十多年日積月累的損耗才會出現症狀,冗長的過程中並沒有特別的異常,因此非常容易在日常生活中被忽略,造成了病情的延誤治療。所以,早期檢測就很需要。


起初婆婆表現出失智最明顯的症狀是:懷疑她的錢被偷竊、吃飽了卻說沒吃飯、不會按電梯等等。一旦出現這些狀況時,到醫院檢查磁振造影(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MRI)就已經出現腦部萎縮的現象。


接下來的日子,婆婆也吃了很多藥,但感覺不到一點點進步,幾乎每三個月就退化很多,惡化的速度非常明顯且驚人。很快地一年多後,在一次中風的影響下造成了癱瘓,成為植物人,躺在床上有13年之久,最後器官衰竭而去世。這樣的晚年生活品質實在是令人心痛。我也是束手無策。


香魚成為研究的開端 意外發現阿茲海默失智早期風險檢測指標


我心裡在想,阿茲海默失智症的遺傳機率應該是偏高,因為婆婆的母親及3位妹妹也都有失智症,也許我的先生以及小孩可能也有的罹病機會。這些想法在我心裡放著多年,一直到我在研究香魚的老化機制,我就朝著血液檢測的方向走。


我們發現了香魚腦部老化的時候也有類澱粉,另外香魚腦部有大量的基因表現出現了變化。這些基因中,我發現了一個非常不尋常的基因,原本是葡萄糖糖解過程中的一個關鍵酶:甘油醛-3-磷酸脫氫酶(Glyceraldehyde 3-phosphate dehydrogenase, GAPDH),本來是非常穩定表現的基因,被科學家認定是一個家管基因(House keeping gene),它竟然在類澱粉堆積的香魚腦中大量失序的表現出來。


我認為這樣的異常,也許是個機會:因為類澱粉在腦部會與神經糾結成斑塊,不容易釋放到血液中,所以偵測的靈敏度就下降,不容易作為偵測指標。如果這個不應該失序的家管基因所表現出的大量蛋白質,造成了神經細胞死亡而釋放到血液中可以做為偵測指標的話,那麼或許可以幫助到許多人及早發現、及早治療。


這麼一個念頭其實有點異想天開,也有人笑我:「It is so crazy.」因為魚類與人類確實是天壤之別,但是我直覺可以,所以就又一股腦兒栽進去了。我們研究室進行了四年的香魚血液檢測,初步給了我希望,於是又進行間隔八年的兩次人體試驗,搜集將近 300 多位進行血液檢測 GAPDH 值。


將近10多年的堅持,證實1件事情:人體血液中的 GAPDH 值確實與阿茲海默失智症呈現正相關,而且靈敏度高達95.74%;正常組不論幾歲皆為0。因此我把這項技術稱之為:ADRI(Alzheimer’s Disease Risk Index),阿茲海默失智早期風險檢測指標。


關於ADRI臨床應用 阿茲海默失智早期風險檢測指標


在完成第1次人體試驗計畫後的6到7年,於2017年因緣際會認識1位新加坡華僑陳先生,當時他78歲,陳太太陪著他在南港生技展在找奇蹟。陳太太告訴我她先生被判定是阿茲海默失智症2年多了,回台灣碰運氣,看是不是有機會停損惡化。我請她及她先生進行 ADRI 檢測,結果測出來陳先生的數值是6分,陳太太是0分。在我們的統計上數值3分就是已經有神經凋亡症狀持續一段時間了,多半數人有失眠、憂鬱、健忘的現象,被歸類為具有阿茲海默失智早期風險;而5分以上就被歸類為阿茲海默失智症初期了,凋亡數目多且長期持續死亡就會造成腦部空泡化的明顯萎縮。


當然,結果出來後他們並不意外,只是增加他們對病況的確認。陳太太問我是否可以應用CD34活性蛋白微晶球來提高自己的幹細胞,並改善神經細胞凋亡的狀況?我跟她說理論上可行,但是我們尚未進行這樣的人體試驗,所以不能確定。於是,陳先生成了我們進行口服 CD34 活性蛋白微晶球是否能夠改善ADRI的第一位測試者。


剛開始,陳先生由原先的周邊血CD34+造血幹細胞5千萬,ADRI值是6分;經過了9個月後,造血幹細胞是1.8億,ADRI值是0分,換句話說是神經細胞的凋亡停損了。為了更加確認,醫師也進行認知功能的測試,以及類澱粉的磁珠放大訊號的檢測,結果也是在正常範圍。當時,大家都好興奮,陳先生開心地一直說話,有別於之前的沉默不語。而我也非常開心,忘記了10多年來的辛苦,並且決定再繼續進行第2次的人體試驗,希望能夠有更多成功的失智症停損案例。所以,這也是為什麼2次人體試驗之間隔了6到7年的緣故。

金 到現在,我都一直感恩陳先生的第一個成功案例,否則我壓根沒有聯想到失智症是可以停損的。在第2次的人體試驗過程中,有不少40到55歲的中壯年人已經檢測出ADRI在1到3分,經過6到9個月的幹細胞提升後,他們的ADRI值也回到了0。我非常慶幸他們能夠在還沒有空泡化之前就先停損,可以避免10到15年之後的失智症現象。


也許,這些案例本身並不十分清楚ADRI能夠停損的實質意義,但是卻是支持我的動力,決定走出學界到社會,教育社會大眾有關幹細胞營養學的概念,預防保健免於治療。如果我的研究能夠幫助到1個案例,我就是幫助到1個家庭免於慢性病帶來的災難,即使會受到很多人的曲意誤解或是排斥,我也無畏了。 (文字提供/《幹細胞營養學》柏樂出版)


更多NOW健康報導
▸女性嗜吃炸物、珍奶、藥膳補品 子宮內膜異位症恐上身
▸民眾問:我得Omicron了嗎? 必看Omicron症狀整理包